浸信會           Baptist

一、緣由:

浸信會由三個教派之影響而形成。神學思想受加爾文主義的影響,洗禮觀念屬於重洗派(門諾會)[1],而教會體制則為會眾制受公理會的影響。

 二、歷史:

1600年之後有一群熱誠研經,要明白聖經及真理,認為加入教會者應是信而受洗的成人,當時普遍為嬰兒洗禮,這群強調只有相信基督的人才能受洗,且要求受過點水禮的人應再受浸禮。1600年荷蘭分離派Seperationist逃難者受門諾會影響,公理會牧師 John Smyth, ( 1554-1612) 認為嬰兒洗禮是不合聖經教導(聖經中雖沒有嬰兒洗禮的事情,但在《十二使徒遺訓》裡面有記載關於嬰孩受洗)。1609年他為自己和其他會友再施洗。他們采納了浸禮原則。在萊登(Leiden)的教會中,有一位牧師 Henry Jacob,(1550-1616)於1612年間,回到英國,在Southwark成立了英國第一間浸信派教會。公元1633年,有些人退出這間教會,因為他們除了接受成入浸信,並深受加爾文主義影響。他們於1641年開始接受浸禮為正式聖禮,自此以後浸禮成為英國浸信會之傳統。這一派後來被稱為特別浸禮派(Particular Baptists),是提倡宗教信仰自由的先鋒。

荷蘭的浸禮派又受到亞米紐斯主義(Arminianism)[2] 的影響。亞米紐斯主義是不接受「預定論」的;那些接受亞米紐斯主義的浸禮派信徒,後來被稱為普通浸禮派(General Baptists)。

伊利沙白女王就任之後,國教和其他分離派經過數十年不斷的抗爭。這些新教「不同意者」終於獲得宗教信仰自由。根据公元1689年的「信仰容忍法案」(The To1eration Act),凡是願意實行以下各點的,都可以自由崇拜:(1)發誓效忠威廉與瑪利。(2)拒絕教皇權柄、化質說、彌撒和向馬利亞及聖徒禱告。(3)接受「三十九信條」。使新教各宗派,可在英國公開。這些不同意者包括:長老派、公理派、浸信派和貴格派,人數加起來約為當時英國總人口的十分之一。

長老派與公理派聚會時,唱韻文詩篇;浸信派則是最先開始在崇拜時吟唱聖詩。由 Ben. Keach, (1640-1704)於1673年在倫敦郊區的特別浸信會開始實施。他自己為公共禮拜寫聖詩,1691年出版三百首的 Spiritual Melody,由於內容貧乏,至今無存留。但他在崇拜時吟唱聖詩的方式卻廣為應用。

浸信會強調地方教會的獨立和自治之精神,按照新約聖經所啟示的教訓建立個別性的地方教會。每一單個地方教會都是各自向上帝負責,互不干涉,但彼此尊重。公理派和浸禮派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除了主張各教會應獨立自主外,都不重視信條。這一點浸禮派比公理派更甚,因他們拒絕被信條所捆綁。

十九世紀後半期,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1892年[3] 的講道盛況一時;屬於浸信派,除了不信嬰兒洗禮外,他是個道地的加爾文派。

三、教義:浸信會教義可以用七個英語短句表達,而每一句開頭的字母拼起來是BAPTIST。

  1. Biblical authority 認識和肯定《聖經》的權威

浸信會以《聖經》作為信仰和實踐的最高權威(若干宗派在《聖經》之上還加上教會或是信條)。一般說來浸信會中對於特定神學立場的執著是比較淡的。浸會中可能有加爾文主義者,也有亞米念主義者;可能有時代主義的支持者。從歷史的觀點來看,浸會中的神學是豐富而多樣的。

  1. Autonomy of the local church 自主的地方教會
  2. Priesthood of the believer 信徒皆祭司(信徒都是人人平等的)
  3. Two ordinances - Believer's Baptism and Symbolic Communion 兩種教會禮儀-信徒的浸禮與紀念性質的主餐
  4. Individual soul liberty 人有上帝所賜的自由意志來選擇他的信仰,但人也要對自己自由意志的行使負責任
  5.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政教分離
  6. Two offices of the church - Pastor and Deacon 牧師和執事作為教會僕人的職份

另一種版本:

  1. Beliver's baptism 信徒的浸禮
  2. Autonomy of the local congregation within the associational framework 自治而互助的地方會眾
  3. Primacy of Scripture 《聖經》首要和卓越的地位
  4. True belivers only in the church 真信徒組成的教會
  5. Individual competency and the beliver's preisthood 在聖靈引導下人人都有能力認識上帝以及人人皆祭司
  6. Sepe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政教分離
  7. Two ordinaces 兩種教會禮儀-浸禮與紀念性質的主餐

 四、組織:

浸信會有一百多個派別:在美國有二十七個派別,共有教會95,000間。會友約二千八百萬人。其中最大派別為美南浸信會有一千四百萬人,是美國新教最大宗派。在台灣稱為中華基督教浸信會,以懷恩堂最有名;American Baptist Association (會員250,000); American Baptist Church in the U.S.A. (1,549,220);Baptist Bible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 (100,00,000); National Baptist Convention of the U.S.A. (7 million, black); National Baptist Covention of America (2.7 million, Black); Free Will Baptist (240,000); Conservative Baptist Association of America (205,000浸宣);Duck River of Baptists (10,416); General Association of Regular Baptist (260,000); General Baptist (72,263); Landmark Baptist (1.5 million); Primitive Baptist (72,000), etc。

 

[1] 在第四世紀流行於北非的多納徒派 (Donatism),其領袖多納徒為加大果地區的主教 (313-347),這運動所偏重的在於堅守教會的純潔性,不接納曾經在羅馬皇帝丟克里田迫害教會時跌倒的信徒,並且認為曾經跌倒的聖職人員為信徒所施行的聖禮無效,他們認為聖禮的有效性不單是在於授予權柄的教會,也在於施禮的聖工人員本身是否聖潔。由於他們以為自己是唯一聖潔的教會,所以凡是加入多納徒教會的信徒,就是曾在大公教會受洗的,都需要重新接受洗禮,這是重洗派之來源。

[2]  亞米紐斯主義(Arminianism 荷蘭獨立後169A.D.),以加爾文主義為國教,雖被大部份人接納,但仍有許多人不能同意加爾文的神學,

其中反對聲浪最大的是亞米紐斯(Jacob Arminius,1560-1609)。他早年受教於曰內瓦學院第一任校長伯撒(Beza)門下,但因反對荷蘭宣布加爾文主義為國教,另有主張,後稱亞米紐斯主義,於1618年多特會議(Synod of Dort)中,亞米紐斯主義被判為異端,逐出教會和國境。但亞米紐斯主義卻仍深深影響後世,尤其是衛斯理(Wesley)。

亞米紐斯主義神學和加爾文主義神學剛好相反:

  亞米紐斯主義 加爾文主義(Calvinism)
1 意志的可能(Human Ability) 完全的墮落(Total Depravity)
2 有條件的揀選(Conditional Election) 無條件的揀選(Unconditional Election)
3 無限的救贖(Un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代贖(Limited Atonement)
4 可拒絕的恩典(Resistable Grace) 不能抗拒的恩典(Irresistable Gr ace)
5 可在恩典中墮落(Falling from Grace) 信徒永遠不會失落(Preservation of Saints

[3] 司布真 (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50 年,在一個風雪交加的禮拜日早晨,牧師因交通受阻,鄉村的小教會乃公推一位平信徒講道,他臨時推舉上臺,心堥D神賜他智慧,當講到“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神),就必得救。”(賽四十五:22),忽指著一位青年說:“青年人啊!我知你如今在困難中,請朝耶穌望去、望他、望他、望他。”這位青年大受感動,從此得救,並獻身服事主。這 位講道者就是英國的名牧司布真。

  司氏的先祖是反對國教的荷蘭人,祖父是英國獨立教會的牧師,他十七歲時就受聘爲鄉村的牧師,人們稱他爲“可愛的少年宣道者”。二十歲被請去倫敦浸信會任牧職,雖無大學學歷卻極有講道恩賜,他自修甚勤,有關神學、歷史、科學、傳記、文學等書,都虛心研讀,又勤於寫作。曾出版講章達三千餘篇,共七十五冊。出版書籍一百三十五部,其中最著名的是“大衛三寶藏”(即詩篇的注釋),和“早晚靈修”這兩書。司氏講道的重要特點是尋找合乎神旨的題材,最重要“以經解經”的方法。他是一個福音性的加爾文派,在他傳道的初期,既反對過偏激的加爾文派(神的預定論),又敵擋亞米紐斯主義(與加爾文派相反),他批評英國聖公會的洗禮方式,主張必須因信而受洗,反對使用禱告書之僞善,但他始終沒有另創一個宗派。司布真的兒子多馬,和孫子都步其後塵,自青年時代就獻身爲傳道工作,司氏逝世於一八九二年,其棺上置一聖經,是他生平最喜歡讀的書,享年五十八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