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維亞弟兄會        Moravian                                                                  4/4/2005

一、歷史:

莫拉維亞和波希米亞屬於今天的捷克地區,與德國的薩克森交界。在7世紀時希臘正教用方言傳道,後來反被羅馬教會占上風。15世紀初葉,波希米亞改教領袖約翰胡司 (John Huss,1475 -1415),被判為異端燒死。那些忠心者聚在波希米亞東北肯瓦(Kurlwald)山谷中的一個村莊堙C1457年他們教會組成之後,被稱作聯合弟兄會 (Unitas Fratrum)。1515年教皇和皇帝聯合起來攻擊他們,幾乎消滅殆盡。1548年,皇帝的敕令把人趕到波蘭,他們在當地成立了一個大教會。1556年新皇帝就任,比較開明,於是教會重斬建立,分佈在波希米亞、莫拉維亞和波蘭。到了16世紀末葉,他們有了自己的聖經,也辦教育,以致於學校聞名全歐,波希米亞是全世界公認教育最好之地。1609年他們有波希米亞憲章,首先給人 完全的信仰自由。1616年,他們出版《教訓的章則--教會的組織》。1620年Frederick I 即位,布拉格有27位領袖被處死。後來的6年當中,波希米亞有36,000個家庭被迫離開,人口從三百萬遽減至一百萬,教會被迫解散。十七世紀只能在暗中敬拜上帝,成了隱藏的種子。

親岑多夫 (Nicolo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1700~1760) 出生在Dresden,一個敬虔的貴族家庭。父親在他六週時就過世了,母親改嫁。他幼年在祖母與姑媽的教導下長大,姑媽Henrietta是位神學家,家中常有聚會。他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奠定信仰基礎。17世紀末,路德宗興起敬虔主義(Pietism),強調敬虔生活。領袖Philip Spener (1635~1705)受清教徒影響很深,呼籲信徒追求靈命復興,而施本爾是他的教父。1710~16年他進入敬虔運動領導者 August Francke 的 Halle 學校就讀,他成立芥菜種團契 (Order of the Mustard-seed),這個組織振興許多教會。1716年進入威登堡大學,攻讀法律。1722年回到領地Bertheldsorf,並提供場地給弟兄會,成 立了著名的"Herrnhut"-主的避難所,在弟兄們的努力之下,發展成教會復興中心。後來隨著教勢漸長,信徒眾多,紛爭日現。他一直以愛心按著真理教導、牧養他們。後來與他們立一個公約︰ 「耶穌十字架的救贖大愛;重聖靈充滿;將生命奉獻給上帝。」

1736年他被下令逐出Dresden,他說:我們要把福音帶到世界各地。他曾在西印度群島及俄國佈道。1747年執政當局解除了他的驅逐令,終得重返家園,他回到德勒斯敦`並繼續 推動教會事工。

二、教義:

合一教會中最寶貴的一點,是她的教訓:「真理才是我們的生活;不是理論。」布西爾(Bucer)說:全世界上,只有你們把教訓與純潔信心聯合在一起。我們的教會與你們比較時,只有羞愧。但願神保守所賜給你們的。加爾文說:祝賀你們教會,純潔道理外,你們這麼多恩賜,維持好的品行、秩序、教訓。我們用任何方法都不能達到。他們每一件事情,如買賣、娛樂、事奉和作百姓的責任,都以山上寶訓作為他們腳前的燈。他們認為活著是為著事奉上帝,為神的榮耀而活。他們都是弟兄相愛、彼此幫助、互相勸勉,過敬虔生活。

三、音樂&影響:

當時一位旅行家說:我旅行中只看見三件東西,就是海洋、森辛道夫,並主所守護的會眾。1727年的大復興繼續增長。近代宣教之父William Carey到印度佈道,是受到莫拉維亞弟兄們的感動。威廉克理曾說其實親岑多夫才配得稱此名號。詩歌就成了他們宣揚福音的利器。其中以英國大佈道家John Wesley最具影響力,當年在海上遇到大風浪,包括衛斯理兄弟等全船人士無不驚恐,惟獨的弟兄們,用詩歌唱出他們對上帝的倚靠,查理衛斯理瞭解到,詩歌加添給人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此後在衛斯理兄弟的佈道會上也就開始運用聖詩來宣揚福音,查理衛斯理也開始大量翻譯這群弟兄們的詩歌,並創作許多不朽的詩歌。不但衛斯理兩兄弟從莫拉維亞的弟兄們得著屬靈的幫助,大佈道家懷特腓喬治 (George Whitefield)和牛津大學的一些同工,都受到他們的影響。Moravian Church音樂成為18-19世紀初期美國音樂之重鎮。在19世紀,在美國若要聽歐洲音樂,不是在New York, Boston, 或 Philadelphia,而是到北卡(North Carolina)或賓州之鄉間的莫拉維亞兄弟會。在那裡可聽到海頓的創世記,末期的交響曲,韓德爾或莫札特的音樂。是莫拉維亞兄弟會首先把巴哈引進美國。他們的音樂家不是很有名氣的,如:Johann Friedrich Peter, Jeremiah Dencke, David Moritz Michael, John Antes, Simon Peter, Christian Gregor, Johannes Herbst, Johann Christian Geisler等人,連專業音樂家都沒聽過的名字。由於時間的推進 ,莫拉維亞兄弟會的音樂逐漸被淡忘。1998年Martin Pearlman指揮Boston Baroque樂團演出 Lost Music of Early America: Music of the Moravians(CD),再次把莫拉維亞兄弟會的音樂呈現在世人的面前。音樂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