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音樂 | 聖 詩 | 教會節期聖詩 | 巴哈與聖詩 | 韓德爾與聖詩 | 孟德爾頌與聖詩 | 布拉姆斯與聖詩 | 普賽爾與聖詩 | 文集 | 古典音樂

 

首 頁

音樂園地


待降節聖詩

待降節聖詩 1

待降節聖詩 2

請聽聖誕歌聲

新聖詩聖誕歌曲

馬太受難曲

約翰受難曲

馬可受難曲


古典音樂

文    集

宗教音樂

認識聖詩

新聖詩

聖詩1-100首

聖詩101-200首

聖詩300-600首

台、英語聖詩譜


   波士頓台灣基督教會  林皙陽08-03-08於僑教中心

一、導論:

歌劇和神劇屬於大型的聲樂曲,神劇和歌劇一樣有劇本,只是神劇以宗教為題材。其中最大的差別在於神劇不像歌劇有服裝和舞臺的表演[1]。音樂形式則相同有管弦樂、序曲、詠歎調(抒情調)、宣敘調(朗誦調)、重唱和合唱。受難曲是神劇的一種,內容以耶穌受難為題材。巴哈有五部受難曲[2],馬太受難曲是五首受難曲中最完美,最出名的一部,也是最著名的宗教音樂。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生前他的許多作品被批評[3],過世後他的作品被埋沒約80年,幾乎無人問津[4],直到孟德爾頌於1829年3月11日透過他的老師Johann Friedrich Zelter (1758-1832)大力推動馬太受難曲在來比錫首次演出,定為Bach音樂的復甦[5]。Grout說:可以用埋葬與復活描繪Bach的音樂歷史[6]受難曲從4世紀前後便出現[7],在巴羅克時期大為流行[8],在Bach手中達到登峰造極。Bach的受難曲更加接近聖詩清唱曲風格[9],戲劇強烈[10],人物更豐富,詠歎調、宣敘調、合唱、聖詩穿插在其中混合運用使Bach的受難曲更完美。Bach對合唱的靈活運用,有時合唱是情節中的人物,是錫安的少女們、門徒或者羅馬士兵等,有時又像是個健談的旁觀者,參與講述受難故事[11],這種在古希臘戲劇中常有。Bach之受難曲中宣敘調以數字低音[12]伴奏。

1981年日本音樂雜誌社請一些名家列舉荒島音樂(如果妳去一個荒島,只有自己去,妳要帶什麼音樂一起去?)結果巴哈馬太受難曲最多得到五票,貝多芬弦樂四重奏得四票居次,其他巴哈平均律,布蘭登堡協奏曲,B小調彌撒曲,莫劄特和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和巴爾托克的弦樂四重奏各得一票[13]。由此可見馬太受難曲在人心目中的地位。

馬太受難曲在聖多馬大教堂首演時,Bach將兩個合唱團相隔15公尺分別排列在講壇兩側,兩組樂團與兩台管風琴相互配合,在教堂的回廊上Bach安排了童聲合唱團,加之教堂建築本身良好的擴聲效果,這樣的安排構成了一個巨大的立體身歷聲環境[14]

馬太受難曲於約1727年首演[15],為兩個混聲合唱團而寫,(女高音,女中音,男高音,男低音)和樂器組(2支長笛,2支巴羅克雙簧管,2把巴羅克小提琴,中提琴,低音提琴)負責演出。現在則稱為「雙合唱團和管弦樂隊」受難曲描述耶穌被釘在十字架受難的宗教音樂,馬太受難曲以馬太福音經文為歌詞的大型作品,共有78首(新版68首,附錄一對照表)曲子所組成。須有二個管弦樂團、數字低音演唱者[16]與一個少年合唱團,加上管風琴伴奏演出,演奏全曲需要超過3小時。

馬太受難曲的劇本,詠歎調採用著名腳本作家畢康得[17](Picander)腳本,宣敘調[18]摘自馬太福音書,聖詩與而這些詠歎調與聖詩是馬太受難曲最重要的部分。

二、重要樂曲欣賞(本文序號因CD的關係以BG版之次序為準):

第一部(No.1-35)分為三幕:序幕(1-3)、陰謀(4-5)、伯大尼受膏(6-10)、猶大(11-12)、最後晚餐(13-19)、橄欖山(20-23)、客西馬尼祈禱(24-32)以及耶穌被捕(32-35)。

No. 1. Bach通常用大合唱取代序曲[19],開場大合唱的節奏是進行曲式,樂團反復演奏同一低音,顯得沉重。一群士兵押著耶穌背負十字架,耶穌負擔不了,在這悲痛的行列進行時錫安的姑娘們(合唱)為耶穌的受難而共同悲傷,一群異教徒問四個問題:Wen? Wie? Was? Wohin?(誰?為何?為什麼?在哪裡?)一首相對的聖詩穿插在裡頭,童聲合唱(soprano in ripieno)[20]交織唱起動人的悲歌 O Lamm Gottes《啊,上帝的羊羔》[21],這首聖詩被伯恩斯坦認為像小星星的旋律[22]。聖詩從e小調變成了G調,並且以半音階進行,加深了悲痛的效果。這段合唱共有個主題交織進行,Bach使用的是複雜的雙重對位法,他還用合唱團中的低音部分為基本旋律伴唱,達到了相當鮮明的效果。

No. 2 宣敘調(馬太26:1-2)

福音書作者(男高音)耶穌講完了這段話,就對門徒說。

耶穌(男低音):「你們知道,再過兩天就是逾越節,人子將被出賣,被釘在十字架上。」

No. 3 聖詩[23] Herliebster Jesu, was hast Du verbrochen (心愛的耶穌,祢犯何罪竟被審判?)[24]

No. 4 乾枯宣敘調 (馬太26:3-4)

福音書作者:那時候,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在大祭司該亞法的府邸婸E會,一同計劃要秘密地逮捕耶穌,把他殺死。  

No. 5合唱

Bach用短小卻十分刺激的輪唱 Ja nicht auf das Fest《不要在節期動手(馬太26:5)》。

No. 6宣敘調(馬太26:6-8a)

福音書作者:耶穌在伯大尼那患痲瘋病的西門家堙F有一個女人帶來一隻玉瓶,盛滿了珍貴的香油膏。耶穌在吃飯的時候,那女人把香油膏倒在耶穌頭上。門徒看見這事,很不高興。

No. 7合唱:「為甚麼這樣浪費?這香油膏可以賣不少錢來救濟窮人呢!(馬太26:8b-9)」。

No. 8宣敘調(馬太26:10-13)

福音書作者:耶穌知道了就對他們說:「何必為難這女人呢?她為我做一件好事。因為常有窮人跟你們在一起,但是我不能常與你們在一起。她把這香油膏倒在我身上是為我的安葬做準備。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這福音無論傳到甚麼地方,人人都要述說她所做的事,來記念她。」[25]

No. 9 伴奏宣敘調 Du lieber Heiland Du (親愛的救主啊!)

No. 10 女中音反始詠歎調 (Da capo aria)[26]

動人的旋律Buss und Reu(悔恨交加,悔恨交加使負罪的心撕裂,我落下的眼淚,將化成美好的香油塗在忠誠耶穌的)[27]

No. 11宣敘調(馬太26:14-16)

福音書作者:耶穌的十二使徒中,有一個加略人猶大;他去見祭司長,說:「如果我把耶穌交給你們,你們願意給我甚麼?」他們拿三十塊銀幣給他。從那時候起,猶大找機會要出賣耶穌。

No. 12女高音詠歎調《親愛的主的胸膛,流出鮮血》(Blute nur, du liebes Herz)

馬太受難曲中重要的詠歎調,它那抒情、淒美的旋律卻是在當時普遍流行的氣氛晦暗、悲悲切切的受難曲中非常少見的。
親愛的主的胸膛,流出鮮血。那從你胸中飲吮乳汁長大的孩子,想要殺害那養育他的人,真如蛇蠍般惡毒。

No. 13宣敘調(馬太26:10-17)

福音書作者:除酵節的第一天,門徒來問耶穌。No. 14合唱:你要我們在哪堿飢A預備逾越節的晚餐?

No. 15宣敘調(馬太26:18-22)

福音書作者:耶穌回答。
耶穌回答(男低音):「你們進城去見某某人,對他說:『老師說:我的時機快到了;我要和我的門徒在你家埵u逾越節。』
福音書作者:門徒就依照耶穌的吩咐去安排逾越節的晚餐。傍晚,耶穌與十二使徒坐席。用飯的時候,
耶穌(男低音)說:「我告訴你們,你們當中有一個人要出賣我。」
福音書作者:他們非常憂愁,一個一個地問他:「主啊,不是我吧?[28]

No. 16 聖詩 Ich bin’s, ich sollte buben《是的,該被懲罰的是我》,這聖詩No.44還會出現[29]
No. 17福音書作者:耶穌回答。

耶穌:「跟我一起在盤子媗棡璁Y的那個人要出賣我。正如聖經所說,人子要受害,可是那出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這個人沒有出生倒好!」
福音書作者:出賣耶穌的猶大也開口問:

猶大:「老師,不是我吧?」

福音書作者:耶穌回答。

耶穌:「你自己說了。」
福音書作者:他們吃飯的時候,耶穌拿起餅,先獻上感謝的禱告,然後擘開,分給門徒,說:

耶穌:「你們拿來吃;這是我的身體。」
福音書作者:接著,他拿起杯,向上帝感謝後,遞給他們,說:

耶穌:「你們都喝吧;這是我的血[30],是印證上帝與人立約的血,為了使眾人的罪得到赦免而流的。我告訴你們,我絕不再喝這酒,直到我與你們在我父親的國度堻傮s酒的那一天。」

No. 18 女高音宣敘調 Wiewohl mein Herz in Traenen schwimmt《我的心浸濕在眼淚裡》。

No. 19 女高音詠歎調 Ich will dir mein Herze schenken《我要把心獻給你》。

我要把心獻給你,沉浸在堶情A我的拯救者啊。我要把自己沉陷到你那堙A對你來說,這世界似乎太小,但你對於我卻比天上人間相加還要大。

No. 20宣敘調(馬太26:30-32)

福音書作者:他們唱了一首詩,就出來,到橄欖山去。後來,耶穌對門徒說:

耶穌:「今天晚上,你們都要為我的緣故離棄我;因為聖經說:『上帝要擊殺牧人,羊群就分散了。[31]』但是我復活以後,要比你們先到加利利去。」

No. 21聖詩Erkenne mich《請承認我》[32]是E大調

No. 22宣敘調(馬太2633-35)

福音書作者:彼得對耶穌說:

彼得:「即使其他的人都離棄你,我絕不離棄你!」
福音書作者:耶穌對彼得說:

耶穌:「我告訴你,今天晚上,雞叫以前,你會三次不認我。」
福音書作者:彼得回答:

彼得:「即使我必須跟你同死,我也絕不會不認你!」其他的門徒也都這樣說。

No. 23聖詩《你我同在》(Ich will hier bei Dir stehen),是No.21的移調,降E大調,這樣的移調在Bach時代少見,希望通過這手段更加悲戚的效果。

No. 24宣敘調(馬太26:36-38)

福音書作者:耶穌和門徒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他對他們說:

耶穌:「你們在這塈丑A我去那邊禱告。」
福音書作者:於是他帶著彼得和西庇太的兩個兒子一起去。他開始憂愁難過,對他們說:

耶穌:「我的心非常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堙A跟我一起警醒吧!」

No. 25 男高音宣敘調

       O , Schmerz《啊,這痛苦》。

接著聖詩 Was ist die Ursach’ solcher Plagen《如此受難究竟為何》[33]進來。Bach使用雙簧管配合長笛演奏出悲切的旋律來為男高音伴奏,同時聖詩也加入到背景之中,展現了門徒們的反省[34]

No.26 男高音詠歎調

Ich will bei meinem Jesu wachen《我們要同耶穌一同警醒》,雖然情緒上依然有些悲切,但可以聽出男高音顯得十分堅定,單簧管用淒美的旋律引出抒情的男高音演唱,合唱則用平靜的曲調為男高音伴唱[35]

男高音:我們要同耶穌一同警醒。
合唱:這樣我們的罪就會沉睡。
男高音:他的靈魂抵償我們的死,主的悲傷能使我們充滿喜悅。
合唱:如此,他那可稱頌的受難必使我們真覺甘美。

No. 27宣敘調(馬太26:39) 福音書作者:他稍往前走,俯伏在地上,禱告說:

耶穌:「我的父親哪,若是可以,求你不要讓我喝這苦杯!可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

No. 28男音宣敘調

Der Heiland fallt vor seinem Vater nieder(救主匍匐在天父面前)。男低音同管弦樂反復的上下行分解和絃分解和絃相呼應[36]

No. 29詠歎調 Gerne will ich mich bequemen(我想使自己前行)。小提琴、數字低音和男低音獨唱模仿三唱的形式[37]

我想使自己前行,接受十字架與苦杯,自從主飲過之後喝它,由於從他嘴堙A流出鮮乳和蜂蜜。只因他的存在,能使苦難與羞辱,都化成那甜蜜。

No. 30宣敘調(馬太26:40-42)

福音書作者:他回到那三個門徒那堙A發現他們都睡著了,就對彼得說:「你們不能跟我一起警醒一個鐘頭嗎?要警醒禱告,免得陷入誘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是軟弱的。」第二次耶穌再去禱告說:

耶穌:「父親哪,若是這苦杯不可離開我,一定要我喝下,願你的旨意成全吧!」

No. 31聖詩Was mein Gott will(神的旨意定要成全)[38]

No. 32宣敘調(馬太26:43-50)

福音書作者:他再回到門徒那堙A看見他們又睡著了;他們連眼睛也睜不開。耶穌再離開他們,第三次去禱告,所說的跟先前的一樣。然後他又回到門徒那堙A說:

耶穌:「你們還在睡覺、還在休息嗎?看哪,人子被出賣在罪人手中的時候到了。
起來,我們走吧!看哪,那出賣我的人來了!」
福音書作者:耶穌還在說話的時候,十二使徒之一的猶大來了。有一大群人帶著刀棒 跟他一起來;他們是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派來的。那出賣耶穌的人先給他們一個暗號,說:「我去親誰,誰就是你們所要的人,你們就抓他。」猶大立刻走到耶穌跟前,說:

猶大:「老師,你好!」

福音書作者:然後親了他。耶穌說:

耶穌:「朋友,你想做的,趕快做吧!」

福音書作者:於是,那些人上前,抓住耶穌,把他綁起來。

No. 33 女高音、女中音二重唱

So ist mein Jesus nun gefangen《我們的耶穌被捕了》,長笛與雙簧管演奏出悲劇性的主題,切分音節奏的弦樂作為背景,重唱的後半段唱到“閃電啊,雷鳴啊”一句時,原本行板的節奏變成了急板,合唱團突然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力量,氣氛從悲切變成了無比的憤怒[39]。請注意休止符有重要的震撼效果。

二重唱:我們的耶穌被捕了,月亮和光因為悲傷而消失。這是因為我們的耶穌被捕了。耶穌被抓去了,被綁起來了。

合唱:把主放掉,制止吧,別綁他![40]閃電啊,雷鳴啊,你們難道消失在雲間了嗎?啊,地獄啊,打開火焰的洞穴吧,把偽善的出賣者,以及那殘忍的血污粉碎、消滅、吞噬,立刻狂怒者把他打碎了吧!

No. 34宣敘調(馬太26:51-56)

福音書作者:跟耶穌在一起的人當中,有一個拔出刀來,向大祭司的奴僕砍去,把他的一隻耳朵削掉。耶穌對他說:

耶穌:「把刀收起來!因為凡動刀的,一定在刀下喪命。難道你不知道我可以向我父親求援,而他會立刻調來十二營多的天使嗎?如果我這樣做,聖經上所說、事情必須這樣發生的那些話又怎能實現呢?」

福音書作者:接著,耶穌向那一群人說:

耶穌:「你們帶著刀劍棍棒出來抓我,把我當作暴徒嗎?我天天坐在聖殿堭郋氻H,你們並沒有下手。不過,這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要實現先知在聖經上所說的話。」

福音書作者:這時候,所有的門徒都離棄他,逃跑了。

No. 35第一部分的終曲聖詩幻想曲(chorale fantasia)兩個合唱團加上童聲(soprano in ripieno)大合唱(O Mensch, bewein’ dein. Suender gross),《啊,人們,悲嘆你的罪何其大》[41]。這首曲子取自巴哈1725年約翰受難曲的第一首大合唱[42]。Bach原本想用一首簡單的聖詩來做結尾,但不久他就改變了主意,他使用了一種後來稱為“聖詩幻想曲”的合唱形式。結構上十分自由,但情緒又回到了原先的悲慟之中。

第二部 :序幕(36)、受審(37-44)、彼得不認主(45-48)、猶大之死(49- 51)、彼拉多審問(52-63)、各各他(64-70)、下午三點(71-75)、埋葬(76-78)。

No. 36 女中音詠歎調

      Ach, nun ist mein Jesus hin《啊, 我的耶穌被帶走了》,四聲部賦格Wo ist denn dein Freund hingegangen《你的朋友哪裡去了?》

女低音:啊,我的耶穌被帶走了。
合唱:你的朋友到哪裡去了?女人中最美麗的。
女低音:這是否可能?我能看到耶穌嗎?
合唱:你的朋友到哪裡去了?
女低音:啊,落入虎爪下,我的羔羊啊,啊,我的耶穌到哪裡去了?
合唱:那麼,我們就跟你一起去找尋耶穌吧!
描寫了錫安的姑娘們尋找耶穌的場面。

No. 37 宣敘調(馬太26:57-59)

福音書作者:那些抓了耶穌的人把耶穌帶到大祭司該亞法的府邸去。在那堙A經學教師和長老正在聚會。彼得遠遠地跟著耶穌,到了大祭司的院子。彼得進院子去,跟警衛坐在一起,要看這事怎樣了結。祭司長和全議會設法找假證據控告耶穌,要置他於死地。

No. 38聖詩合唱Mir hat die Welt truglich gerich《人世欺騙了我》直截了當地評價了這場鬧劇。

No. 39宣敘調(馬太26:39)

福音書作者:雖然有很多人誣告他,但是找不出證據來。最後,有兩個人上前指稱:
證人:「這個人說過:『我能夠拆毀上帝的聖殿,三天內又把它重建起來。』」
福音書作者:大祭司站起來,問耶穌:

大祭司:「這些人對你的控告,你沒有甚麼答辯嗎?」
福音書作者:耶穌默不作聲。

由於得到了收買,兩個作偽證的人登場了,Bach用齊唱卡農的形式表現了兩個撒謊的人對耶穌的誣陷[43]

No. 40男高音宣敘調 Mein Jesus schweigt zu falschen Luegen stille 《我的耶穌對偽證保持沈默》。

No. 41男高音詠歎調

Geduld, Geduld, wenn mich falsche Zungen stechen《忍耐,忍耐,即使是撒謊的舌頭刺傷了我》,在數位低音持續地進行中,男高音用堅定的語氣表現了耶穌面對謊言的態度。
忍耐,忍耐,即使是撒謊的舌頭刺傷了我。如果我能不理會自己的罪,去忍耐侮辱和嘲弄,那麼,敬愛的神啊,一定會報償我那蒙冤的心。

No. 42宣敘調(馬太26:63-66)

福音書作者:大祭司再一次對他說:

大祭司:「我指著永生上帝的名命令你發誓告訴我們,你是不是基督、上帝的兒子?」

福音書作者:耶穌回答:

耶穌:「這是你說的。但是我告訴你們,此後,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全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福音書作者:大祭司一聽見這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說:

大祭司:「他侮辱了上帝!我們再也不需要證人了。你們都聽見他侮辱了上帝;你們認為怎樣?」

福音書作者:他們回答:

群眾:「他該死!」

No. 43宣敘調(馬太26:67-68) 福音書作者:他們吐口水在他臉上,又用拳頭打他。那些打他耳光的人說:

群眾:「基督啊,你是個先知!說說看,是誰打你(26:68)?」

No. 44聖詩Wer hat dich so geschlagen《是誰將你重傷?》[44]

No. 45宣敘調(馬太26:69-73)

福音書作者:彼得在外面的院子塈今菕F有大祭司的一個婢女走過來,說:

婢女1:「你也是跟那加利利人耶穌一夥的。」
福音書作者:彼得在大家面前否認了。他說:

彼得:「我不知道你在說些甚麼」,
福音書作者:然後走出去,到了院子的門口。又有一個婢女看見了他,向站在那堛漱H說:

婢女2:「這個人跟拿撒勒的耶穌是同夥的。」
福音書作者:彼得再次否認,發誓說:

彼得:「我根本不認識那個人!」
福音書作者:過了一會兒,旁邊站著的人上來,對彼得說:

群眾(合唱):「你跟他們確是一夥的;你的口音把你露出來了。」

No. 46宣敘調(馬太26:74-75)

福音書作者:彼得再一次賭咒說:

彼得:「我不認識那個人。」

福音書作者:就在這時候,雞叫了。彼得這才想起耶穌的話:

彼得:「雞叫以前,你會三次不認我。」他就走出去,痛哭起來。」

No. 47 女中音詠歎調

Erbarme Dich, mein Gott《我的神,由於我所流的眼淚,請垂憐我》,這首詠歎調的開頭與彼得說的那句:“我根本不認識那個人”相仿,此後在獨奏小提琴的伴奏下女中音唱出了啜泣痛哭的情境。
我的神,由於我所流的眼淚,請垂憐我,請俯視我。請看看,這顆心和這雙眼睛,在你面前悲切地哭泣,請垂憐我!

No. 48聖詩Bin gleich von Dir gewichen《我雖然離開過祢》[45]

No. 49 宣敘調(馬太27:1-4)

福音書作者:到了早晨,眾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大家商議要治死耶穌,就把他捆綁,解去,交給巡撫彼拉多。這時候,賣耶穌的猶大看見耶穌已經定了罪,就後悔,把那三十塊錢拿回來給祭司長和長老,說:

猶大:「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

福音書作者:他們說:

大祭司和長老們(合唱):「那與我們有甚麼相干?你自己承當吧!」

No. 50 宣敘調(馬太27:5-6)

福音書作者:猶大就把那銀錢丟在殿堙A出去吊死了。祭司長拾起銀錢來,說:

大祭司:「這是血價,不可放在庫堙C」

No. 51男低音詠歎調

Gebt mir meinen Jesum wieder《把我的耶穌還給我》。小提琴大幅度搖擺不定的旋律,好像表示哭泣著我們仿佛可以看到擲還三十塊錢的猶大[46]

把我的耶穌還給我,看哪,那個被拋棄的年輕人,把殺人的酬金,丟在你們的腳下了!

No. 52 宣敘調(馬太27:7-14)

福音書作者:他們商議,就用那銀錢買了窯戶的一塊田,為要埋葬外鄉人。所以那塊田直到今日還叫做「血田」。這就應了先知耶利米的話,說:「他們用那三十塊錢,就是被估定之人的價錢,是以色列人中所估定的,買了窯戶的一塊田;這是照著主所吩咐我的。」耶穌站在巡撫面前;巡撫問他說:

彼拉多(男中音):「你是猶太人的王嗎?」

耶穌:「你說的是。」
福音書作者:他被祭司長和長老控告的時候,甚麼都不回答。彼拉多就對他說:彼拉多:「他們作見證告你這麼多的事,你沒有聽見嗎?」
福音書作者: 耶穌仍不回答,連一句話也不說,以致巡撫甚覺希奇。

No. 53聖詩Befiehl du deine Wege《把你的道路》[47]

No. 54宣敘調(馬太27:15-22 )

福音書作者:巡撫有一個常例,每逢這節期,隨眾人所要的釋放一個囚犯給他們。當時有一個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眾人聚集的時候,彼拉多就對他們說:

彼拉多:「你們要我釋放哪一個給你們?是巴拉巴呢?是稱為基督的耶穌呢?」
福音書作者:巡撫原知道他們是因為嫉妒才把他解了來。正坐堂的時候,他的夫人打發人來說:

彼拉多妻子:「這義人的事,你一點不可管,因為我今天在夢中為他受了許多的苦。」
福音書作者:祭司長和長老挑唆眾人,求釋放巴拉巴,除滅耶穌。巡撫對眾人說:彼拉多:「這兩個人,你們要我釋放哪一個給你們呢?」

福音書作者:他們說:

群眾(合唱):「巴拉巴。」[48]

福音書作者:彼拉多說:

彼拉多:「這樣,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我怎麼辦他呢?」

福音書作者:他們都說:

群眾(合唱):「把他釘十字架!」

No. 55 聖詩Wie wnderbalich ist doch diese strafe《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懲罰》[49]

No. 56宣敘調(馬太27:23)

 福音書作者: 巡撫彼拉多說。

  彼拉多:「為甚麼呢?他做了甚麼惡事呢?」

No. 57 女高音宣敘調

Er hat uns allen wohlgetan《他叫我們行善事》失明的看見,跛腳的行走,耳聾的聽見(11:5)。他告訴我們天父的話,為我們驅走魔鬼。為悲傷者打氣,接納與寬恕罪人。我們的耶穌,除此之外什麼也沒做。

No. 58女高音詠歎調

Aus Liebe will mein Heiland sterben《我的救世主為愛而受死》。我的救世主為愛而受死,主不知有所謂的罪,那是為了使永恆的破滅、審判的懲罰,絲毫不存留在我們心上。[50]

No. 59宣敘調(馬太27:23-26)

福音書作者:他們便極力地喊著說:

群眾:「把他釘十字架!」
福音書作者:彼拉多見說也無濟於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彼拉多:「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

福音書作者:眾人都回答說:

群眾(合唱):「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
彼拉多:於是彼拉多釋放巴拉巴給他們,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

No. 60女低音宣敘調

 Erbam’es Gott 請垂憐,神啊!在這裡救主被綁,被鞭打,被毆打,哦,那傷口!刑吏們哦,請住手!你們不被他內心的痛苦、苦惱的表情而心動嗎?好,你們如果還有一顆心,那麼他就像拷打棒,不,一定比這更冷酷的心。請可憐他,停止吧!

No. 61女中音詠歎調 Konnen Tranen meiner Wangen《如果流落臉頰的眼淚》。

No. 62宣敘調(馬太27:27-29)

福音書作者:彼拉多的兵士把耶穌帶進巡府;全隊集合在他周圍。他們剝下耶穌的衣服,給他穿上一件深紅色的袍子,又用荊棘編了一頂冠冕給他戴上,拿一根藤條放在他的右手,然後跪在他面前戲弄他,說:

士兵(合唱):「猶太人的王萬歲!」

福音書作者:他們又向他吐口水,拿藤條打他的頭。

No. 63整部最優秀的聖詩 O Haupt voll blut und Wunden《啊,受傷流血盡受嘲弄的頭顱》[51]

啊,受傷流血盡受嘲弄的頭顱,啊,因受愚弄被戴上的紫荊冠,啊,原先被譽為最高的榮耀,點綴著完美的頭顱,而今卻被“萬歲,萬歲”地羞辱。啊,當世界受到審判的時候,將使人恐懼,躲避高貴的臉!你為什麼要被人們吐口水呢?你為什麼要臉色鐵青?從前任何光芒都無法相比的你的眼神,是誰使它遭受如此痛苦?

No. 64宣敘調(馬太27:31-32)

福音書作者:他們戲弄完了,把他身上的袍子剝下,再給他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後帶他出去釘十字架。他們出來的時候,遇見一個古利奈人,名叫西門,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

No. 65宣敘調

Ja! Freilich will in uns das Fleisch und Blut 是的!我們身上的肉和血,希望被釘在十字架上。如果我的靈魂越是這樣盼望,此事就越莊嚴。

No. 66男低音詠歎調

Komm, suesses Kreuz, so will ich sagen《來吧!甜蜜的十字架》。

No. 67宣敘調(馬太27:33-43)

福音書作者: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髑髏岡」。他們拿了攙著苦膽的酒給耶穌喝;耶穌嘗了,卻不肯喝。於是,他們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抽籤分了他的衣服,然後坐在那堿搹u他。他們在他頭上方安了一面罪狀牌,牌上寫著:「這是耶穌,猶太人的王。」他們又把兩個暴徒同釘在十字架上,一個在他右邊,一個在他左邊。從那婺g過的人侮辱耶穌,搖著頭,說:

群眾(合唱):「你這想拆毀聖殿、三天內把它重建起來的!你若是上帝的兒子,救救自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

福音書作者:祭司長、經學教師,和長老也同樣地譏笑他,說:

祭司長們:「他救了別人,卻不能救自己!他不是以色列的王嗎?要是他現在從十字架上下來,我們就信他!他信靠上帝,自稱為上帝的兒子;好吧,現在讓我們看看上帝要不要來救他!」

No. 68宣敘調(馬太27:44)

福音書作者:連跟他同釘的暴徒也同樣辱罵他。

No. 69 宣敘調

Ach, Golgatha, unsel’ges Golgatha《啊,各各他,被詛咒的各各他》[52]平靜安詳的氣氛卻與之形成極大的反差,造成鮮明的背離效果,這個段落也是格勞特認定的第二個妙處。

啊,各各他,被詛咒的各各他!為何榮耀的王必須在此受辱、死去?為何受世人祝福的拯救者,卻惹來如此災難,被釘十字架?天地造物的創造者,卻被奪去了大地與空氣,無罪者變成了有罪受死。這些都刺痛我的靈魂。啊,各各他,被詛咒的各各他。

No. 70女低音詠歎調和合唱 Sehet, Jesus hat die Hand《你,耶穌為了擁抱我們,伸出他的手》。

No. 71宣敘調(馬太27:45-50)

福音書作者:中午的時候,黑暗籠罩大地,約有三小時之久。到了下午三點鐘左右,耶穌大聲呼喊:

耶穌:「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

福音書作者:意思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甚麼離棄我?」旁邊站著的人,有些聽見了,說:

群眾(合唱):「他在呼喚以利亞呢!」
福音書作者:其中有一個人立刻跑過去,拿一塊海綿,浸在酸酒堙A然後綁在藤條上,要讓他喝。其他的人說:

群眾(合唱):「等著,我們看以利亞會不會來救他!」
福音書作者:耶穌又大喊一聲,氣就斷了。

No. 72聖詩Wenn ich einmal soll scheiden《某日當我必須離去時》採用了全曲使用多次的主導主題,這也是最後一次(21, 23, 53,63,72)。
No. 73宣敘調(馬太27:51-58)

福音書作者:這時候,懸掛在聖殿堛犒髐l,從上到下裂成兩半。大地震動,巖石崩裂,墳墓也被震開了,許多已經死了的聖徒都復活起來。他們離開了墳墓,在耶穌復活以後進聖城;在那埵陶\多人看見了他們。看守耶穌的軍官和兵士看見了地震和所發生的一切事,都非常害怕,說:

百夫長們:「他真的是上帝的兒子!」

福音書作者:那媮晹釵n些婦女從遠處觀看,她們是從加利利跟著耶穌來服事他的。其中有抹大拉的馬利亞、雅各和約瑟的母親馬利亞,和西庇太兩個兒子的母親。傍晚的時候,有一個亞利馬太的財主來了;他名叫約瑟,也是耶穌的門徒。
他去見彼拉多,要求收殮耶穌的身體;彼拉多就吩咐把耶穌的身體交給他。

No. 74宣敘調

Am Abend, da es kiehle war當涼爽的黃昏來到,亞當的罪就明顯了。在這黃昏,主把他的罪贖去了。在這黃昏,鴿子飛回來,嘴裡銜著一枝橄欖樹葉。哦,美麗的時晨,哦,黃昏!現在和神締結了和平的契約,這是由於耶穌承擔了十字架。耶穌的遺體安息了,啊,愛的靈魂呵,我們依靠你。走吧,去引接耶穌的遺體。哦,這是何等神聖,尊貴的紀念!

No. 75男低音詠歎調

Mache dich, mein Herze, rein我的心呵!自行潔淨吧!因為我要親自把耶穌埋葬。耶穌從這時候起,把我永遠安置在甜蜜的安息之所。世人呵,你該外出,使耶穌進來。

No. 76宣敘調(馬太27:59-66)

福音書作者:約瑟把身體領了去,用乾淨的麻紗包裹起來,安放在他自己的墓穴堙F這墓穴是他最近才從巖石鑿成的。他又把一塊大石頭滾過來,堵住墓門,然後離開。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一個馬利亞面對著墳墓坐著,守在那堙C第二天,就是預備日的後一天,祭司長和法利賽人一起去見彼拉多,說:

祭司長們:「大人,我們記得那個騙子還活著的時候曾經說過:『三天後我要復活。』所以,請你下令嚴密守護墳墓,一直到第三天,他的門徒就不能把他偷走,然後去告訴人家『他從死奡_活了』,這樣的謊言要比先前的更糟!」

福音書作者:彼拉多對他們說:

彼拉多:「你們帶守衛去,盡你們所能,好好地把守墳墓!」

福音書作者:於是他們去了,在石頭上加了封條,封住墓口,留下守衛把守。

No. 77 宣敘調和合唱Nun ist der Herr zur Ruh’ gebracht 《而今主安眠了》。

No. 78  最後的一首合唱Wir setzen uns mit Tranen nieder《我們落淚,下跪》[53]

我們落淚、下跪,呼喚墓穴中的你,輕輕地安睡吧!疲倦的聖體,安睡吧,輕輕地安睡吧!你的墓穴與墓石,成為不義之心的褥墊,成為靈魂的安息之所。那堙A可以獲得無比的滿足,我們得以安眠。

三、The CD edition of St. Matthew Passion (BWV 245) of Lim sekiong arranged by duration.

1) Geza Oberfrank/ Hungarian State SO (Highlight--NAXOS)       75:13

2) Christoph Spering/ Das Neue O (Mendelssohn arr’d. in 1841)    132.25

3) John Gardiner/ The English Baroque Soloists+The Monteverdi Choir(Archiv) 157:24

4) Stephen Cleobury/ The Brandenburg(Brillant)                 161:02

5) Philippe Herreweghe/Collegium Vocale(HMC)                161:22

6) Jos Van Veldhoven/Netherland Bach Society(Channel Classics)   165:55

7) Nikolaus Harnoncourt/Concentus Musicus(Teldec)             174:28

8) Helmuth Rilling/ Bach Collegium (Haenssler)                 174:51

9) Peter Schreier/ Staatskapelle Dresden(Philips)                 176:36

10) David Willcocks/ The Bach Choir (English ed.--ASV)           188:37

11) Wolfgang Goennenwen/ Consortium Musicum(EMI)           196:33

12) Karl Muenchinger/ Stutgarter Kammerorchester (London)       196:43

13) Karl Richter/ Muenchener Bach-Orchester(Archiv)             202:34<今天欣賞版本>

14) Herbert von Karajan/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DGG)           204:22

四、重要書目:

1. Blume, Friedrich, “J. S. Bach’s Passion”, pp. 302-308 in Protestant Church Music: A History, New York: Norton, 1975.

2. Brainard, Paul, “Bach’s Parody Procedure and the St. Matthew Passion”, JAMS, v. 22(1969), pp. 241-260.

Chafe, E., “Key Structure and Tonal Allegory in the Passion of J.S. Bach:An Introduction, Current Musicology, no. 31 (1981), pp. 31-54.

Chafe, E., “J. S. Bach’s St. Matthew Passion: Aspects of Planning, Structure, and Chronology”i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usicological Society, v.35(1982), pp. 49-114.

Chafe, E., Tonal Allegory in the vocal Music of J. S. Bach, Berkeley: UC Berkeley Press, 1991.

Devrient, Eduard, “Mendelssohn Revives The St. Matthew Passion, BWV244” in The New Bach Reader, edited by Hans T. David, Arthur Mendel, revised and Enlarged by Christoph Wolff, (1945, 1966, 1972), pp. 376-386, (1996), pp. 508-519.

Herz, Gerhard, “J. S. Bach and the Church Music of the Age of Rationalism: A Style Critical Comparison of Bach’s St. Matthew and C. H. Graun’s Tod Jesu, pp. 51-65”,  pp. 51-65, in Essays on J. S. Bach, Ann Arbor: UMI Research, 1985.

Leaver, Robin A., “The Mature Vocal Works and Their Theological and Liturgical Context” in J. Butt, ed., The Cambridge Bach Compan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Leaver, Robin A., “St. Matthew Passion”in Oxford Composer Companions J. S. Bach., edited by Malcolm Boyd., pp. 430-434.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1999.

Leisinger, Ulrich, “Forms and Functions of the Choral Movements in J. S. Bach’s St. Matthew Passion”in Bach Studies 2, edited by Daniel R. Melamed, Cambrdige: Cambridge University, 1995.

Melamed, Daniel R., Hearing Bach’s Passion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2005.

Mendel, A., “Traces of the Pre-History of Bach’s St. John and St. Matthew Passions’Festschrift Otto Erich Deutsch, ed. W. Gerstenberg, J. LaRue and W. Rehm. Pp. 31-48, Kassel,; New Yor: Bärenreiter, 1963.

Minear, Paul S. “Bach St. Matthew Passion” in Death Set to Music: Masterworks by Bach, Brahms, Penderecki, Bernstein. Atlanta: John Knox, 1983

Reeves, John, The St. Matthew Passion: A Text for Voice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1.

Pelikan, Jaroslav, Bach Among the Theologians.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6.

Rifkin, J., “The Chronology of Bach’s Saint Matthew Passion”, in Musical Quarterly, v. 61 (1975), pp. 360-387.

Rilling, Hulmuth, Johann Sebastian Bach St. Matthew Passion. Frankfurt: Henry Litolff's Verlag, c1975

Smallman, Basil, The Background of Passion Music: J. S. Bach and His Predeccessors, London; New York: SCM, 1970.

Stapert, Calvin, Liturgical and Theological Traditions in Bach’s St. Matthew Passion, Perspectives, v.8, (April, 1993), pp. 17-20..

Steinitz, Paul, Bach’s Passion.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1978.

Stiller, Gunther, edited by R. A. Leaver., Bach and Liturgical Life in Leipzig, St. Louis: Concordia, 1984.

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The Passions, v. 2, 1725-1731,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Wolff, Christoph, “Musical Forms and Dramatic Structure in Bach’s St. Matthew Passion, Bach Journal, v. 19, no.1 (1988), pp. 6-20.

Young, W. Murray, “St. Matthew Passion”in  The Sacred Dramas of J. S. Bach: A Referemce and Textual Interpretation, pp. 43-67. Jefferson, N.C.: McFarland, 1993..

郭乃惇,巴哈馬太受難曲,台北:綠洲,2000。

音樂之友社編,”馬太受難曲”J. S. BACH,pp. 343-359,台北:美樂,2000。

邵義強,”巴哈馬太受難曲”,宗教音樂精華,PP. 41-97,台北:天同,1984。

附錄:The BG(1900) edition of St. Matthew Passion 分成78首,NBA(1954-    ) 馬太受難曲逾1972年出版,分 68 首。

BG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NBA 1, 2, 3, 4a,  4b, 4c,  4d, 4e,  5,   6,  7,   8, 9a, 9b, 9cde,  10, 11, 12, 13, 14,

BG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NBA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BG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NBA 31, 32,  33, 34, 35, 36ab, 36cd, 37,  38ab, 38c,  39,  40,  41ab,  41c, 42,  43,

BG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NBA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5, 56, 57, 58abcd,  58e, 59,  60, 61,

BG     72, 73, 74, 75, 76, 77, 78

NBA  62, 63, 64, 65, 66, 67, 68

藍昌松推薦: 李希特( Richter)的第三個四冠王,與之前相同的是有雷翁哈特(Leonhardlt)和賈第納(Gardiner)兩人在後直追不放,94年時,有一個少見的怪現象,李希特得19分,4人投票,而雷翁哈特得13分,居然五人全部投給他分數,由於平均分數不足,所以雷翁哈特版以六分居次,到了96年,李希特版的勁敵賈第納再度浮現,兩人分別獲得四位主筆的認同,給予39和34分,而且有三位主筆認為這兩個版本是必藏名盤,尤其是佑佑木行綱,給這兩個版各10分的滿分,而太田直樹則有所保留的各給9分,看來這兩張片在下個世紀會有大對決哦!98年6月的唱片藝術特集中選出的最佳《馬太》就是李希特的版本。


[1].神劇源於十七世紀初,原先和歌劇一樣具有戲劇效果,後來由於教會的反對而取消舞台之表演。巴羅克時期的作曲家有世俗神劇以希臘神話等為題材,如:Handel有希臘神話類:海克利斯 (Hercules) 等。寓意式清唱神劇 (Concert or Cantata):聖西西莉亞頌 (Ode to St. Cecilia)等。浪漫派之後很多作曲家以宗教題材寫作歌劇,如:Rossini的Moses,Verdi 的Nabucco,Schoenberg 的Moses and Aaron等。

 [2]. 根據巴哈次子卡爾 (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 1714-1788) 和巴哈的學生阿格利柯拉 (Johann Friedrich Agricola, 1720-1774) 的訃聞 (Obituary, 1750.7.28於1754年出版),巴哈共寫了五首受難曲 (The New Bach Reader, p. 304;這五首請參考Charles Sanford Terry, Bach: The Passions, 1925)。現存除了馬太受難曲與約翰受難曲外,尚有馬可受難曲、路加受難曲、皮幹達受難曲 (Picander Passion,1725)兩首遺失。馬可受難曲(BWV247)的劇本尚存在,音樂模用仿技巧 (parody technique)由所以各家的版本就都不同,由於八首歌詞中有五首和清唱曲198號相同。因為清唱曲198號是原有的資料,所以大家都會用到這幾首曲子。手中的資料顯示不同編曲者的11種不同版本。路加受難曲以證實非巴哈所寫,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1980) 把它放在巴哈目錄BWV246,但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2nd. Ed. 2001),把它從巴哈目錄中去除。五首受難曲見英國音樂學者Charles Sanford Terry, Bach: The Passions, v.1 1723-25, v. 2. 1729- 31(Oxford, 1926)。

[3]. Bach 之弟子Johann Adolph Scheibe (1708-1776) 是當時最著名的音樂理論家和著作家之一。他稱Bach 的音樂是喧嘩的和混亂的。他的批評出現在謝伯的音樂批評(Der Critischer Musikus)雜誌。見The New Bach Reader: A Life of Johann Sebastian Bach in Letters and Documents, ed. By Hans T. David And Arthur Mendel (1945, 1966, 1972,簡稱BR), p. 238;rev. ed. By Christopher Wolff (1998), (簡稱NBR), pp. 337-353。巴哈的另一個學生Johann Friedrich Doles (1715-1797),也是他來比錫樂長之後繼者,在任期間為1755-1797。Scheibe批評巴哈的對位法是老古董跟不上時代的教會音樂(St. Matthew Passion, in Oxford Composer Companions, J. S. Bach, p. 43,Grout, Jay,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1996), p. 422)。

[4]. 比起Handel他死後是不受歡迎。但也不都沒有反應。比方:平均律最早出現於1801-02年C. F. G. Schwenke編 Simrock出版、H. G. Naegeli自己出版、第一本Bach傳記作者N. J. Forkel 由Hoffmeister & Kuennel出版另外有1862年C. F. Peters 的評論本和1866年巴哈全集本。Mozart從Baron van Swieten得知48首平均律。巴哈的學生很多,專門學管風琴和海頓同年出生與去世的Johann Christian Kittel (1732-1809) 是用巴哈的小管風琴曲集(Orgelbuechelein, BWV599-644)教學生(Stinson, Russell, Orgelbuechlein, p. 145)。另外有Great Leipzig 18 chorales (BWV651-668)

手中有抄本的有巴哈的管風琴學生,如:Johann Christian Kittel, Johann Tobias Krebs (1690-1762), Heinrich Nicolaus Gerber (1702-1775), Johann Caspar Vogler (1696-1763)等。他最傑出的管風琴學生Johann Ludwig Kreb (1713-1780)其中兩首作品是模仿18Great Chorales(Stinson, Russell, Great Eighteen Organ Chorales, pp. 108-113)。B小調彌撒(BWV232)由瑞士出版家和作曲家Hans Johann Georg Naegali(1773-1836,聖詩265、342首作曲者)收購。他並說巴哈B小調彌撒是有史以來全人類最偉大的音樂(Stauffer, Goerge B., The Mass in B Minor, p. ix)。之外NBR, (1998), Part iv, Bach as Viewed by His Contemporaries, Part v, Bach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Eighteenth Century, pp. 311- 413。

[5]. 有關此事件之始末見BR (1966), pp. 376-386NBR, pp. 508-519。中文可見全音音樂文摘 67 (1984 7)掘內修,馬太受難曲的復活:影響後世深遠的事件,pp.110-114。孟德爾頌不但把馬太受難曲重見天日,他也把它改編於1841年在聖多馬大教堂演出。市面尚可買到孟德爾頌改編的馬太受難曲的CD,由Op111, ops 30-72 & 73兩張。 

[6]. Grout是美國音樂系及研究所西方音樂史的教科書,自從1960出版以來到現在已出到第七版 (1960、1973、1980、1988、1996、2001、2006),手中最新版為1996年五版,p. 421。

[7]. 見”Passion” in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2nd ed. (2001), v. 19, p. 200,及Schalk, Carl ed., Key Words in Church Music, p. 300。 但內容稍有不同,Grove 指出受難曲是宗教儀式於朝聖客Egeria進耶路撒冷之時首次演出,西方教會則有奧古斯丁的受難故事(Solemniter legitur passio)。Schalk只有奧古斯丁的受難故事。

[8].巴羅克時期的受難曲大致可分為四大類:

1. 經文受難曲 (motet passion):是一種無伴奏的受難曲,十七世紀初期以後就已經不再有作曲家創作這類作品。以 Christoph Demantius (1567-1643) 的作品為代表。

2. 戲劇受難曲(dramatic passion):這種受難曲包括素歌或類似素歌之作品,不同人物由不同聲部演唱,以 Christoph Schultze (1606-83) 和 Heinrich Schuetz (1585 -1672) 的三部受難曲為最著名。17世紀中期就不再有人創作。

3. 神劇受難曲(oratorio passion):這類作品的首創者為1643年 Thomas Selle of Hamburg。巴哈的約翰受難曲和馬太受難曲屬於這類型的巔峰之作品。

4.受難曲神劇(passion oratorio):屬於歌劇性質的受難曲。其中以劇作家 Brockes 的受難曲最為有名,而且它們的演出都需要動用管弦樂團。除此之外,神劇受難曲中也有序曲、獨唱(宣續調和詠嘆調)、重唱、合唱等幾個部份(詳見Smallman, Basil, The Background of Passion Music, pp. 10-11,The New Oxford History of Music, v. 5, pp. 620-653)。

[9]. 巴哈的清唱曲很多是用聖詩為主體而發展而成,如:Cantata no. 4, Christ lag in Todesbanden,Cantata no. 80,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等。

[10]. 馬太福音中很多人物出現在劇中,如:No. 1,一群士兵,錫安的姑娘們,一群異教徒, No. 15 門徒問:主啊,不是我吧?婢女問彼得,百夫長讚美等(Albert Schweitzer, J. S. Bach, v. 2, p. 214)。巴哈常會用旁白提問題,然後自己註釋,最後用祈禱結束。比如:No.4e, 5, and No. 6;No. 11, No. 12,  and No. 13;No. 21, 22, and No. 23(St. Matthew Passion, in Oxford Composer Companions, J. S. Bach, p. 432)。

[11]. 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The Passions, v. 2(1729-31), pp. 16-17 。

[12]. 數字低音 (figured bass, basso continuo) 又稱持續低音 (thorough bass)是巴洛克時代一種為鍵盤樂器用的多聲部音樂的省略記譜法。只用一個低音聲部,在各音下方標出數字,用以提示上方聲部各音,演奏者據此彈奏和聲。數字低音貫串於整首樂曲,故又名“通奏低音”。它最初用於16世紀末管風琴樂師彈奏的複調聲樂曲的伴奏部分。從1600年歌劇誕生後應用於朗誦調的鍵盤樂器伴奏部分。歐洲的器樂曲、聲樂曲、清唱劇、歌劇中鍵盤樂器部普遍應用,到18世紀中葉皆稱為數字低音時期。鍵盤樂器包括:管風琴、大提琴和大鍵琴。巴哈說:「是音樂最完美的基礎,若以雙手演奏時,左手彈奏著樂譜上的音符,右手則添加諧和音和不諧和音,用如此美妙的和聲來彰顯上帝的榮耀,數字低音也像其他音樂一樣用來彰顯上帝的榮耀和調適精神外,別無其他。」

[13].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41。

[14].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46。這不是Bach首創威尼斯的聖馬可教堂(St. Marco)在比巴哈早約150年前就使用這種方式。

[15]. 早年音樂學者認為馬太受難曲於1729年完成,所以Mendelssohn 於1829年再次演出是首演後100年。1975年之後之研究發現有1727年4月11日受難日演出的版本(St. Matthew Passion, in Oxford Composer Companions, J. S. Bach, p. 430)。但是根據資料顯示,來比錫Leipzig St. Thomaskirche自1721年開始演出的受難曲如下:

1721-2 Johann Kunnau(1660-1722),St. Mark passion

1723 J.S. Bach, St. Luke

1724.4.07 J.S.Bach, St. John (1st. ed.) 在St. Nicolaikirche首演。

1725.3.30 J.S.Bach, St. John (2nd. ed)

1726.4.19 Reinhard Keiser, St. Mark

1727.4.11 J.S. Bach, St. Matthew

1728.3.26 J.S. Bach, St. John (3nd. ed.) <一說1732見Mendel的NBA新巴哈全集的批評報告KB=Kritischer Bericht>

1729.4.15 J. S. Bach, St. Matthew(2nd. ed.)

1730.4.07 Anonymous, St. Luke(BWV 246)

1731.3.23 J.S. Bach, St. Mark

1732.4.11 J. S. Bach, St. John (3rd. ed.)

1733 No performance

1734, 1737-38, 40-41, 43-47, 50 No information

1735.4.08 Annoymous, St. Luke? (BWV 246)

1736.3.29 J. S. Bach, St. Matthew(3rd. ed.)

1739.3.27 J. S. Bach, St. John ?(3 rd. ed.)

1742 3.23 J. S. Bach, St. Matthew (4th. Ed.巴哈一生馬太受難曲總共演出四次)。

1748.4.03 Handel/Keiser, Pasticcio?

1749.3.27 J. S. Bach, St. John(4th. ed.)(NBR, pp. 115-116)。

 [16]. 雖然巴哈全集(BG)的編輯Julius Rietz, (1812-1877)在序言中指出樂器配備需要兩台管風琴,其實巴哈在1727年和1729年演出時並沒有用兩台管風琴,因為聖多馬教堂要到1740年教堂才有兩台管風琴的設備(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The Passions, v. 2(1729-31), p. 14)。

[17]. 原名Christian Friedrich Henrici (1700-1764)是巴哈最重要劇本作家,馬太受難曲外,馬可受難曲是他的作品,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清唱劇。他出版五冊劇本Ernstsche schertzhaffte und satyrischte Gedichte於1727-1751 年間Leipzig出版,裡面除馬太受難曲外,在第三冊(1732)序言中說:巴哈於1729年作一整年的清唱劇,但現存只有五首,學者假設他有寫,其中音樂已經遺佚(按:巴哈寫五整年的清唱劇,若全部留存應有260首,加上其他非禮拜天的估計大概300首,現存不到200首)。

[18]. The New Oxford History of Music, v. 5, p. 654,指出它是半歌劇式宣敘調。

[19]. 韓德爾的神劇通常以序曲開場。巴哈的大型教會音樂當中都以大合唱開始。1724年版的約翰受難曲以大合唱Herr, unser Herrscher, dessen Ruhm開始,聖誕神劇以大合唱Jauchzet, frohlocket, auf preiset die Tage開始。

[20]. 歌譜註記為soprano in ripieno,現在所出版的CD皆由男童唱出。在第 1 和 35段還要有Soprano in ripieno(合奏女高音)。演出傳統上還會有兒童合唱團(作為兩個合唱團中女聲的對照,這還和巴哈當時的情況有關,當時在教堂只能動用童聲女高音,就是男性假聲唱女高音(Contratenor)和女中音(Contralto)。

[21]. 狄修士 (Nikolaus Decius, c1485 - 1541?)大約1485年出生於巴伐利亞 (Bavaria)賀夫(Hof)。1506年取得萊比錫大學的文學學士,然後進入位於賀夫的一個方濟會的修道院。1523年進入威登堡大學跟隨馬丁路德研究新教神學並獲得文學碩士的學位。這首聖詩日後這首聖詩被放在德文彌撒的「羔羊經」(Agnus Dei)當中(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Chorales, v.1, The Hymns and Hymn Melodies of the Passions and Oratorios, pp. 1-4)。

[22]. Bernstein, The Joy of Music, p. 216, 中文版,pp. 238。

[23]. 有關馬太受難曲的聖詩介紹以 Steinitz, Paul, Bach’s Passion (1978), pp. 123-125最為簡潔。

[24]. 這首聖詩是著名的受難聖詩,由Johann Crueger (1598-1662)作曲,Johann Heermann (1585-1647)作詞。此曲在no. 25、55各再出現一次,此外約翰受難曲也出現在no. 4 & 15(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Chorales, v.1, The Hymns and Hymn Melodies of the Passions and Oratorios, pp. 3-4)。

[25]. 4d 門徒生氣,4e耶穌和氣;成為強烈的對比。

[26]. Da capo就是從頭開始(from the head),就是 ABA的形式。音樂從頭唱到最後,在樂譜有..的記號,返回前面,唱到Fine為止。雖然在Claudio Monteverdi (1567-1643)1603年的牧歌(Si ch’io vorrei morire)中開始使用,之後在他的歌劇Orfeo (1607) 的第一幕和第二幕的詠歎調都再使用。但真正流行於Alexandra Scarlatti (1660-1725) 的拿坡媦眲ㄐA大約於1720年前後,韓德爾和巴哈應用在神劇、受難曲、清唱曲當中。之後在器樂中亦被使用,如:Bach小提琴協奏曲E 大調和郭德堡變奏曲亦有。浪漫樂派作品亦有,貝多芬英雄交響曲第二樂章即是(Da capo in,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2nd. ed., v. 6, p. 829;Grout, Jay,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1996), p. 328)。

[27]. No. 9、10、12使用長笛下行旋律描述女人之眼淚,Albert Schweitzer稱為淚水動機(tear drops)或(sighing motive)嘆息動機(Albert Schweitzer, J. S. Bach, v. 2, pp. 217-219)。

[28]. Bach以賦格的形式僅僅用了五小節,門徒驚恐地接連向老師發問11次的場面,勾勒出如此複雜的場面(Bernstein, The Joy of Music, pp. 249-250, 中文版,pp. 225-227);Geiringer, Karl, Johann Sebastian Bach; The Culmination of an Era (1966), p. 201。

[29]. 曲調 "INNSBRUCK" 由以撒 (Heinrich Issak, c1450 -c 1527)作曲,原來是一首世俗歌曲「因斯布魯克,我現在必需離開你」(Innsbruck, ich muss dich lassen)。這首聖詩是葛哈特 (Paul Gerhardt, 1607 - 1676) 所寫。他是路德之後最出名的聖詩作者。約翰受難曲No.8也用此旋律(林皙陽,巴哈與聖詩, pp.47-49 )。

[30]. 你們喝吧,這是我的血(Trinket alle daraus)十分動人,雖然旋律簡單卻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31]. 當唱到《羊群就分散了》配以弦樂和數字低音一起的分解和絃向上下擴散的伴奏,指示為甚快板(Vivace)。Bernstein, The Joy of Music, pp. 252-3, 中文版,pp. 228-229。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57。

[32]. 此聖詩出現五次,分別為No.21、23、53、63、72。詩人聖伯納 (St. Bernard of Clairvaux, 1091 - 1153)出生於現在法國靠近狄容附近之方田 (Pontainesles, Dijon)。曲調稱為受難聖詩(Passion Chorale)或稱為十字架聖詩 (Crucifix Hymns),由哈斯勒 (Hans Leo Hassler, 1564-1621)作,原本是世俗歌,我心為標緻少女所煩 (Mein Gmuet ist Mir Verwirret),取材自1601年的歌本新德國歌之歡樂園 (Lustgarten  neuer Outscher Gesaeng),1613年諾爾 (Christoph  Knoll)所編的歌本中收有此曲子,但歌詞改為-我心充滿渴望 (Herziich Tut Mich Verlangen),1647年出Cruger及Gerhardt合作完成聖主頭額今受傷(O Haupt Voll Blut Und Wunden)這首曲子所以能成為新教最重要之聖詩,應歸功於巴哈的努力。巴哈將這首曲子引用或改編至少十七次(林皙陽,巴哈與聖詩, pp. 19- 21 )。

[33]. 曲調和No. 3相同。

[34].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62。

[35].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62。

[36].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63。

[37].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63。

[38]. 這首聖詩原本是一首法國的香頌(chanson),曲調首次出現在1529年由Pierre Attaignant出版的Trente et quatre chansons musicales詩歌集中。1540年在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配以詩篇140篇為歌詞。德國的Joachim Magdeburg (c1525-c1583?) 於1572年於艾福(Erfurt)出版的聖詩集(Christliche und Troestliche Tischgesenge, mit Vier Stimmen)中以Was mein Gott will 為歌詞。歌詞由布蘭登堡大公Albrecht所寫(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Chorales, v.1, The Hymns and Hymn Melodies of the Passions and Oratorios, pp. 11- 14)。

[39].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66。

[40]. 這是猶大賣耶穌之後,由十一位學生發出怒吼,要求放掉耶穌。合唱唱出:把主放掉,制止吧,別綁他!總共三次每句三人(3X3)為九人加上二重唱共十一人(Geiringer, Karl, Johann Sebastian Bach; The Culmination of an Era (1966), p. 201)。

[41]. O Mensch, Bewein Dein Sunde Gross 是葛雷特 (Matthaus Greiter, 或 Greitter, c1500-1552)作曲,他出生在德國巴伐利亞的艾加賀 (Aichach),(Freiburg University畢業後擔任斯特拉斯堡 (Strasbourg) 大教堂的聖歌隊指揮,1524年他成為路德教會信徒,並在斯特拉斯堡的路德教會事奉。後來在路德會及市議會的敵意反對之下於1550 年辭職。其後他回到天主教會並成為斯特拉斯堡主教座堂的聖歌隊隊長,1552 年因瘟疫而病死於斯特拉斯堡,享年52歲。

這首宗教改革早期的聖詩,最先出現於1525年出版的「斯特拉斯堡教會的同工詩集」(Strassbourger Kirchenampt),歌詞引用詩篇119篇,原文首行為Es sind doch selig alle,德文聖詩翻成O Mensch, Bewein Dein Sunde Gross出自1525年出版海頓 (Sebald Heyden) 的受難曲,配上O Mensch, Bewein Dein Sunde Gross的歌詞,後來被用做悔改詩。加爾文和莫洛特 (Clement Marot, 1497 -1544)所翻譯的韻文詩篇 (Metrical Psalter) 以詩篇36篇配上此曲調,1562年出版的日內瓦詩篇 (Genevan Psalter),其中詩篇36篇及詩篇68篇用此曲調。1560年出版的安格魯日內瓦詩篇 (Anglo-Genevan Psalter) 的詩篇113篇亦用此曲調(林皙陽,巴哈與聖詩, pp. 93-94 )。 

[42]. 1724年版的約翰受難曲以大合唱Herr, unser Herrscher, dessen Ruhm開始;1725年版的約翰受難曲序曲使用後來用於馬太受難曲第35首(SSS42) 由Matthaeus Greiter(c.1500-20)作曲的<世人要悲嘆罪惡深重>代替原有的曲子Geiringer, Karl, Johann Sebastian Bach:The Culmination of an Era (1966), p. 202。市面上大多是1724年版,但1725年版有MDG332-0983(St. John Passion, version II, 1725);Smithsonian Collection of Recording ND0381 (St. John Passion, including two choruses and three arias from the 1725 version)。

[43]. Geiringer, Karl, Johann Sebastian Bach:The Culmination of an Era (1966), p. 201;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70。

[44]. 旋律和No. 16相同。

[45]. 聖詩旋律是Johann Schop(?-c1665)寫,歌詞為Johann Rist(1607-1667)之作品。(Terry, Charles Sanford, Bach Chorales, v.1, The Hymns and Hymn Melodies of the Passions and Oratorios, pp. 19-20)。

[46]. 邵義強,宗教音樂精華,p. 76。

[47]. 同No. 21 &23。

[48]. Bach用最強音喊出:巴拉巴。為了表現失去理智的集體暴力,Bach使用三全音,目的是為了表現人們的邪惡。

[49]. 旋律同No. 3 & 25。

[50]. Grout精選馬太受難曲有六首選曲,除了No. 1,其次就是No.58女高音詠歎調 ,然後依次為 No. 69,No. 72和終曲No. 78 (Grout, Jay,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1988), pp. 517-518)。

[51]. 這是繼續No. 21、23、53之後第四次使用同一曲調,有些學者認為這是後來Hector Berlioz (1803- 1869)的固定樂思(idée fixe)和Richard Wagner(1813-1883)的主導動機(leitmotiv)之前身。歌劇中表達某一場面或劇中人物有關的音樂片段。Ray Robinson 編 Choral Music: A Norton Historical Anthology選一百一十一首合唱音樂,巴哈的這首受難聖詩被收錄在其中。

[52]. 此曲被Grout精選馬太受難曲有六首選曲之外,Parish, Carl & John F. Ohl, edited, Masterpieces of Music Before 1750: An Anthology of Musical Examples from Gregorian Chant to J. S. Bach,共選50首曲子,其中巴哈選中五首,馬太受難曲被選上的就是No. 69。

[53]. Grout精選馬太受難曲有六首選曲,終曲No. 78是最後一首 (Grout, Jay,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1988), pp. 517-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