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  2-10-08

經文: 使徒行傳  6 : 1-7


1這些時候,門徒的數目日日增加;那些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和說希伯來土話的猶太人之間發生了爭執。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埋怨使徒在分配每日的生活費這事上疏忽了他們當中的寡婦。 2 因此,十二使徒召集全體門徒,對他們說:「叫我們放下傳講上帝信息的工作,去辦膳食,這是不應該的。 3 所以,主內朋友們,要從你們當中選出七個有名望、受聖靈充滿、又有智慧的人,讓他們來負責這事務。 4 至於我們,我們要專心於禱告和傳道的任務。」 5 使徒的建議得到全體的贊同。於是大家推選司提反;他是一個信心堅定、被聖靈充滿的人;又選出腓利、伯羅哥羅、尼迦挪、提門、巴米拿,和改宗加入過猶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 6 大家請他們站在使徒面前;使徒禱告後,就給他們行按手禮。 7 上帝的信息繼續傳開;在耶路撒冷的門徒數目增加很多,許多祭司也接受了這信仰。


RR33Isaiah 40),SS45(E11), 228(E98),510(E191)

在台灣,長執選舉很競爭,當選長執是對信徒服事的肯定,因此為了當選,不但全力以赴,甚至還打電話動員。有時過渡激烈,選舉後,沒被選上的憤而離開教會,有的變得冷心倒退,發生這些後遺症,實在很可惜。台美人的教會比較成熟,比較少聽到這些情形。今年是我們教會第一次採取由長執會提名推荐, 當事人同意。可惜被提名者多謙虛地婉拒,只好在會員大會時,修改為:長執會提名後不必經過當事人同意。過程雖然有些波折,最後還是順利選出顏斐彥長老和李中偉、鍾惠花兩位執事,而今天也要為他們舉行就任式。長執選舉提名制度在美國教會是很平凡的事情,而且運作正常。我們在Pittsburgh時參加美國長老教會,當時我回台灣神學院工作。教會提名委員要提秀卿當執事,因為教會覺得她是亞裔,具有代表性,秀卿很感動,但是後來因為我們遷徙的關係而沒接受。如果我們確信擔任長執是與主同工,就會有足夠力量往前走。上帝揀選人並不是選最聰明或最有能力的。上帝揀選的人要像以賽亞一樣,當主問:「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的時候,要能肯定地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68)!」何況在教會裡,無論我們是擔任什麼事工,都是回應聖靈的呼召。

今天的經文中選出來的七位並沒有職務名稱。但是後來教會史認定作這種職務的人稱為執事。聖經首先提到執事在腓11和提前36,在早期教父文獻中,最先提到執事的是羅馬革利免寫給哥林多教會的信。執事(deacon)原是僕人的意思,是被選出來服侍眾人的。十二個使徒從耶路撒冷教會信徒中選出七位來協助使徒管理事務。歸正教會的執事是協助長老,負責推展宣教事工,及管理一些事務性的工作。早期耶路撒冷教會繼承了猶太人救濟窮人的傳統。當時居住在巴勒斯坦的人說亞蘭語,從外地回來的猶太人說希臘語,而負責慈善事工的是說亞蘭語的人,他們忽略了說希臘語的寡婦,因此受到埋怨。使徒認為需要一些人出來維持教會的秩序,平息紛爭。因為他們的職責是祈禱和傳道,教導信眾和傳揚福音,不是在處理慈善事業和管理膳食的工作。但是教會內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於是他們找一群人來協助他們管理教會,這些人就是執事,他們的事奉是讓本來不合的教會合一。

當年我哥哥從德州儀器和二位工程師出去創業時,曾一起去拜訪家父,想聽聽他的意見。他說:台灣話合字很難寫,意思是合夥生意很難做,只要他們能同心,沒有不可能的事。果然,他們從1975年資本額大約台幣一百萬開始,到去年營業額為台幣2400億元。都是因為他們愘守合夥生意的原則,雖然他們每個人的特質不同,卻能彼此尊重,以和諧團結為重,後來公司設立很多子公司,現任董事長要他們兩位合夥人擔任幾家公司的董事長,但是他們寧願公司成立管理中心,由他們擔任副 董事長,協助董事長,如此公司對外一致。所以公司營運蒸蒸日上。這個原則不僅表現在商業上,在處理人際關係或教會事務時也是一樣重要。

教會由不同的成員組成,難免有意見不合,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由於語言不同,而產生糾紛。其實北美台灣人教會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第二代的語言、思想和我們有代溝。很多教會會有這兩代不合,甚至分裂的情況。其實雙方都是愛神,為教會好,其中的衝突,有很複雜的因素。而耶路撒冷教會的執事,正是因為教會不合而產生,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協調溝通,消除紛爭。常言道:家合萬事興,教會也一樣。由於他們的努力;上帝的信息繼續傳開;在耶路撒冷的門徒數目增加很多,許多祭司也接受了這信仰。(v.7)。所以無論是牧者、長執或同工都應該以此為借鏡,因為傳福音的使命必須仰賴我們與他人合作來共同完成。今天的經文也提到擔任執事的,要有良好名聲、聖靈充滿和智慧充足,他們的作為讓眾人喜悅(v. 5)。使徒也在眾人面前為他們按手禱告v. 6,按手有祝福,認同和委任授權之意。這也是今天就任儀式的意義。由於執影響到整個教會事工發展和教會增長,被選上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代表衆人的信任,同時教會也要按他們的恩賜和能力給予訓練,栽培成長,期望每位長都能發揮最大的恩賜,在不同的岡位上事奉主。

我們知道牧者和長執的關係是教會興衰的關鍵,牧者和長執關係良好,可以一同克服種種的困難,教會必然興旺;若牧者和長執關係不好,終日陷於內鬥,教會必然衰退,這幾乎是不變的定律,因此我們需要一個能同心建造教會的領導團隊。知識分子在台美人的教會中佔有很大的比例,這些人有三高:高學歷、居高位和領高薪,很多都是第一代的信徒,為教會注入新血,是很可喜的現象。但是教會是上帝的家不是公司,不能以公司的制度來治理教會,在上帝的家是職位越高的人,越是要學主耶穌的模範,服事眾人,因為基督取了奴僕的本質(腓27)。所以長執會不能用董事會的形式治理。董事會有監督與制衡的機能,但是牧者與長執是同工的關係,若牧者之所為沒有違背聖經教導,應該盡量尊重和支持,彼此關係和諧,事工就很容易展開。我曾經聽過一個真實故事。有位年輕的殘障選手,獲選參加特殊奧運的一百公尺賽跑,賽前集訓了好幾個月。終於到了比賽的時刻,當槍聲響起,他準備要跨出起跑點的時候,緊張、興奮的心情使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的雙腿朝著不同的方向前進。於是,這位充滿信心的選手,就這樣滾倒在起跑點前。其他的參賽選手都已衝出去了。雖然每個人都和他一樣野心勃勃地想贏得比賽,但他們竟然全部停下來回頭去幫他,那些原本應該是競爭的對手,都走到他的身邊,扶起他,然後大家手挽著手一起穿過終點線。這個故事,使我想起耶穌及他的教訓。有位牧羊人有一百隻羊,其中的一隻迷失了,怎麼辦呢?他無法安心回去休息,他把其他的九十九隻留在草場,去找那隻迷失的,直到找著了為止(路:15:4)。我想牧者和長執的關係也是一樣,沒有人是贏家;除非我們一齊贏!

記得2004年四月我受呼召來波士頓台灣基督教會服事的時候,我擔心的不只是教會,也為自己初次牧會,經驗不足,感到困擾。有人警告我說台美人教會,不但台灣有的問題這裡都有,還要加上移民、語言、高學歷等複雜的因素,若要牧養這麼一間教會,所面臨的工作將是艱巨的。是否要自找苦吃呢?記得當時岱安姊用帖撒羅尼迦前書519要我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當時我接受她的勉勵,展開我人生下半場的傳道事奉工作,在這其間跌跌撞撞,到今天已過三年半,這期間也曾有打退堂鼓的心態。但是上帝是奇妙的,祂沒有給我絲毫的退縮機會。祂不但帶領我牧養教會,也興起許多委身的同工,在不同的事工上參與服事,他們在時間和精力上的付出,令我深受感動。現在,我也要勉勵新任長執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以委身的心志和我一起與主同工,找出上帝對我們教會的心意,將福音廣傳於波士頓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