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懷疑到信仰

3-30-08
經文:彼得前書 1:3-9 RR4(PS4),66(E24, 1,2,3)341, 516(E199)  

基督教是感情非常豐富的宗教。如果說哥林多前書是愛的詩篇,希伯來書是信心之書,那麼彼得前書就是盼望的書信。本書作者自稱是為基督受苦的見證人(1:11,2:23,4:1,5:1)。當時信徒正處於羅馬政府壓迫和誣告的困境中,彼得寫此書安慰及鼓勵信徒要忍耐,靠主的恩典勝過苦難。他一再以耶穌基督的福音和再來的應許,勸勉他們;苦難是信心的考驗,並且會使他們在耶穌顯現的日子得到獎賞。
我很喜歡美國著名小說家,筆名為奧亨利(O. Henry, 1862- 1910)的作品。他的聖誕禮物(The Gift of the Magi)和最後一葉 (The Last Leaf) 最為我們熟悉。20世紀初紐約格林威治村,患肺結咳的女孩瓊絲(Johnsy)與蘇 (Sue) 同居一室,樓下住了一個失意的老畫家貝曼(Behrman)。由於瓊絲與蘇病前熱愛藝術,也常常照顧老畫家,自從瓊絲生病後無法下床,只能望著窗外的一棵樹數算日子。醫生說肺結咳有賴病人的意志力去克服,一旦失去求生意志就一定會死。蘇只見瓊絲喃喃自語,天天數著樹葉。她告訴蘇,當冬天樹葉都落光了,她的生命也可以結束了。果然隨著天氣漸冷,瓊絲望著落葉繽紛,感傷地說:希望能看到最後一片落葉她就了無遺憾,沒想到大風雪的夜晚,最後一片葉子不但始終沒有落下,還一直保留著嫩綠,這片葉子燃起了瓊絲的求生慾望,陪她渡過冬天,身體漸漸康復。但她卻聽說貝曼先生死了,蘇告訴她,雪夜前一晩,貝曼畫一片葉子在牆上,自己卻得了肺炎,病重不治身亡。最後一葉引領瓊絲走過生命低潮,重新燃起她的盼望,牆上的那片樹葉成了永恆的象徵。
基督徒的重生按第三節(v.3)是指人成為基督徒時,上帝的靈在人心內進行的更新工作。基督徒白白地領受罪得赦免的恩典之後,有如在基督堶镼X生的嬰孩,他們的屬靈生命還需要在基督堣斷成長,直到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這種重生以信、望、愛為生命的標記,是終身不斷的追求與反省。我們常聽人說:「信什麼宗教都一樣,都是勸人為善。」這是因為一般宗教的訴求:好行為、社會上的互愛互助,都是防範更醜惡的罪惡發生的力量。希臘異教徒作家沙孚克理(Sophocles)認為世界是一個逐漸老化,衰殘及朽壞的地方,在這境況中可能享受快樂,卻是導往虛無及無邊的黑暗。反之,基督徒因為主的復活,對未來卻充滿盼望。奧古斯丁認為這種恩典是在人有了信心之後才臨到的,它能使人成為上帝愛的媒介,是愛人和服事人的動力。換言之,教會之所以成為宗教群體,乃是藉著聖靈、因著基督,而有分於上帝的生命。
彼得當時的基督徒,為了信仰他們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信仰成為被迫害的原因。在這種情況之下,彼得提醒他們:苦難與神的慈愛好像是矛盾的存在,然而在苦難的盡頭有上帝永琲漸糽R同在。當世界墮落到一極限的時候,基督拯救的大能必要彰顯出來。這是彼得的終末思想,也是每個基督徒的期盼。彼得認為受苦是試煉的過程,嚴厲的試煉當然是很痛苦,但是它卻能成為我們的祝福。例如:北加州著名的紅木國家公園(Red Wood National Park),到處可見巨大的紅木群,樹齡平均在500-700年,千年以上的也有3%左右, 樹高可達100公尺(約三十層樓高)。紅木的樹皮厚達12吋,富含單寧酸 (tannin),是紅木天然盔甲,虫患、火燒都難傷害它。即使因暴風雨倒塌的大樹,數百年也不分解腐化。最令人驚嘆的是紅木還會自己療傷,高聳入雲的紅木群經常會遭來電擊而燃燒,然而在火燒過後,傷口的形成層會加倍成長,直到疤痕縫合。我們基督徒的試煉也是一樣,苦難是恩典的開始,能熬煉我們的信心,並適時敲醒我們沉睡的心靈,除去雜質,使我們生命彰顯上帝的榮美 (v.7)。這次台灣的選舉也是一樣,雖然不是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我相信凡事都有主美好的意思,因此我們對台灣的前途仍然要充滿盼望與信心。我在Pittsburgh的一位朋友對於台灣的生命力大為折服,在2000年時,他說過,如果被國民黨選勝,台灣人的生命力也會繼續展現,KMT當選後仍然要接受民意監督,不敢隨意造次。盼望兄姊要繼續為台灣代禱守望,今日的挫折,有朝一日將成為台灣的祝福。試想以色列亡國兩千多年上帝還有辦法讓他們復國,何況台灣只是一次選舉的失敗。
基督徒的盼望是信仰的經歷,藉著勝過死亡的基督復活,激勵我們不畏困境,勇往直前。重生的人不是永不犯罪;而是每逢跌倒時,有上帝賜下能力與恩典,堅固我們度過試探再次站立,讓新生命得以開始。至於如何在失敗之後再度站起來,成為一個勝過問題的基督徒呢?聖詩91「聖子耶穌從天降臨」詞曲作者鄭溪泮牧師,老年因白內障手術,未成功導致失明,被教會解聘。他並不因此失志,反而繼續作詞作曲,積極研究盲人點字,編製盲人用的聖經及聖詩,1950年更克服全盲的不便,前往水底寮教會牧會,成為全台第一位專任的盲人牧師。臨終時他遺願:希望子孫代代都有人獻身傳道當牧師。鄭溪泮牧師的一生見證了,基督徒在上帝的應許中無論是今生或來世都充滿活活的盼望。
當代德國神學家莫特曼(Juergen Moltmann, 1926- )原本志在科學,受到納粹愛國情操所鼓動,16歲時加入希特勒青年團。18歲被派上前線,在部隊中經歷數次的死裡逃生,眼見戰友被炸死,他在爭扎與矛盾中生平第一次向上帝發出吶喊。19歲因德國戰敗,成為戰俘。在戰俘營看見奧斯維辛(Auschwitz)集中營,德軍屠殺猶太人的慘狀,粉碎了對祖國的形象。他在獄中勤讀聖經,詩篇中的哀歌成為他訴說苦境的安慰,從中領悟到「盼望」的意義。莫特曼出獄後,為尋求真理改念神學,26歳獲得神學博士。後來在波昂大學(Bonn)、杜賓根大學(Tuebingen)任教。1964年莫特曼以其《盼望神學》(Theology of Hope)而廣為人知。此書是二次大戰後最具影響力的一本神學書籍,他說復活是神應許給世界的希望,耶穌藉著十架上的死亡認同今世一切反面的力量,同樣地,祂的復活在每一方面都與十字架相對立,也成了整個世界要被改變的應許,此應許既關乎神要更新整個受造界,也為我們現在投身改造世界的行動提供動機。莫特曼要教會正視自己的社會和今世的責任,並促使「希望」變成人類的具體責任。
甚麼是活活的盼望?當重生開啟了我們與天父之間的交通(Fellowship)時,我們不但有免於懼怕的自由,同時也展開仰望有「活活的盼望 」的新生活,就是能堅固我們從各種苦難中再度興奮起來,是活活的,可以真實地去感受得到的盼望。一如莫特曼的《盼望神學》所言,基督的復活與再來不僅會帶給我們生命的動力與喜樂,透過宣教,將來將擴展成為全人類的希望。列位兄姊,您願意追隨基督,試試這種有意義的生活嗎?願我們都 能成為一個得勝者,為上帝更新整個受造界盡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