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聖經研讀


馬太福音  導論

馬太福音第1章

馬太福音第2章

馬太福音第3章

馬太福音第4章

山上寶訓 1

山上寶訓 2

山上寶訓 3

山上寶訓 4

山上寶訓 5

山上寶訓 6
山上寶訓 7

山上寶訓 8

山上寶訓 9

馬太福音第 8 章

馬太福音第 9 章

馬太福音第10章

馬太福音第11章

馬太福音第12章

馬太福音第13章

馬太福音第14章

馬太福音第15章

馬太福音第16章

馬太福音第17章

馬太福音第18章

馬太福音第19章

馬太福音第20章

馬太福音 21章 I

馬太福音 21章II

馬太福音 22章 I

馬太福音 22章II

馬太福音 23章 I

馬太福音 23章II

馬太福音 24章 I

馬太福音 24章II

馬太福音25章

馬太福音 26章 I

馬太福音 26章II

馬太福音 27章 I

馬太福音27章 II

馬太福音第28章

馬太福音第22章 


 2-16-2007       

前言

從 21:23 起,耶穌一直進攻,祂連續講了三個比喻(兩個兒子的比喻、壞佃戶的比喻 、喜宴的比喻)都是針對權柄的問題。第一個比喻,說明誰才是真正順服權柄的人,第二個比喻表明上帝的權柄不容挑戰及竊奪。第三個比喻,耶穌把祂自己比喻成國王兒子的婚宴,邀請當時的猶太教信徒來赴宴。祂說:「我的宴席已經擺好了,公牛和肥畜都宰了,一切俱備,請你們來赴宴。」換句話說,現在就是拯救的日子,是受邀請入宴蒙悅納的日子。然而猶太人因上帝的揀選反而自以為義,忘記了作上帝選民的責任,他們不相信耶穌是彌賽亞,他們不但拒絕耶穌的邀請,甚至把上帝差派的先知們一個個殺害。耶穌警告猶太人說:凡是拒絕赴宴的猶太人,或者是後來追隨基督得以赴宴卻輕慢不知穿禮服藐視救恩的人。神的國必從你們奪去,賜給那能結果子的百姓。(太:21:43)

喜宴的比喻 vv.1-14 ( 路 14:15-24 、多馬福音64[1]

耶穌婚宴比喻指出,上帝的恩典只有願意接受者才能得到。婚宴比喻路加福音比較,有解經家如:奧古斯丁和加爾文認為這兩段類似但強調的信息不同 (ICC, Matthew 19-28, p. 194)。它們都強調猶太人是選民,上帝已安排好邀請他們赴宴,享受為他們預備好的救恩。可惜他們藉口推辭,藐視耶穌的邀約,以致救恩臨到不配得的外邦人,就是那些貧窮、殘廢、瞎眼的。馬太特別以禮服象徵順服、敬畏上帝的心,那些不配得的人一旦成為天國的子民,就要進入教會以謙卑順服的心事奉上帝,否則和藐視耶穌的猶太人沒有兩樣。他們的結局是:被丟到外邊哀哭切齒。

                    結構:ICC, Matthew, 19-28, p. 193 

 經文

行動

經文

行動

2-3a

王邀請

 8-9  

邀請

3b

拒絕 

 10  

接受

 4 

王再邀請 

11-12b

進入和問話 

5-6  

拒絕又暴力

12c 

沉默

7

懲罰

13b

懲罰

        

vv. 1 宴席:原文是複數,因為一個婚宴常常長達數日(1:3-4)。後文(81112節)中用單數的形式,意義相當。猶太和羅馬上流社會請人赴宴兩個步驟:主人先發出邀請,然後到時再派僕人通知客人赴宴。耶路撒冷上層社會中有人非兩次邀不赴宴來誇口。客人答應要來赴宴,最後的時刻若不出席,是非常不禮貌,甚至可說是對主人的侮辱(撒下104、次經Judith 17ff),阿拉伯部落間這樣等於宣戰(馮蔭坤/擘開生命之餅)。

猶太人將彌賽亞或上帝國的歡樂(256-8、路1328-29)比喻為宴席,又將上帝比喻為王。

現代人為世事忙碌只關心他自己的發展,而忘了永恆的事;看得見的東西佔據得太多,忘記了那看不見的、聽不見的世界的召喚,以致不能夠接受基督的邀請。

vv. 7-8這是馬太特有的資料;國王派兵去對付惡客。因他們殺使者,國王無法心平氣和。惡客若不處理,背叛緊接而來。比喻說明惡客已有背叛國王的意思。

v.7 燒他們的城:七十年耶路撒冷被毀 (現代中文譯本新約聖經研讀本, p. 45)。戰爭前有位敬虔人得到神聖的啟示,帶領耶路撒冷全教會大舉遷離,越過約旦河,遷到一個名為Pella的城堙C於是基督徒離開耶路撒冷來到這堙A好像聖潔的人全然棄絕了京城以及猶太全地。神聖的審判最終臨及猶太人,報復他們逼迫基督與使徒的罪行,將這行惡的一代從地上徹底拔除(Eusebius, CH 3-5-3)

禮服:是在特殊場合穿的清潔服裝(白色)。穿骯髒服裝是侮辱主人。

禮服指赴宴的人理應穿著的衣服,應該指成為基督徒應活出基督的生活樣式。救恩雖然是免費的,但卻不是毫無標準的。

v. 9台北每年有一次創世基金會舉辦的流浪漢除夕宴。

v. 10多納徒派 (Donatism) 303年教會受大逼迫,有基督徒妥協,把聖經交給逼迫者焚燒;逼迫後,教會再接納他們,讓堅守主道、不妥協的多納徒主義者很不滿意。多納徒主義者認為,教會是由聖徒組成的,必須保守她聖潔的身分,由叛道者施行的聖禮是無效的。奧古斯丁反對多納徒主義理由在此。陳進興在監獄悔改相信耶穌,接受更生團契的洗禮。很多基督徒不諒解大罵更生團契。從上帝的眼光來看,每一個人都是有罪的,所以不要以為只有自己才有資格當耶穌的門徒。

vv.11-14 可能是另一個比喻,強調人對上帝國的來臨和最後審判應有的準備。選上的人少:不穿禮服的人,都是被召而沒有被選上的。馬丁路德認為這是可怕的福音(terrible Gospel)他不喜歡講述這段經文,他不了解為何自己請來的客人再把他驅除(Luz, Matthew 21-28, p. 59,引 Luther Works, 1531 Sermon, 2-719)。其實外表禮服,表達內在的尊重,若你被邀請來信主,而你也決定相信了,信心與行為應是一體兩面,不可分開。

v. 13他要哀哭,咬牙切齒:太 8122530、路 1328Cf. 1341-4249-50

v. 14 國王的交代是把碰到的人統統請來赴宴。主人是國王,不是僕人。僕人只有遵命令行事 (713-14)

納稅給凱撒的問題vv.15-22 (1213-17、路2120-24、多馬福音100[2])

那些宗教領袖們聽完耶穌的回應後,不但沒有警戒心,反而想從耶穌的話語中找出陷害他的方法。耶穌既然看重屬天的權柄,對於羅馬的法律判必然不會尊重,如此就可以找到控訴的理由。沒想到耶穌竟然回答:「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使他們啞口無言。耶穌的回答,一方面肯定國家權力的正當性,也肯定我們應該納稅給國家。一方面暗示國家的權力不可無限擴張,屬上帝的事物是國家不應該僭越的(羅131-7)。因此我們要敬畏上帝,尊敬君王(彼前二17)。

結構(ICCMatthew 19-28,  p. 210

vv.  15-16   馬太評論

v.   17         惡意詢問

v.   18         耶穌責備

v.   19a       耶穌回問

v.   19b       惡意者回答

v.   20         耶穌詢問

v.   21a       惡意者回答

v.   21b       耶穌宣布正確答案

v.   22         馬太評論

v. 16 希律黨:擁護希律家族統治巴勒斯坦(公元前37年至66年)的政黨。希律安提帕特被羅馬任命猶太地王,他不是純猶太人,得不到猶太人和法利賽人支持。成員大部分為撒都該人。希律黨的信仰與撒都該人接近,政治立場則與支持猶太人獨立的法利賽派不同,為對付耶穌卻攜手合作。根據Josephus Ant. 15- 371)他們可能是愛色尼人(Essenes)。

門徒:法利賽人的學生,當時耶路撒冷有兩間法利賽學院:自由的Hillel和保守的Shammai

v. 17 納稅:羅馬政府徵收三種稅:地稅,人須向政府納出產十分之一的穀物及五分之一的油與酒。這筆稅一部分付實物,一部分付相等金錢。收入稅是各人收入的百分之一。人頭稅:14-65歲的男子,12-65歲的女子,必須付人頭稅。金額是一個第那流,這就是耶穌所說的上稅的錢,比當時一個勞工一日的工價多一點(1821-35)。在此所問的稅是人頭稅(Barclay, v.2, p. 272)

「銀錢」:重3.8公克,西元前268年起使用到AD 200年左右。一面印著羅馬皇帝「提庇留」的像,一面寫著「凱撒提庇留,奧古斯都,奧古斯都神之子現代中文譯本新約聖經研讀本, p. 46)」。這種納稅用的錢既不符合猶太人信仰,法利賽人隨身攜帶,可以找出來給耶穌。

復活的問題 vv. 23-33 (1218-27、路2027-40)

撒督該人不相信復活,他們以復活的問題問耶穌,是想責難祂,同時利用耶穌攻擊法利賽人。

v.23 同一天是馬太福音書的用法,是繼續2123記載耶穌在聖殿教導的事件。馬可和路加並沒有記時間,馬可的資料比路加更明確,在1120說到事件發生在耶穌潔淨聖殿後隔天發生的(盧俊義,v.2, p. 566)

撒都該人:猶太學者認為創始人是所羅門時擔任大祭司的撒督 (Zadok),撒督的大祭司一職由家人世襲(撒下817、王上235、結 4046)。撒都該人接受異族文化,他們接受希臘觀念;樂於結交高官。撒都該人的數目並不多,卻是富有的貴族(Josephus Ant. 13-298)與統治階段。在信仰上是傳統派。他們不肯接受口傳或文士的律法,摩西五經是他們惟一接受的聖經 (Torah),亦不相信天使(238,五經有許多天使的描述)、靈魂、肉體復活(41-2)。理由是他們無法由五經找到證據兩約期間的大祭司多半是撒都該人,主控聖殿的事務,被稱為「聖殿黨」。後來聖殿被毀隨之瓦解。撒都該人為效忠政權解釋五經以政權利益為出發點。為保住社會地位屈從羅馬。撒都該人對宗教的熱忱在以色列人心中較法利賽人遜色(Ant. 18-17)

v. 24猶太人的風俗利未拉特婚姻(Levirate Marriage)。按申255-10如果一個男人死後無子,他的兄弟就有責任娶這個寡婦為其兄弟生子;這孩子律法上算為死者的孩子。如果這個人不肯娶寡嫂為妻,他們必須一同到長老面前,女子要脫下男人的鞋,吐唾沫在他的臉上並且咒詛他,從此這個拒絕的羞辱將永遠與他共存(Barclay, v.2, p. 276-277)

v. 30 復活超越人的想法和現世的制度。以屬世來思想屬天的事情,以有時間限制來思想永恆。

v. 31耶穌引經說明復活 (賽25:8、26:19、結37、但12:2)。

v. 32 參出3:1-6、3:14、3:15。上帝是基督徒的上帝也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上帝不能成為死人或朽壞屍體的上帝,表示上帝在人生命中的作為,比人死之後的事更為重要,同時說明人死後確有生命,所以無論是亞伯拉罕、以撒或雅各必定都是死後又復活的人,這種生命不能按世事來想像。

What are the parables’ messages?

Does Old Testament mention eternal life?


[1] 多馬福音 64:耶穌說︰“某人有許多客人。他把晚宴準備好了,就打發僕人去請客人前來。僕人到了第一個那裡,對他說︰‘我的主人請你光臨’。那人說︰‘有些商人欠我錢,他們今晚會到我這裡來,我要去給他們一些指示,恕我不能出席晚宴了。’僕人就到另一個那裡,對他說︰‘我的主人請你光臨’。那人說︰‘我買了一所房子,它準要花上我一整天,我不會有空了’。僕人就到了第三個人那裡,對他說︰‘我的主人請你光臨’。那人說︰‘我的朋友將要結婚,我正要前往籌備婚宴,恕我不能出席晚宴了’。僕人又到了第四個人那裡,對他說︰‘我的主人請你光臨’。那人說︰‘我剛買了一個農莊,正要前往收租,恕我不能出席了’。僕人就回去,對主人說︰‘你邀請參加宴會的人全都為自己請辭了’。主人就對僕人說︰‘出去到街上,遇見誰就帶誰來赴席﹗’只知道做買賣的,不能進入我父的地方”。

[2] 多馬福音100:他們拿一塊金幣給耶穌看,對他說︰“愷撒的代表要求我們納稅”。他對他們說︰“愷撒的物當歸愷撒,上帝的物當歸上帝,我的物當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