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的路 4-4-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經文:哥林多前書 5:6-8

RR23 (PS118), SS 111, 125, 506


6 你們自誇是不對的!你們知道有句話說:「一點點酵母可以使全團的麵發起來。」 7 要把罪的舊酵除掉,你們才能完全潔淨。這樣,你們就像沒有酵母的新麵團;其實,你們本應該是沒有酵的。我們逾越節的筵席已經預備好了,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作為犧牲獻上了。 8 所以,我們守這節,不要用舊酵,就是含有邪惡的酵,卻要用無酵餅,就是含有純潔和真理的餅。


我在台神服務期間,和牧師娘在2003年一月底,有機會去曼谷參加亞洲神學圖書館會議(Forum of Asian Theological Librarians, 簡稱ForATL)。會後,我們多留幾天在泰國遊覽,由於我是火車迷,所以我們就參加搭乘第二次大戰由聯軍的戰俘所建造的鐵路,從曼谷到泰緬邊境的桂河大橋火車之旅。這條鐵路由於地形險惡,工程人員原預計需費時五六年才能建成。日軍為了盡速完工,調動了6萬多名戰俘和20多萬名勞工,在18個月內建成這條鐵路,但是也導致十多萬人死亡。這條鐵路因而被稱為“死亡鐵路”。

第二次世界大戰許多英軍戰俘被日軍監禁在集中營堙A每日被迫在叢林中修築橫跨桂河的鐵橋和鐵路。由於那裡整年都是炎熱的天氣,所以我們參加的旅行團導遊說,泰國的天氣只有兩種:熱和很熱。戰俘在炎熱潮濕,又充滿瘴氣之地,整天不停地工作,因此爭吵、打鬥,許多人性的黑暗面在那人間煉獄的地方,赤裸裸地呈現出來。

有一天,一把圓鍬不見了,負責的日本軍官非常生氣,斷定有人偷了,為了防範有類似情形再發生,日軍命令戰俘排成一列,要他們交出偷竊的人,否則就把他們全部殺死。戰俘們都恐懼慌張,面面相覷。突然,有個人站了出來,軍官為了殺一儆百,拼命的打他,就這樣活活的把他打死。事後不久,他們再次清點工具,這次竟然圓鍬一支也沒有少,顯然是上次清點錯誤!這事件對戰俘們心靈產生極大震撼,他們因為這位無辜的人為挽救眾人而犧牲生命深受感動,漸漸地他們不再吵架、仇視、爭鬥,甚至開始彼此幫助,互相照顧。

當聯軍勝利的消息傳來後,那些劫後餘生的生還者齊列在迫害他們的日軍面前,但沒有人走去攻擊他們,取而代之的是戰俘們一致的心聲:「不要怨恨,不再殺戮,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寬恕。」

今天是復活節,保羅在經文中把耶穌比喻成最後逾越節的羊羔。猶太人的逾越節原本分為逾越節和除酵節 (利未記 23:6-8),後來的猶太人將兩個節期合而為一。逾越節是記念在出埃及的前一夜,天使擊殺埃及各地所有的長子和頭胎的牲畜,卻越過以色列人有塗羊羔的血的房屋,拯救了以色列各家。逾越節前夕,家中所有的酵和有酵之物都要取出來燒掉 (出埃及記 12:19)。這代表離開寄居埃及的罪惡生活。除酵節是記念他們的祖先當時匆忙離開埃及時,甚至沒時間讓麵酵發起來。因此猶太人在每年猶太曆正月 (西曆3月至4月期間),要挑選一隻無瑕疵的羊羔,這就是逾越節的羊羔。福音書記載耶穌在逾越節被帶到巡撫彼拉多前受審,卻查不出罪來,成就了無瑕疵羊羔的要求。逾越節那天,耶穌被釘十架 (約翰福音 19:14)。約下午三時耶穌說:「父啊,我將我靈魂交在你手裡。」就斷了氣,這時正是宰殺逾越節羊羔的時間。

保羅以耶穌基督作為獻祭的羔羊,說明一個信耶穌基督的人,就像一個已經把逾越節前應該準備的食物,都除過「酵」了,因為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犧牲,就如同為所有基督徒除酵一樣,不再有腐壞的酵在生命裡面,而是成為純潔的生命。就好像那位無辜的戰俘,犧牲生命淨化了其他戰俘的生命,並灑下了愛與和平的種子。而這些戰俘化敵為友,用寬容化解了對日軍的仇恨,他們以赦免來回應可怕的罪行,並展示其治癒的力量。

保羅又引猶太人的俗語:「一點點酵母可以使全團的麵發起來(林前5:6、加5:9)」,來警告我們別小看微不足道的小事,它會影響整體的。我很喜歡托爾斯泰 (Leo Tolstoy 1828~1910) 的小說和為人,他原本是富農家之子,為了要實踐耶穌基督山上寶訓的他把所有的財產全部給窮人,八十二歲時凍死在小火車站。他的短篇小說很多都是以聖經為背景。他曾用馬太 18:21- 35為基礎,寫了一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短篇小說。故事發生於小村莊的兩農家,這兩家在他們父執輩當家時,兩家交好,但是到了這一代逐漸發生摩擦,伊凡(Ivan)行動不便的老父一直勸他要忍讓。有一天 Ivan家人到隔壁找一隻失落的母雞,卻遭到隔壁惡言相向,Ivan家人不甘示弱,還嘴對罵,此後你來我往衝突不斷。當摩擦發生時,Ivan老父一直要求兒子退一步和鄰居和好,Ivan不但聽不下父親的勸告,反而愈演愈烈,有天晚上Ivan剛好走到外面,發現屋簷下燒著小火,同時有一個人從屋簷下跑過去,Ivan認出是鄰人就追去。他在追逐時火燒到屋頂,把兩家宅邸都燒光了。Ivan的老父雖然被救了出來,卻奄奄一息,臨終時他再度要求兒子要原諒鄰居,兒子最後終於醒悟,卻已付出極高的代價。

教會的生活也是應該如此,在教會裡應該是個沒有「酵」的「麵團」的有機體。可惜羅馬天主教發展到中世紀以後,已經像發酵的麵糰一般相當腐敗,因此才有十六世紀初期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1483-1546) 和加爾文 (John Calvin, 1509-1564) 等人宗教改革運動。加爾文在日內瓦創辦長老教會時,要求長老必須負起監督信徒社會生活的責任,他說:「世界就是我們的修道院」,因此只要信徒中有人在生活上違背聖經的教導,教會有責任要指正與處置,否則這罪就像麵酵一樣,會擴散、會傳染。但是他強悍的作風引起信徒們相當大的反彈,譏他為「日內瓦暴君」。不久,他被日內瓦教會驅逐出境。他到Strasbourg服事,三年之後,他被邀請回日內瓦。因為日內瓦當局發現整個城市犯罪及淫穢的事愈來愈猖獗,且教會人數日少,日內瓦教會信徒很後悔把加爾文趕出去,便想盡辦法託人去邀請加爾文回來,但加爾文都沒感動,不願回去,他說:「我寧願忍受千刀萬刮,也不願去背那個十字架」。但最後,他仍將自己擺在上帝的祭壇上,以順服與「被釘十架」的心情回去日內瓦。沒想到,他卻受到市民熱烈的歡迎與擁戴。

日內瓦教會從此成為長老教會向外發展的發源地,後來英國女皇血腥瑪莉 (Queen Mary, 在位1553-1558) 迫害新教徒,諾克斯 (John Knox, 1510-1572) 逃亡至日內瓦,他把這種精神帶回到蘇格蘭,加爾文在日內瓦的改革影響到蘇格蘭的教會,而使蘇格蘭的教會成為長老宗。十六世紀後期英國清教徒 (Puritan) 生活的典範,十七世紀德國的敬虔派  (Pietism) 主要的運動者和十八世紀衛斯理的循道主義 (Methodism) 都受他們的影響。

基督徒的生活要保持潔淨和追求真理的心。保羅說:「要把罪的舊酵除掉,你們才能完全潔淨 (v. 7) 」意思是:雖然耶穌基督已經替我們贖罪,但是要獲得真正的救贖,必須用更新過的生命去接受神的救恩;也就是去除舊的酵,除掉惡習,將耶穌基督復活的信息融入我們的生活中,而祂也會為我們指出一條路,讓我們知道如何才能逃脫心中的牢獄。希望我們在復活節再次省察,是否願意再一次把心中的酵母除去,使基督的愛潔淨我們,我們才能天天經歷復活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