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祝福滿滿 08-22-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經文:哥林多前書 9:7-14

RR 24, SS 69, 315A, 513


7 有誰當兵而自備糧餉呢?有誰栽種葡萄而不吃自己園堨X產的葡萄呢?有誰牧養羊群而不喝自己羊群的奶呢?8 我所說的不必只限於日常的例子,法律不也這樣說嗎?9 摩西的法律規定:「牛在場上踹榖的時候,不可籠住牠的嘴。」上帝所關心的難道是牛嗎?10 他說這話不就是為著我們說的嗎?當然這是為我們寫的!因為耕種的跟收割的出去工作,都盼望分到他們所應得的榖物。11 我們在你們當中撒了屬靈的種子,就算是從你們得到物質上的供給,這算過份嗎?12 如果別人有權利這樣期待你們,我們不是更有這樣的權利嗎?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利用過這種權利,反而忍受一切,免得基督的福音受到阻礙。13 你們當然知道,在聖殿堥捔儐漱H從聖殿得到食物;在祭壇邊侍候的人也分到壇上的祭物。14 同樣,主也這樣吩咐:凡從事傳福音的人都應該倚靠傳福音維持生活。


今天是我在大波士頓長老教會最後一天的服事,我深深感謝過去半年受各位兄姊的愛疼。我也發現在半年教會各方面有很大進展,這都是大家努力的結果,希望大家繼續努力來建立上帝的家在波士頓地區。上上禮拜五因為搬家的關係,我不能帶領祈禱會,而參加的人數有十人,如果有一天祈禱會能有教會一半的人參加時,我們教會復興指日可待。上禮拜樂齡團契在文欽兄、秀美姊之府上舉行時,我們有將近一半的人計二十四人參加。基督徒的成長因素很多,願意參與服事和參加團契是其中重要因素。希望我們離開之後,各位繼續努力很快能找到一位適合我們教會的牧師來帶領我們,願耶和華祝福滿滿在我們教會。

家父在他的講道集《受恩蒙福的一生》中敘述他在牧會生活中體會到上帝滿滿的恩典及賜福。他在虎尾教會牧會10多年,是以戰戰兢兢的心情去面對牧會事工,每周至少負擔上午及晚上二場禮拜及週間的家庭禮拜,共三次的講道,另外每月有一次的青少年主日講道以及主日學禮拜的講道,青少年30多名,主日學百名左右,工作量相當大,因此關懷事工幾乎都由先母負責,教會雇用姊妹幫忙煮飯、洗衣、清掃,讓先母專心於教會的事奉,而先母的探訪是騎腳踏車或走路,她勤於探訪弱勢的會友,可用「走到腳底長繭」來形容,令會友十分感動。當時虎尾教會的謝禮,除了按照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的標準多出 0.6倍之外,總會規定教會給牧師的謝禮是14個月,但虎尾教會給15個月。包括每年一個月的退職基金,由教會會計負擔保管生息,到1974年時因倒風日盛,會計恐怕牧師基金發生意外,因此決定由牧師自己保管,翌年我大哥出來創業,需要資金,他就將全部7萬元交給大哥投資。沒想到十多年後,公司股票上市,從此我們家的經濟完全改觀,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因此父親常以感恩的心面對上主所託付的牧會事工,以報答主恩。由於父母親一生執守信仰,身體力行將美好的信仰傳遞給子孫。果然每個子孫個個都與上帝同行,以信仰為生活的中心!

最近兩年來我有機會在美國各地巡迴傳道,發現北美台灣人教會總共有大約一百間,但是有牧者的教會竟然低於一半,換句話說在這一百間台美教會中,只有四十幾間教會有專任牧師。由於台灣人教會極易分裂,致使有半數的教會會友人數低於40人,這些弱小教會實在請不起專任牧師。也有些教會雖然財力夠,因為曾經受到傷害,而不願貿然聘牧。有的教會認為專任牧師的謝禮太高,若能請人來講道,不但教會省錢,會友也沒有奉獻的壓力。他們把教會牧養的源頭 ---講壇,交給不同的外來講員;至於牧會關懷、教會事工計畫及靈命培育就馬馬虎虎算了,教會成了典型的俱樂部。有的教會乾脆請退休牧師來幫忙,或找短期牧師Part time做全時間的工作。退休牧者經驗豐富,熟捻教會人際關係;但缺乏開拓的衝勁。而短期牧師是過客心態,剛要熟悉教會生態,就要離開,當然無法符合教會的需要。令人憂心的是當教會長期沒有牧者領導,接任的牧者就面對很多困難,如果無法合作,牧者離開,教會更以健康增長。

今天的經文當中保羅引用猶太人的律法。在中東地區當穀類收成後,他們沒有打穀機,因此他們把禾放在地上,讓牛在上面採,或把牛綁在一根柱子,讓他們繞著柱子來踩,這樣能把穀類從和分開。當牛正在踹穀的時候,農夫不可用口罩籠住牠的嘴巴。如此牠一邊踩穀,一邊可吃穀。這是猶太人的律法記載在申命記25:4。主耶穌也說:工人獲得工資是合理的 (路加10:7)。保羅的意思是要善待上帝的僕人,這不只是律法書的規定,當時社會的習俗也是如此。現代台灣國民黨政府善待軍、工、教之道理也是一樣,因為這些人都是為國民黨效忠之人。同樣的,如果社會上都能如此做,教會豈能不善待上帝的奴僕?

常常有會友會懷念過去的老牧師,認為他們有使命感、吃苦耐勞、不計較謝禮,確實是如此,那時台灣的物質生活較貧乏,牧師是教會受教育較高的知識份子,因此大家沒有能力給牧師較好的待遇,都覺得是虧欠主僕,所以特別敬重牧師。然而時代進步,教會的信徒當中碩士、博士比比皆是,所以若給牧師較高的待遇,或牧師因為生活或子女教育覺得入不敷出時,信徒就覺得牧師只是斤斤計較謝禮而失去使命感。早期台灣來美國的牧師,有的開洗衣店、有的在超市海鮮部門打工,一面開拓教會。有的牧師娘上班,供應牧師開拓教會的需要。有位牧師娘曾經分享開拓教會的經驗,她說為了替教會節省開銷,租的房子到處是蟑螂,常常打蟑螂打到手軟而毫無怨言。而現在的年輕牧師難道只把牧師當職業,失去使命感了嗎?我想是時代不一樣了,過去的社會普遍貧窮,人們對物質要求不多,心靈也就相對輕盈,信仰成了生活的支柱,人與人之間互動頻繁而親密。而現代社會普遍富裕,卻也必須承受快節奏與高密度的生活壓力。今年8月7日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有一篇專欄《脫韁的會友》(Congregations Gone Wild) 談到牧師的心理壓力和過勞,已經是教會界普遍的現象。牧師成了福音業務員,其業績就是所牧養教會信徒人數的多寡。

我想做為現代的牧者,他已經以實際的行動告白他的信仰,獻身為了上帝去服事教會,也服事眾信徒。這決不是只為了領取那一份微薄的薪水而已。而教會也必須反省是不是給牧師的壓力太大、還是謝禮遠遠落在生活指數之後,使得傳教者不能專心,終日為了孩子得不到應有的照顧而難過。雖然牧師不是為金錢而工作,但使他的心掛慮經濟生活也不能好好的牧會。教會要得祝福,須要有信仰地敬愛牧師,牧師也應該愛惜尊重信徒,重視彼此的關係。牧師要盡忠職守,完成上帝交託的使命,信徒也要盡責任與牧師配合,才能使教會得到發展,所以長執須很明確的表明其態度。我阿姨在台灣弱小鄉下教會聚會,卻堅持聘牧。之後,雖然每位信徒的負擔很重,但是由於她們多種的多收,上帝施恩賜福於她們的教會,後來教會果然不斷地增長。

我們北美台灣基督徒都鼓勵子弟讀醫科、律師、商科或工程,因為畢業後不用掛慮生活。我們卻不願意把子弟獻身做傳教者。更甚者有些父母甚至因為子女願意獻身,而居然和子女斷絕關係。這當然和牧者所承受的壓力與待遇有關係,因為父母不想讓自己小孩將來生活發生問題。我的女兒告訴我,她有兩次在做生涯抉擇時,她的牧師與指導教授要她不能太理想化,收入也是很現實的考量,當時她沒說什麼。私下她與我們分享時,她說:「在我們的家,我不曾聽到阿公、爸爸、或媽媽要我從事何種行業比較有前途或待遇比較好,你們都只是盡心盡意做上帝的工,討上帝喜歡,結果耶和華祝福滿滿。我相信我只要跟隨上帝的呼召去做,上帝的恩典一定夠我用。」如果我們想要讓北美台灣教會能永續發展,我們自己要以身作則,執守信仰,鼓勵優秀的第二代來獻身、接棒。

上禮拜樂齡團契時Amy Yu提議教會需要成立祈禱小組,為教會、為生病、為牧師代禱,這是很好的建議,我們每禮拜五晚上有查經祈禱會,希望每個人都來參加。因為牧師一個人所能作的有限,所以要去幫助補滿牧師的腳手所管不到的範圍,善用各自的恩賜,歡喜作主的同工。做上帝的奴僕是一種榮譽,然而賢如保羅,都要為自己的謝禮辯解,盼望北美的台灣教會和牧者能從此得到啟示,牧者要盡心事主疼會友;教會要對牧師有愛心、對上帝有信心,彼此相扶持,如此耶和華必然祝福滿滿在我們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