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生命 06-13-10

長島臺灣教會

經文:加拉太 2:15-21

RR 9, SS 55, 368, 508


15 不錯,我們這些人生下來就是猶太人,不是外邦罪人。16 然而,我們知道,一個人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是藉著信耶穌基督,而不是靠遵行摩西的法律。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為要因信基督而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不是靠遵行法律。因為沒有人能夠靠遵行法律而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17 這樣,如果我們這些尋求因信基督得以跟上帝有合宜關係的人還跟外邦人一樣,都是罪人,這不等於說基督在支持罪嗎?絕對不是!18 因為,如果我重新建造自己所拆毀的,就是證明我破壞法律。19 就法律來說,我已經死了,是被法律處死的,為要使我能為上帝而活。我已經跟基督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20 這樣,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自己,而是基督在我生命堿△菕C我現在活著,是藉著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愛我,為我捨命。21 我不拒絕上帝的恩典。如果人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是藉著法律,那麼,基督不是白死了嗎?


「冰點」是日本女作家「三浦綾子」的成名作,裡面有一段真人其事,1954年9月,往來北海道函館 (Hakodate) 與青森 (Aomori)之間的渡輪於海峽遇到颱風而沉沒。據當年船難紀錄,同船有兩位美籍傳教士霍恩李柏與史頓看到陌生旅客救生衣故障,逃生無望而哭泣,便將自己的救生衣讓給對方。1979年三浦綾子接到李柏之女,琳達拜訪的請求,才知道知李柏當年,家有妻子及三名子女。琳達現在已經27歲,因獲悉父親的事蹟被寫入冰點而赴旭川 (Asahikawa)拜訪三浦綾子。三浦綾子表示在看到琳達之前,從不曾想過失去父親的家人是如何過日子,而為此向琳達表示歉意。琳達說:她的成長環境相當艱困,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她無法諒解為什麼父親可以為了陌生人而遺棄她們,如今她是堅強的基督徒,當她能以上帝的眼光來看這件事的時候,她內心的創傷才得到醫治,她終於知道是基督的愛,使父親願意為陌生人付出生命的代價,如今對父親的犧牲感到驕傲。

今天我們所吟的聖詩368首「日斜西山願主祢與我住」是一位19世紀的英國鄉村牧師亨利萊特 (Henry Francis Lyte,1793-1847) 所寫,他九歲時失去了父母親,被一位熱心的校長牧師收容,並讓他在自己的學校媗狙恁C後來他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大學醫學學位,並曾三度獲得寫詩獎。在醫學與文學的前途抉擇下,他毅然選擇了神學,並志願到Brixham一個偏僻窮困的漁村牧養漁民,長達25年之久。工作之餘,他花很多時間編輯祈禱、聖詩集等,同時編寫航海歌,供漁民出海時使用。由於長期的勞累,清貧的生活和濕冷的天氣,使他的身體每況日下並染上了當時無藥可治的肺結核,學過醫的他自知將不久於人世,乃決定遵照醫生囑咐去義大利休養。啟程前一日,54歲的萊特拖著贏弱的身體勉強講完了最後一堂道,並提筆寫下了這首感人的偉大聖詩。兩個星期後,在赴義大利的途中不幸去世並安葬於法國南部的Nice。

這首詩歌是病魔纏擾他最厲害時的作品。他引用了路加福音,門徒在以馬忤斯與耶穌同行的事蹟。以「願主祢與我住!」這句禱詞貫穿整首詩歌,對沒有信仰的人,死亡是對生命最大的否定;然而萊特卻能從容自若地說:「無論死活願主與我徛起,若到臨終憂愁驚惶訝疑,如雲罩我求祢榮光出現,打散暗霧使我安然歸天。」這首詩歌詞句優雅,充滿基督徒對主的信賴,也表現出一種勇於面對死亡的氣度,激勵了許多人,包括喬治五世及甘地等,它曾出現在喬治六世以及伊利莎白二世的婚禮,也是英國足球杯總決賽時唱的歌曲!它非常有說服力地提醒每一個人:生命無常,不論喜樂或困苦,唯有耶穌與我住,才能安然無懼地完成人生的旅程。

五月我來貴會主理成人主日學時,談到馬丁路德推崇因信稱義的福音,而步入宗教改革之路,其很重要的因素之一乃是根據新約聖經的羅馬書和加拉太書。馬丁路德的註解書當中,他最喜歡的是加拉太書的註釋,他在目錄上批注:加拉太書是我的書信;我如同和它解了不解之緣,它是我的凱撒玲(Catherine von Bora路德太太凱蒂的暱稱),由於此書是總結因信稱義的真諦,又稱為宗教改革大憲章。

今天的經文保羅用外邦罪人來和猶太人對比。猶太人認為他們生來就是上帝的選民,有上帝的應許,又有上帝所賜的律法(羅9:4~5),而遵行摩西的法律是唯一得救的管道。外邦人就沒有這種福氣,所以一提到外邦人,後面就加上罪人,表示他們不遵行律法,是「外邦罪人」。但是這禮拜我在信望愛網站讀到一篇文章「人揀選猶太人的上帝,卻撇棄猶太人」,內容是強調基督徒要向猶太人宣教。因為第一批基督徒彼得、約翰、保羅、…這些使徒,全是猶太人!曾幾何時,基督徒猶太人的比例越來越低,低到我們都以為猶太人絕不會相信基督。甚至發生基督徒姑息希特勒去迫害猶太人的可恥事件。若由這個角度來看,猶太人豈不是變成了基督徒的外邦罪人嗎?

到底誰是義人?誰是罪人?誰能論斷? 奧古斯丁曾說,「如果能把古今中外所有聖徒都集在一起,問一問「你們是不是沒有罪」,相信這些聖徒都會跟約翰一書 1:8 的答案一樣,「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馬丁路德也說,人的罪性會使人即使盡最大的努力,仍是不斷犯罪,所以一個信徒終其一生都同時是義人也是罪人,他所得的義不是自己努力的結果,而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成就的義,藉著我們的信而與我們的罪發生「奇妙的交換」。加拉太3:10:「基督為我們成了咒詛,好叫我們得到亞伯拉罕的福氣。」哥林多前書1:30:「神又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我們因著信跟基督連結,上帝就把這完全屬於耶穌的美好,算在我們身上。

保羅在這裡也說:一個人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是藉著信耶穌基督,而不是靠遵行摩西的法律。(v. 16)。保羅作為一個受過嚴謹的法律訓練的猶太人,在大馬士革途中與主相遇的經歷,使他領悟到:沒有人能夠靠遵行法律而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因為過去的保羅窮其一生努力遵循律法卻仍時時處於不知是否能得神喜悅的恐懼中,如今他說:我的老我,已經跟基督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當我放下一切的驕傲和自尊,竟然得到基督在我生命堿△菄漸郎w和靈裡的真自由(v. 20)!

奧古斯丁歸主前是個放蕩不羈、縱情酒色的青年,後來悔改信主。有一次,他在路上遇見一位從前一同放蕩的女子,立即轉身而去。那女子希奇的呼喚他:『奧古斯丁,是我!』但奧古斯丁仍與她背道而走,直到走遠了,纔大聲回答:『是的,你還是你,但我已經不再是我了!』意思是說,他的老我已隨基督同釘十字架,不再是那女子素來所熟識的那個放蕩之人了。奧古斯丁成為新的奧古斯丁,因為他有耶穌基督在他裡面活著。所以『不再是我』,不是洗心革面,懊悔已往,而是堶悸漸糽R不一樣了;一個豐盛的生命加進來了。

耶穌曾應允我們:「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 我相信,當我們成為基督徒的時候,代表我們願意把過去的失敗、罪惡、所有使上帝不歡喜的事,跟耶穌一起被釘在十字架了,然後我們讓復活的耶穌,住在我們的生命裡,有了祂的同在,有了信心,我們就能安然面對各種境遇,為我們經歷的新生命做美好的見證。人的一生,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境遇,成為基督徒,就是期待自己的生命能有更新變化的時刻,聖經稱之為重頭生,也就是在人原有的生命之外,再接受一個豐盛的生命。這個新的生命是上帝自己,是永遠的生命。

我們每個人都是按著上帝的形象所塑造的,身為耶穌的學生,我們都渴望成為良善,好讓良善自然而然地從我們的心中散發出去。這種讓生命被塑造、學像基督的工作絕不輕鬆,我們需要不斷地學習如何在生活中愛主、愛我們的另一半、養育我們的孩子、愛朋友與鄰舍,甚至愛我們的敵人。我們努力向學,勇敢地面對各樣苦難,好好的工作、過團契生活、對邊緣人伸出援手,最後安然地回到上帝那堨h。這是一生的功課,是在基督的愛裡,得著的新生命。

願上帝祝福我們每個人都能得著這種滿有平安,又奇妙的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