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聖神裡的生活 5-23-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經文:使徒行傳 2:1-13

RR 22, SS 51, 161B, 508


1五旬節那一天,信徒都聚集在一個地方。2忽然有聲音從天上下來,彷彿一陣大風颳過的聲音,充滿了他們坐著的整個屋子。3他們又看見形狀像火燄的舌頭,散開,停落在每一個人身上。4他們都被聖靈充滿,照著聖靈所賜的才能開始說起別種語言來。5那時候,有從世界各國來的虔誠的猶太人住在耶路撒冷。6一聽見這響聲,一大群人就都聚集在一個地方。大家非常興奮,因為每一個人都聽見信徒用他本地的語言說話。7在驚訝詫異中,他們說:「你看,這樣說話的人不都是加利利人嗎?8為甚麼我們個個都聽見他們用我們自己的母語說話呢?9我們當中有帕提亞人、米底亞人、以攔人;還有從美索不達米亞、猶太、加帕多家、本都、亞細亞、10弗呂家、旁非利亞、埃及,和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亞一帶地方來的人,也有從羅馬來的,11包括猶太人和皈依猶太教的外邦人;此外有克里特人和阿拉伯人。我們竟然都聽見他們用我們本地的語言述說上帝偉大的作為!」12他們又驚奇又困惑,彼此你問我,我問你:「這是怎麼回事?」13有些人竟取笑信徒說:「這些人不過是喝醉罷了!」


1992年9月28日韓國五旬節教派發出世界末日來臨的信息,並且呼籲大家要預備心,迎接基督耶穌的來臨。9月29日當天,台灣的電視新聞並沒有甚麼消息報導出現,倒是在9月30日在台灣的中國時報報導一則消息:在漢城的五旬節教派總部,約有一個月的時間,信徒都聚集在教會裡,吃齋沐浴潔身準備迎接末日的來臨。有不少懷孕的婦女,因為怕耶穌來臨時,身體太重,連累自己升天的機會,於是紛紛去墮胎,有的甚至因為身懷六甲,只好開刀取出胎兒 (太24:19)。當晚,警方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派出上萬名警力將該教會層層包圍,並派消防車、救護車準備。該會約六千多信徒聚集在禮拜堂裡面吟詩頌讚、祈禱,直到深夜十二點,末日並沒有如期將臨,警方在十二點一過,隨即衝入教堂裡,將所有信徒強押出來,並在牧師館裡搜出大批有價證券,且美金現鈔超過一億元。

上禮拜我們提到當耶穌在受難之前最後晚餐時,曾經應允門徒說:我要祈求父親,他就賜給你們另一位慰助者(台語聖經:保惠師),永遠與你們同在。他就是真理的靈…(約14:16-17)。今天的經文接續耶穌的應允並實現耶穌的應允。上帝派遣慰助者到我們當中,陪伴我們走過耶穌「不在」的這段時間,並為我們在父神的面前代求;使我們縱然處在逆境中,仍能獲得平安。作為「真理的靈」,祂教導和引導信徒進入真理,也就是讓我們記起耶穌曾經教導過的話,幫助我們過聖潔和儆醒的生活,讓我們可以在各種工作和職分上事奉上帝,忠誠的盡力將福音傳遍全世界,因為「這天國的福音先要傳遍天下,向全人類作見證,然後歷史的終局才會臨到。」(太24:14)。因此終末論的重點不是從啟示錄去推斷末日時間表,也不是末日大災難,而是「萬物更新」,要和聖經中「創造」和「救贖」的主題做連結。

今天的經文我認為是使徒行傳最重要的記事。它不但應驗了耶穌的話,也是門徒第一次對外公開宣教,結果當天有三千人受聖神感動而受洗!自此教會進入聖神的時代,卻也引起二千年來爭論不休的聖神問題。保羅當時也有這樣的問題,但是他對靈恩採取保留的態度。他說:我感謝上帝,我講靈語比你們當中任何一個人都多。但是在教會的聚會中,我寧願說五句使人明白、能夠教導人的話,而不講千萬句靈語 (林前14:18-19)。保羅在哥林多教會前書指出,在所有的靈恩恩賜中,以愛最為重要。因此要哥林多教會信徒,追求那至善的道路就是愛(林前12:31),於是保羅寫下那膾炙人口的愛的詩篇--哥林多前書十三章。雖然保羅的說明是如此清楚,但是他的教導並無法解決長久以來,極具爭議的「聖靈感動」與「說方言」的問題。

今天一般的主流派教會除了承襲新教的傳統外,教會多趨向事工的發展,對靈性的栽培則偏重聖經的解釋,這些都是需要的,尤其是長老教會常被說是又長又老。但是對於會友靈性的需要,或是對經歷聖神的渴望,似乎就很少能牧養了。沒有人來教會是為要擴張教會,正如沒有人來做禮拜是為了滿足理性的要求一樣。因此靈恩的追求,往往成為異軍突起的特效藥,當牧會到達瓶頸時,牧者常常尋求靈恩的幫助,使疲憊的牧者重新得力。這點也許能說明靈恩運動出現的短短期間,能遍及歐美非及東南亞各州;不單是新教,連天主教也深受其影響。今天靈恩教會越來越興盛,教勢發展得非常快,在台灣是如此,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按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1996年1月號估計,當時的五旬宗信徒已達四億七千九百萬之多。世界最大的教會韓國中央純福音教會是靈恩教會,會友有七十八萬人。甚至有人預言說:「二十一世紀,將會超過一半以上的教會屬於靈恩派教會。」然而靈恩派相信悔改得救只是第一步,跟著要接受「靈洗」,其記號就是說方言。

今天的經文第四節說:他們都被聖靈充滿之後,開始說起別種語言來。這種語言是一種異言,但聽起來卻像似「外國話」。卻是別人聽得懂的話語(v. 11)。因此有人以能說這種方言 (舌語)作為聖神充滿的一種記號,以致造成許多不必要的紛爭。有些教會更是公開教授信徒講異言。但是保羅說:說方言是「為不信的人作見證」(林前14:22)。

香港神學家楊牧谷牧師的「狂飆後的微聲」一書,是對靈恩運動的提醒。他並不全面反對靈恩運動。他提出許多靈恩運動不合理與不合聖經之處,共三十三處,其中列舉數則,如下:靈恩運動把經驗高置在聖經之上。耶穌的天國觀是透過宣講來傳揚出去的。主的神蹟沒有取代講道,連有人公開要主耶穌行神蹟時,耶穌也用講話來回答,而不是行神蹟給人看。但靈恩運動卻重神蹟而輕講道。到了二十世紀末,靈恩運動更是走向權能接觸(power encounter):強調需要以肉眼可見的超自然能力的彰顯,來完成傳福音至地極的工作。確實靈恩運動帶來信徒屬靈生命的復興、教會屬靈氣氛的更新、以及向未信者佈道的立即效果等。然而,靈恩到底是聖神隨己意賜下的恩典,還是人的追求?屬靈的生命是結聖靈果子重要,還是彰顯聖靈的作為重要?

去年暑假我女兒Shirley有機會到南非旅遊,她特地於禮拜天參加當地原住民的禮拜。事後她告訴我,她好像經歷了一場聖神的洗禮一般。南非由於長期政治結構的關係,原住民社會生活極為貧乏,但是禮拜時他們穿上最好的衣服,將家裡可能發聲的東西如:鍋子,鏟子等等,帶來教會敲敲敲打打當樂器,用他們的歌聲、舞蹈、從心底誠心敬拜、興奮異常。到處都有手舉起來,牧師在台上,手指向誰,那人就高聲隨意獨唱,有時發出即興的呼嘯、叫喊,群眾以拍手、敲打和踏腳回應,場面非常熱烈。然後台上、台下一起大聲禱告,牧師就走入群眾,盡可能地為每個生病、貧窮、飢餓和有需要的人祈禱。他們在歌聲、祈禱中一再呼喊『耶穌』,耶穌是『拯救者、安慰者和醫治者』,讓會眾從心靈中產生共鳴,從中得著安慰和生活的動力。他們似乎忘記了世上的貧苦,一心寄望於將來在天國堙A便可得到真正的平安和喜樂。Shirley說,她能清楚地感受聖神臨在的釋放與喜悅。

保羅說:聖神充滿最大的意義就是在見證上帝拯救的愛而不是用來標榜自己在信仰層次上的特殊性。如果上帝的愛無法在教會裡彰顯,那是因為我們不冷不熱造成的,我們應該在聖神降臨節的時候再次反省,我們是否有善用聖神的恩賜,來起造教會,服事眾人。我們是否有需要把生命中的優先次序排一下,重新再來過。親愛的兄姊,上帝的靈已經降臨在這裡;就在我們的教會裡,祂要來更新,祂要來調整你我的生命,要透過你、我來復興咱教會,甚至要改變這個社會。看!柏林圍牆就是由教會祈禱開始,聖神做工,連東德士兵都被感動,而沒有向遊行的信徒開槍。我們是否已經預備好迎接祂,並接受祂所帶來的改變呢?最近我感覺教會已經開始動起來了,但是還沒有到像是沸騰一般的動起來。我和小會員商討後,從這禮拜起我們的禮拜程序將加入牧師的代禱時間 (Pastoral Prayer),希望每個人都能將您的重擔卸給主耶穌,讓我們有足夠的信心倚靠上帝,認同咱教會,樂意委身、壯膽來服事主。也乞求上帝的靈與我們同在,叫我們有更多謙卑,使我們的教會成為上帝手中改變台美人的工具;叫上帝的光從我們教會開始照向Boston這個地區!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