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朵拉的盒子 07-11-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經文:歌羅西書 1:3-6

RR 11 (PS42), SS 59, 341, 513


3在替你們禱告的時候,我們常常感謝上帝,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親;4因為我們聽見你們對基督耶穌有信心,對所有信徒有愛心。5 起初福音真道傳到你們那堛漁伬唌A你們就聽見了這福音所帶來的盼望。這樣,你們的信心和愛心都是以那為你們保存在天上的盼望為根據的。6這福音不但傳到你們那堙A也傳遍全世界,不斷地生長,結果子,正像當初你們聽見而且真正認識上帝的恩典時,生長,結果子一樣。



我很喜歡讀希臘神話,西洋文學、藝術和音樂都和它有密切關係。希臘神話中「希望」是這樣產生的。潘朵拉 (Pandora) 是希臘羅馬神話故事中的絕色美女。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 及他的弟弟俄畢墨透斯 (Epimetheus) 曾不顧宙斯的反對為人類偷盜火種,觸怒天帝宙斯(Zeus),於是宙斯下令要求天上諸神幫他朔造潘朵拉,賦予她特殊的才能使她臻至完美。就好像維納斯 (Venus) 給了她美貌,阿波羅 (Apollo) 給了她音樂天賦,墨丘利 (Mercury) 給她靈活的唇舌等等…因此她被命名為Pandora,就是各種禮物的意思 ( The gift of all)。

宙斯給潘朵拉一個密封的盒子,裡面裝滿了邪惡的東西,疾病、災難、謊言等等...只有一個東西是好的:「希望」,讓她送給娶她的男人。俄畢墨透斯看到潘朵拉驚為天人,不顧哥哥的反對娶了潘朵拉。一天,潘朵拉被好奇心驅使,打開了那只盒子,剎那間,忌妒、自私、苦難、瘟疫統統湧出,人類從此飽受折磨。潘朵拉知道自己鑄成大錯,立刻把蓋子蓋上,可惜太遲了!裡面只留下了希望,於是潘朵拉抱著「希望」等著丈夫的歸來。從此人類不斷地受苦、被生活折磨,但是心中總是留有可貴的希望。

家父時常提起,比他前輩的牧師晚景淒涼之慘狀。他說: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黃武東牧師(1909-1994),於第二次大戰後前往屏東探視台語聖詩91首「聖子耶穌從天降臨」的作曲和作詞者鄭溪泮牧師(1896- 1951),他因為雙目失明加上病魔纏身,無法牧會回到屏東老家養病,不久就陷入無錢就醫的困境。黃武東牧師看到鄭溪伴牧師的晚景而心中有感寫了一首詩:『少年勇健人意愛,到老歹命無人知。能跑能做人歡迎,年老未(boē)做無路用。早時年輕人羨慕,今日未(boē)做變破布。天堂福氣若無影,上帝奴僕上歹命。』黃牧師在詩中以假設語氣「天堂福氣若無影」,來強調基督教,尤其是上帝的僕人,年輕時為主做工,待遇微薄,更甚者像這位鄭牧師,年老失明,不得不提前退休,導致晚景淒涼的情況。若是沒有上帝,那些一生為主犧牲奉獻的牧師豈不是太可憐了。

一般人認為基督教是博愛的宗教。以甘地而言,他很欣賞耶穌在山上寶訓中強調愛敵人的精神,所以他以這個方式來對抗英國政府,而解救印度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不只是基督強調愛,保羅亦然。我們刻板印象以為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十三節中說:信心、盼望,和愛這三樣是永存的,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愛,誤以為保羅只是重視愛,而忽略信、望。其實保羅在很多地方都是信、望、愛並提 (羅5:1-8、林前13:13、弗4:2-5, 帖前1:3, 4:9-14, 提前 4:12等),只是因為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中解釋靈恩和恩賜之際,保羅特別強調愛而已。今天的經文則涵蓋了信、望、愛三美德。信心和愛心是基督徒生活的兩條柱石,因此我們常常強調信和愛,卻疏忽了盼望。其實基督徒的生活要有影響力,必需信、望、愛三種德性保持平衡。因為基督教不只是現世的宗教,它還有一個特質就是對於來生的盼望。而基督教的盼望和一般人所追求的希望略有不同。基督徒的盼望有今生的盼望,如上帝對亞伯拉罕的祝福:我要使你多子多孫;形成大國,使你大有名望,人也要因你蒙福(創12:2);和來生的盼望:這盼望是從聽道而來,當人們聽見了這福音所帶來關於天國的盼望之道,只要相信,聖靈會住在人心中,使人有從天而來的愛心。(v.5)

保羅稱讚歌羅西教會的信徒雖然在基督裡有信心,但是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世上沒有永恆的盼望。保羅說:永恆的盼望在天上,了解神的心意和永恆,我們就不會再計較今生的利益和苦難,因知道為主受的一切,會使自己更榮耀。主耶穌說:「當別人因為你們跟從我而侮辱你們,迫害你們,說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多麼有福啊。要歡喜快樂,因為在天上將有豐富的獎賞為你們保存著;從前的先知也同樣受過人的迫害。」(太五11-12)。只要我們心存盼望,就能勝過世界,不被仇敵引誘,上帝會根據我們在地上所行的,加添我們的榮耀。反之,基督徒活在世上如果沒有盼望,就不容易表現出對基督的信心,也不容易活出愛。

這禮拜的樂齡團契,有位姊妹談到為什麼人生有這麼多的苦難,即便是基督徒,在面臨苦難的時候,也會質疑 ─ 慈愛的神為何容許如此的苦難發生。苦難確實是人類一個很基本、也很切身的問題。前面我們提到的鄭溪泮牧師,他雖然因失明,被教會解聘,生活困頓。但他並不因此失志,反而繼續作詞作曲,積極研究盲人點字,編製盲人用的聖經及聖詩,後來他克服了全盲的不便,前往水底寮教會牧會,成為全台第一位專任的盲人牧師。臨終時他遺願:希望子孫代代都有人獻身傳道當牧師。鄭牧師的一生,見證了基督徒在上帝的應許中,無論是今生或來世都充滿活活的盼望。

基督徒的盼望是信仰的經歷,當我們面臨苦難的時候,有上帝賜下能力與恩典,堅固我們、激勵我們不畏困境,勇往直前。對一般人來說,死亡是人生的終結,大部份的人都害怕死亡,不喜歡談論死亡。《再生情緣》是已故香港神學家楊牧谷(Arnold Yeung,1945-2002)於1992年罹患鼻咽癌,經歷了死蔭的幽谷,深深體會病人的痛楚,他以文字記下自己在抗癌期間的心靈洗禮、與病友的交流鼓勵。他於病中悟出生命的意義,對苦難的詮釋;甚至面對死亡,他仍深深信靠上帝,並大聲說:「死亡,我會比您更長命!」他能這樣告白,完全是因為對上帝有盼望之故。

前年家母去世,告別禮拜時Shirley 懷念先母時說:『幾年前,祖母開始告訴我,她已經準備好面對死亡。她告訴我,她已經準備好與基督重聚的日子。所以,我知道,藉由死亡,她盼望與她所摯愛的救主重聚。她用了一生的時間,對上主忠誠,因為上主拯救她脫離世界的邪惡與誘惑。最近這幾年,她常常告訴我,她已經準備好離開這個世界。但我並沒有準備好讓她離開我的生命。過去如此,現在也還是這樣。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有這種感受的人。我也知道,此刻比什麼都重要的是記住她所教會我們的功課:那就是,我們,不論是身體與靈魂,不論是在生或是死亡,都不是屬於我們自己,而是屬於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同時,我們也將全心全力的為祂而活。』這是上次林贊煜牧師講道時提到天上的基業,也就是基督徒的盼望。

在今天這個世代,想要作合上帝心意的基督徒,會遇到許多挑戰。在順境時,我們常常被引誘而犯罪;在逆境時,又無法緊緊抓住上帝的應許,最後離上帝而去。但是保羅說:福音是上帝的大能(羅1:16),要救一切相信的人,這就是活的盼望。就如潘朵拉的盒子成爲折騰人類身心的源泉,還把最重要的「希望」給鎖起來。當人們遭遇苦難時,往往看不到「希望」而放棄。但是,「希望」不是不存在,而是需要靠我們鼓起勇氣去尋找,因為希望只是被鎖在潘朵拉的盒子裡。只要有信心,我們一定找得到「希望」!楊牧谷牧師曾說:「死亡甚至不是終站,它只是一道門,推門進去,我們就進入復活的榮耀生命。」(再生情緣p.136)。親愛的兄姊,求主幫助我們在經歷苦難時有足夠的信心,存心忍耐,指望未來,總有一天我們將與主一同進入復活的榮耀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