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福氣 4-18-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經文:腓立比書 1:12-18

RR 11, (Ps42), SS 308, 490, 510


12 弟兄姊妹們,我要你們知道,我的遭遇反而幫助了福音的進展。13 結果,王宮警衛隊全體,和在這堜狾釣銗L的人,都知道我是因著基督的緣故被囚禁的。14 我坐牢,卻使多半的信徒對主更有信心,更加勇敢,毫無畏懼地傳講上帝的信息。15 當然,有些人傳揚基督是出於嫉妒和好鬥的心理,但也有些是出於誠意的。16 後者出於愛心而這樣做,因為他們知道上帝交給我為福音辯護的使命。17 前者傳基督的動機不純,是出於野心,想趁著我坐牢的時候給我製造更多的麻煩。18 可是,這有甚麼關係呢?不管他們的動機對不對,只要基督被傳開了,我就會高興。我還要繼續高興。


蘇格蘭的新約聖經學者巴克萊 (William Barclay, 1907-78) 在他的書「花香滿徑」 (Daily Celebration)中說:「幸福的生活有三個因素:一是有希望,二是有使命,三是能愛人。」台灣人追求的幸福生活有福、祿、壽,其中福排在最前面。台灣的路名愛用五福路,什麼是五福?就是長壽、富貴、康寧、修好德、善終。當年政府強制給平埔族分配姓氏的時候,最多人接受「潘」姓,因為清朝政府告訴他們潘姓的字當中有水、有禾 (稻米),並且有田,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人對於「福」總是以物質來衡量。我們看中文「福」字是一口田,旁邊有上帝的保佑的組合,那是一種福。若一個人有房子,有產業,在一口田的上面加上屋頂,就是「富」字。過年時,朋友見面要互道恭喜,而且把家裡的「福」倒貼,期望幸福臨到,我們台灣人對於幸福,都看物質上的,然而,什麼是真正的幸福呢?

耶穌在路加福音的平原寶訓 (The Sermon on the Plain, 6:20b-49)論及四福與四禍,祂說:「現在富有的人要遭殃了,因為你們已經享夠了安樂(路6:24)!這些福哪裡是福?我們唯恐避之不可及。馬太福音耶穌的山上寶訓有論八福,因為那些福都不是物質的觀點。甚至其中,祂說道:「當別人因為你們跟從我而侮辱你們,迫害你們,說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多麼有福啊(太5:11)。由此看來,基督教看福氣與一般人不同。而且基督教的價值觀也異於常人,因為從耶穌的教訓,保羅和歷代聖徒所遵行的耶穌的腳蹤,都顛覆一般社會對幸福的觀點。

保羅很少在他的書信中見證自己的信仰,只有在本文和林後12章有記載。從這段保羅見證的經文,可看到他對幸福的定義。保羅雖然被關在獄中,他仍然保持喜樂的心,因為他明白上帝的信實,對未來有盼望,這是一種幸福,所以保羅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自己,而是基督在我生命裡活著。(加2:20)」。這也是基督徒的精神,在受逼迫當中仍不改其平靜安穩的心。這種幸福來自上帝的愛,這就是福音的大能,在基督裡的奧秘。

保羅把傳福音當作生命中最重大的使命,只要有機會,他就不放棄。他被關,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基督是否有被傳開。他為宣揚基督,不怕任何威嚇,就是入大牢,仍勉勵人為主作證,這種獻身天國的精神,感動了無數的基督徒,激發信徒對主更有信心,更加勇敢,毫無畏懼地傳講上帝的信息。(v.14) 對保羅而言,這是上帝奇妙的作為。

然而,在福音事工堙A保羅發現有一些人傳福音是出於愛心,而有一些人卻懷著嫉妒,結黨,紛爭的心態來傳福音,而且還可能是針對保羅來的,但保羅卻說: 不管是出於假意或是真心,那又何妨呢?只要他們所傳講的合乎真理,福音被傳開了,基督被高舉,他就歡喜。

保羅有顆寬廣謙卑的心,他不介意自己被譭謗,被傷害。他就像耶穌一樣,有一顆謙讓的心,願意為天國的拓展,而毫不計較,只因基督被傳開了,就使他感到安慰、歡喜。求主也賜給我們同樣的心志,在生活上只願見到基督的名被高舉,我們就歡喜快樂。這種另類的幸福,是恩典,也是基督徒最大的福氣。

神學家潘霍華 (Dietrich Bonhoeffer, 1909-1945)的家庭原是文化基督徒 (Cultural Christian),文化基督徒就是理性相信耶穌基督,但卻看不慣教會或信徒的作為,所以平時不參加聚會,當然也沒有參予服事,一年可能只守復活節和聖誕節等這種大節日。這種基督徒佔今天德國教會之大多數,這也是造成教會逐漸沒落的主要原因。但是潘霍華牧師因為後來在紐約美國協和神學院 (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進修時期,從哈林區 (Harlem) 的黑人教會(Abyssinian Baptist Church)真正體驗到福音根植社會的力量,他目睹了教會熱情地為社會正義、種族平等、人權等目標發聲,親身體驗到上帝的愛、恩慈與憐憫為受壓迫的人帶來屬靈的氣息。這讓他能以新的眼光來看自己國內方興未艾的種族主義。後來,他因參加刺殺希特勒的行動,而在1943年4月5日被捕,關在監獄兩年。在這兩年當中,他並沒為自己作任何辯護,只在獄中積極傳福音給被關的伙伴。1945年4月9日,他被下令受絞刑,當他走出監獄時,他對那些為他哭泣的伙伴說話:「當基督呼召一個人,是呼召他來為祂死。」因此安然跪下禱告,然後就絞刑。在旁的集中營醫生,後來見證說:「在近五十年的執業經驗中,未見過一個人這樣的從容就死,全然順服神的旨意。」

潘霍華認為基督的死,乃是上帝給人類一項最大的恩典,十字架原是恐懼、醜陋、刑罰,以及死亡的記號。但基督死在十字架上後,十字架成為救贖的記號。當保羅在大馬色被耶穌光照之後,十字架成為他生命的盼望。他知道一旦改信基督教,將一輩子受迫害,不可能自由,所以他有機會便傳福音。早期教父特土良曾說:「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在耶穌的十一個門徒、保羅、潘霍華等信仰前輩相繼殉道之後,他們的見證繼續滋養著他們所深愛的教會,以及這個他們為之而死的世界。由此,說明了一個極重要的真理:耶穌真的復活了。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記載一個故事:有一個楚國人到鄭國賣珍珠,他作了一個裝珍珠的盒子,用香木薰得香香的,並用翡翠玫瑰裝飾外殼美美的。有個鄭國人路過,看見這個盒子,愛不釋手,最終把盒子買下來,結果他卻把盒子裡的珍珠,還給了那個楚國商人。賣相好的包裝,可以提升產品的銷路,這是現代人常見的行銷手段。特別是香水、化妝品、酒等,為了收藏瓶子而買的大有人在。然而,人總是被外表所吸引;許多商品經過巧思地包裝後,其售價與成本價之差距,可達百倍。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這種只注重形式而忽略內涵的事情,經常可見。沒有眼光又缺乏鑑別能力的人,往往會丟掉真正貴重的事物,而把那些價值並不高的附屬品當成寶貝。

作為基督徒若是一心只想要上帝的祝福與恩典,而失去信仰的核心價值與精神,豈不正是陷入「要盒子,不要珠寶」取捨失當的荒謬?耶穌說:「我來的目的是要使你們得生命,而且是豐豐富富的生命。」(約10:10) 耶穌看重的是:我們一旦成為基督徒,要有期待生命更新變化、恩典滿盈的人生。禮拜五查經時,我們討論到,基督徒要有活出見證的生活真的很難,因為我們常常為外表美麗的盒子所吸引,而捨不得放棄某種十分難以放棄的習慣和生活方式。這種屬靈的爭戰不斷在我們的生活中反覆,其關鍵不是我不能,乃是我不願意。主耶穌要我們每個人都先去計算代價,之後再來跟隨祂。各位兄姊,成為基督徒不是一天兩天,而是一輩子的事情。我們不能做到一半就停下來,否則你會前功盡棄。求主幫助我們,在我們歡慶耶穌復活的時候,能夠做出「要盒子,更要珠寶」的聰明選擇!如此才能說我們選擇了最好的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