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ulting the Man 07-04-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林珊宇牧師 (原文英文,孫志硯漢譯。)

經文:列王記下 5:1-14

RR11,SS 54,251,512


1 敘利亞軍隊的統帥乃縵很得國王器重,因為上主曾經藉著他使敘利亞軍隊獲勝。他是一個英勇的戰士,卻不幸患了痳瘋病。 2 有一次,敘利亞人偷襲以色列人的時候,擄來了一個以色列的小女孩;這女孩後來作了乃縵妻子的婢女。 3 一天,她對她的女主人說:「但願我主人能去見住在撒馬利亞的那先知!他一定會醫好他的痳瘋病。」 4 乃縵知道了,去見王,把那女孩子說的話報告王。 5 王說:「你去見以色列王,把這封信交給他。」於是乃縵啟程,帶著三萬塊銀子,六千塊金子,和十套衣服。 6 他帶的那封信這樣說:「這封信介紹我的大臣乃縵。我要你醫好他的痳瘋病。」 7 以色列王一讀到這信,恐慌地撕裂了衣服,喊說:「敘利亞王怎麼能期望我醫好這個人呢?他以為我是操縱人死活的上帝嗎?他顯然是在找機會刁難我!」 8 神的人以利沙聽到以色列王撕裂了衣服這事,就打發人去對王說:「你為甚麼這樣難過?打發那人到我這堥荍a,我要讓他知道以色列有一個先知!」 9 於是,乃縵帶著馬匹馬車來到以利沙家的門口。 10 以利沙叫一個僕人出去告訴乃縵,要他到約旦河去洗七次,這樣,他的皮膚就會好起來,並且潔淨了。 11 乃縵生氣地走了。他說:「我以為他至少會出來見見我,向上主─他的上帝禱告,在我的患處上揮動他的手,醫治我的痳瘋。 12 再說,大馬士革的亞罷拿河和法珥河不是比以色列任何一條河還好嗎?我不也可以在那堿~而得潔淨嗎?」於是他怒氣沖沖地走了。 13 乃縵的僕人上前對他說:「先生,如果先知要你做一些困難的事,你一定會照他的指示做;何況他現在只告訴你去洗就得潔淨呢?」 14 於是乃縵到約旦河去,照以利沙的指示在河堮了七次,他就完全潔淨了。他的肌膚復原得像小孩子的一樣。



今天的經文相當有趣。這不是一則關於上帝選民以色列的故事,而是關於敘利亞王的故事。這則故事也不僅僅告訴我們上帝如何行神蹟奇事,也傳達關於溝通與人性的教導。

什麼意思呢?

溝通是所有人類關係中最困難的一個面向。即使我在這方面受過專業訓練,也或許正因為我是院牧並且研究心理學,我更認為溝通是一門非常難以掌握的技巧。 在今天的經文裡面,有著許多的悲傷與憤怒。 今天故事裡的主角是軍隊裡的指揮官。正如我們所知,這個軍隊事實上是以色列的仇敵。所以我們也該知道,在這個故事發生的當下,上帝正因為以色列不聽從祂的話語而降下懲罰。然而,上帝也沒有完全放棄他的子民。

我們怎麼知道?

因為上帝仍然與先知同在,並降下神蹟與醫治。這裡談到的先知,正是以色列的先知以利沙。 雖然乃縵仍舊是個有能力的指揮官,他卻染上了麻瘋病。指揮官得了這種病,很讓人感到驚訝,因為麻瘋病具有高度的傳染性。那些有麻瘋病的人常常會被驅逐到獨立的社區隔離,以免他們把疾病帶給其他人。 所以,當有個以色列的女孩說麻瘋病能夠被醫治的時候,這是個不可思議的消息。乃縵八成會盡其所能的把麻瘋病給治好。能夠治癒麻瘋病的消息本身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奇蹟。 乃縵讓他的王知道他有痊癒的機會。而這個王也立刻讓以色列的王知道這個消息。 然後,我們看到了以色列的王崩潰而且變得十分沮喪。對以色列的王來說,這是一個不合理的要求!敘利亞的王怎麼膽敢對他提出如此困難又如此令人吃驚的要求?

這兩個人過去曾經在戰場兵戎相見。 現在雖然沒有戰爭發生,但是這個請求本身就是可能引發戰爭的導火線。 然而,身為讀者,我們沒有看見關於發動戰爭的意圖。事實上,敘利亞王甚至還送了許多金錢與禮物給以色列王。這代表了他誠心誠意地請求以色列王對他的戰士伸出援手。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看見以色列王或許誤解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畢竟,敘利亞王是以色列的對頭。我們不容易相信那些冒犯過我們的人。 然而,我們卻被教導要去信任人。不僅僅是耶穌在新約裡這麼說,在今天讀的舊約經文也有同樣的教導。這裡,我們看見我們是多麼容易草率地妄下結論。

因為他們的歷史經驗,以色列王很快認為敘利亞王是在找麻煩。他甚至沒有想到他們當中有個先知,而且上帝能夠因為他們的緣故施行神蹟。 這個危機後來被解除了是因為以利沙聽聞了這件事,並且體認到敘利亞王是誠心誠意的尋求幫助。所以他立刻差派使者前往以釐清局面。以利沙的使者問以色列王: 你為什麼忘了上帝總是與他的選民同在?敘利亞王並不是在找麻煩。我的王啊,這件事跟你無關。而是關係到那比你更大的。

我們多麼地容易忘記我們與人的溝通也不僅僅只關係到我們自己?

上周我不斷跟一位牧師用電子郵件討論關於他邀請我去幫忙的一個退修會。我們在溝通中出現了一些爭執。讓我告訴你事情的始末。有好幾件事惹惱了我。而我發洩情緒的方式就是打電話給我父母,然後大聲責怪他們為什麼讓我陷入這種局面,因為那位牧師是他們的好朋友。 可是我告訴你,我的爸爸媽媽卻覺得這是個很好的經驗。 但是我很生氣,因為那位牧師在沒有給我任何題目的情況下,在往返的電子郵件中質疑我是否有能力完整介紹一個我想出來的主題。當然,可能我對我提出的主題並沒有說明得很清楚。但我不是很高興。 我想,這個人沒有幫上我一點忙,然後又不斷挑戰我作事情的方法。拜託,他覺得他是誰?我覺得我受到了侮辱。 但我猜想,他覺得他是個牧師,而且想要確保他教會裡的孩子們接收到該有的訊息。他或許想要知道給這些孩子課程內容的完整面貌,因此想要理解我的觀點為何。

溝通真的很困難,特別是因為我們常常都深陷在我們自身的情緒當中。在以色列王的例子裡,他完全受到他的恐懼與害怕的挾持,以至於認為醫治痲瘋病是件不可能的任務。

在我的例子裡,我受到侮辱的感覺主導了一切。恰好,這就是經文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先知以利沙差派了使者告訴乃縵他所需要作的事情,然後他就可以得醫治。 乃縵非但不覺得他被告知需要去作的事情很容易,相反的他生氣了。事實上,乃縵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畢竟,他是個重要的人物。他不想去作一件像是浸泡河水這樣支微末節的小事。 在約旦河裡浸泡?他以前也不是沒有泡過澡。在河裡面浸跑聽起來實在不像治好他身上麻瘋病的解藥。 再講到約旦河。約旦河也不過就是條普通的河,這條河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別處還有許多更好更棒的河。 浸泡本身並不是這件事的重點。把浸泡這件事當作陰謀詭計讓乃縵發怒。也就是說,乃縵認為先知如此故意捉弄他令人難以置信。

我想,當時那些憑信心施行醫治的人應該就和當代的作法差不多。他們應該就是把手放在人們的身上,然後呼求上帝。這應該也是乃縵期盼以利沙為他施行醫治的方式。 然而,以利沙並沒有這麼作。乃縵並不想被以色列人戲弄。

想想看,我們有多常因為聽見了我們未必如此期盼的消息而感到氣惱? 溝通可能比我們所預期的更加困難。畢竟,浸泡河水是否聽來真的不像是可以翻轉可怕疾病的方式?  然而,乃縵的僕人提醒他說,他已經因為信心來到了這裡。他已經極力去做某件事情讓自己得到醫治。為什麼不就去試試看所被告知的事情?他有什麼好失去的呢?

確實是如此!為什麼在我們發洩情緒之前,不能稍微冷靜一下,想想看,為什麼那個人會對我說這些話?

我們常常妄下斷言。首先,我們常常對主內弟兄姐妹的善意缺乏信任。我們放任我們自己沒來由的情緒,妨礙了我們對事情的判斷。在我的例子裡,我過去曾被論斷為年輕且缺乏歷練的經驗影響了我,使得我跟那位牧師的信件來往讓我感到十分沮喪。更不用提這封信導致了後來彼此間其他的不良溝通。 當我父母親讓我從我的情緒中冷靜下來,我才能以專業與成熟的方式回應。

在所有上帝因著愛而賞賜給我們的美事當中,其中一項便是同為主內肢體的弟兄姐妹。然而,了解我們彼此是上帝所賞賜的禮物,並不表示實踐起來很容易。因此,我們在採取行動的時候,必須要有智慧。我們不僅僅應該在回應事情前保持冷靜。我們也應該去傾聽在我們周遭,對局勢比我們更透徹見解者的意見。就好比是乃縵的那些僕人。 然後,讓我們相信上帝。請求並且允許上帝潔淨我們。不是因著我們身上有痲瘋病,而是因為我們對人的論斷、失望,還有憤怒,以至於我們沒有辦法好好實踐我們的呼召,去服事上帝以及我們的鄰舍。

從本周起,讓我們試著相信那些跟我們溝通的人。讓我們試著相信他們並非有意要陷害我們,他們也並非有意去論斷或是侮辱我們。讓我們相信,這些人是真心誠意想要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