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毀與重建 08-01-10

多倫多台灣教會協會聯合野外禮拜

經文:以弗所書 2:11-22

RR 6 (PS 23),SS 72,164,508


11 你們生而為外邦人的,要記得過去的情況:你們被那些自稱受過割禮的人─就是那些在自己身體上動過刀的猶太人─稱你們為沒有受過割禮的。12 那時候,你們跟基督沒有關係,是外人,不在上帝選民的行列堙C你們在上帝應許給他子民的約上無份,在世上沒有盼望,沒有上帝。13 你們這些從前遠離上帝、現在卻跟基督耶穌結合的人,藉著他的死,已經接近上帝。14 基督親自把和平賜給我們;他使猶太人和外邦人合而為一,以自己的身體推倒那使他們互相敵對、使他們分裂的牆。15 他廢除了猶太法律的誡命規條,為要使兩種人藉著他的生命成為一種新人,得以和平相處。16 藉著在十字架上的死,基督終止了這種敵對的形勢,藉著十字架使兩者結為一體,得以跟上帝和好。17 這樣,基督來的目的是要傳和平的福音給所有的人,包括你們這些從前遠離上帝的外邦人和接近上帝的猶太人。18 藉著基督,不管是猶太人或是外邦人,我們都能夠在同一位聖靈堥茖鴗悀鱄惚e。19 這樣看來,你們外邦人不再是外人或陌生人;你們是上帝子民的同胞,是上帝一家的人。20 跟猶太人一樣,你們也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基礎上,而基督耶穌自己是這家的基石。21 倚靠他,整座建築得以互相連接,逐漸擴大成為聖殿獻給上主。22 倚靠他,你們也同被建造,成為上帝藉著聖靈居住的地方。


多倫多台灣教會協會:台恩教會、多倫多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多倫多台灣聯合教會

各位兄姊平安!感謝多倫多台灣教會協會與鄭義勇牧師的邀請,讓我們有機會來到加拿大,與同信的兄姊在這麼美麗的大自然中一起來敬拜上帝和聯誼,真是感謝主!

我很喜歡哈理遜福特 (Harrison Ford)主演的電影,如:星際大戰系列(Star War series),印第安納瓊斯系列(Indiana Jones series)和意外的人生(Regarding Henry)等。其中Regarding Henry由哈理遜福特演一個令人羨慕眼紅的大牌律師,在一場搶案中,不幸被歹徒射中腦部,以致喪失記憶和語言能力。他從學步,學說話開始,重新面對他的生活。Henry身體復元後回到事務所待了一陣子後,他發現以前的Henry是個陰險的傢伙,專門幫助大公司、大醫院打官司,為贏得官司不擇手段。他無法接受自己以前的作為,他無法再昧著良心做事,於是他由人生的顛峰急湧而退,對於律師事務所的同事和他的秘書而言,他真是頭殼壞去!但他卻得以重新檢視以前的自我,是如何的漠視一切,只追求名、利。他開始把握親情,從生活中最簡單、最平凡的事物,學習去愛人、關懷人。這也使得他原本貌合神離的婚姻有了轉機,他的太太發現亨利的改變,使兩人的婚姻再度有親密的關係。這部電影在表達一種「打破」與「重建」的過程;也因為把舊有的模式打散,在「重建」新的自我中Henry成為新造的人。在這電影中「拆毀」的是自私、無情、唯利是圖的他,和「重建」以愛為出發的新我。

在今天的經文中,保羅談到:在基督裡,無論是外邦人,或是猶太人,都將超越種族、文化、性別、社會階級等隔閡合而為一。自從亞當、夏娃被逐出伊甸園,至以色列國被擄巴比倫,整部舊約都是一個放逐的信息,反映人與上帝之間的關係破裂,及至耶穌基督的出現,透過十字架受苦而呈現上帝的愛,不但使所有的人回到上帝面前,和上帝和好,也使所有的族群結合在一起。這是放逐與回歸的信息,也是人與上帝關係拆毀與重建的信息。

因此保羅強調:「無論誰,一旦有了基督的生命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新的已經來臨(林後5:17)。」因為基督的緣故,我們能「打破」那分裂的牆。

每次北美台灣人教會協會(TCCCNA)開會時,許多牧長都會對北美地區台灣教會的逐漸凋零,以及會友靈命成長的緩慢而憂心不已。近來北美台灣人教會教勢不振,許多教會面臨勉強生存的危機,探討其中之原因很多,如:移民和留學生減少,很多早期留學生已到退休年齡,或退休後返鄉再創第二春,或回台灣養老。另一方面,留學生人數逐漸減少,畢業後,也很難在北美找到工作;即使繼續留下來,他們對台語的接受度比較低,聽比較沒問題,但要能接受台語講道可能還有一段距離。為了語言的方便,他們寧願到華人教會聚會,而不願學習母語。華人教會人多節目多,容易吸引有小孩的父母,結果是華人教會愈做愈大,台灣教會越做愈小。有些台灣教會為了人數的增長,改成華語教會,從此與台灣教會愈來愈疏離,這也是造成多倫多地區台語教會減少的原因之一。

凡此種種,北美的台灣教會需要有高度的危機意識,正視台灣人社區生態的轉變,積極關懷台美人的需要,重新調整教會的使命與方向,結合現有資源,開創機會,台灣教會才有活力生存下去。

謝萊(Lyle E. Schaller)在他的新宗教改革(The New Reformation)一書寫說:美國在一九九五年,所有新教的主日禮拜聚會,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教會聚會人數平均到達八十五人,同樣的,有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的美國教會,處在停滯不前或衰退的情景。這些掙扎的小教會,主要的特徵是,他們的注意力多擺在求生存而非在行動上面。當教會只專注於求生存,為存在而存在時,使命、異象、宣教等核心信仰價值就會被模糊掉了。

台灣教會要活存,除了要重新裝備信徒,化信仰為行動,起來宣教之外,也可以試著捐棄己見與友好教會整合。而這個契機我在多倫多地區看到了。當七十、八十年代台灣移民潮流向多倫多時,在多倫多地區的台語教會有將近十間之多。隨著時間、大環境的變遷,多倫多地區也受到教勢衰退的衝擊,因此有心之牧者、長執和信徒一起同心協力謀求教會的合併。感謝主!我們已經有兩個果實收成就是多倫多台恩教會 (Formosan Grace Christian Church in Toronto)與多倫多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The Toronto Formosan Presbyterian Church)。

然而教會合併只是第一步,「合併」亦不同於「合一」。

猶如手術後傷口癒合的過程中就或多或少會留下疤痕。 雖然沒有人喜歡疤痕,但卻又是傷口癒合過程中不能缺少的要件。那我們要用什麼態度來面對疤痕呢? 疤痕的形成分成三個階段,分別是發炎期,纖維增生期及疤痕重塑期。發炎期是要將傷口內,外的壞死組織,加以清理乾淨。接著是纖維增生期,由於血管及疤痕組織持續增生,整個疤痕不但變硬而且顏色轉成赤紅色,有時會很癢,忍不住去抓它,卻是愈抓愈癢,此時最讓患者不安。隨著時間,疤痕會進入重塑期,此時疤痕會逐漸軟化淡化。

教會的合併也是一樣,也會面臨合併後的發炎期和纖維增生期。然而復和要付出代價,當自己的主張不被接納時,也不必氣餒或覺得挫敗,極可能我們的主張,已間接或直接促成了最後有更好的主張。因此只要我們耐心地、勇敢地面對新舊衝突與陣陣的撕裂之痛後,就會進入疤痕重塑期,此時美麗的花蕊才能真正綻放。而這整個「復和」的過程就是在學習如何在破碎中與上帝復和,與自己復和,以及與別人復和。換句話說:就是在拆毀與重建的陣痛中祈求上帝的同在,經驗上帝的安慰、照顧與治療。

親愛的兄弟姊妹,復和也是我們基督教的精義,是愛上帝愛人的見證。讓我們繼續努力再結第三顆果子來榮耀主;讓我們在重建中再一次與上帝的心意連結,一起同心來建造一個屬於地上的天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