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心互相服事 06-27-10

大波士頓臺灣長老教會

經文:加拉太 5:1,13-21

RR13,SS 241B,339,511


1 為了要使我們得自由,基督已經釋放了我們。所以,你們要挺起胸膛,不要再讓奴隸的軛控制你們。

13 弟兄姊妹們,上帝選召你們,要你們成為自由人。只是不可用這自由作放縱情慾的藉口,卻要以愛心互相服事。14 因為全部法律都綜合在「愛人如己」這條命令堶情C15 要當心哪,如果你們像禽獸一樣相咬相吞,你們一定同歸於盡。16 我要強調的是:你們的言行要順從聖靈的引導,不要滿足自己本性的慾望。17 因為本性的慾望跟聖靈互相敵對,彼此對立,使你們不能做自己所願意做的。18 但是,如果聖靈引導你們,你們就不受法律的拘束了。19 人本性的慾望是顯而易見的;它表現在淫亂、穢行、邪蕩、20 偶像崇拜、巫術、仇恨、爭鬥、忌恨、惱怒、好爭、分派、結黨、21 嫉妒、酗酒、狂歡宴樂,和其他類似的事。我從前警告過你們,現在又警告你們:做這種事的人一定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


有些慕道友對基督信仰很有好感,因而到教會來慕道,但他們卻不願意成為基督徒,其中一個原因是怕失去自由。我認識一位兄弟,他沒事時喜歡到教會來,卻不想受洗。原來他很喜歡運動,禮拜天在夏天有時要去打高爾夫球,在冬天有時去滑雪,他怕一旦受洗,運動的自由就受限制了。

1990年李明依唱紅的一首歌,其中歌詞有「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不但唱出青少年的心聲,也逐漸成為青少年流行的口頭禪,「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心態對家庭、社會都有很大的影響。原本已經處於叛逆期的青少年,變成更加的放肆,卻也引起台灣教育、文化以及法律界的爭議。自由和民主都是基督教帶給世人的禮物。但這兩者的實踐卻需要人民極度的配合。在西方國家由於自由和民主實施已久,所以人民對於自由的真諦有深刻的認識。在東方大多是新興民主國家,政府與人民的民主素養都不深,在台灣,尤其是媒體與政治結合,常常使用假設性語氣及個人猜測,來混淆視聽,濫用言論自由,有如私設「媒體刑堂」,踐踏反對人士的名譽。這都是假借自由之名,行踐踏民主之實。

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之後,於1520年曾寫了幾篇宗教改革的重要文獻。《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An den christlichen Adel deutscher Nation)、《教會被擄於巴比倫》(De Captivitate Babylonica ecclesiae)、《基督徒的自由》(Dissertatio de libertate Christiana per autorem recognita)這三篇文章也是宗教改革三大文獻。在《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路德希望國家的貴族們能帶頭成為改革的實現者。在《在教會被擄於巴比倫》,路德強調聖餐禮的完整(應該領餅和杯), 以及基督在聖餐裡真實的臨在。《基督徒的自由》則是根據保羅在哥林多前書9:19:「基督徒是自由的人,不受任何人的奴役;但是我卻甘心作大眾的僕人,為要爭取更多的人。」由此他提出兩個命題: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眾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轄。基督徒又是最盡忠的僕人,為眾人之僕,受每一個人管轄。意思是,基督徒在世上不受任何人管轄,唯獨在基督的主權下,基督為眾人死而復活,所以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神聖的目的「為基督的緣故成為眾人的奴僕」。換句話說,就是要別人從我們身上來認識基督,看見基督。耶穌在路加福音4:18說:『主的靈臨到我,因為他揀選了我,要我向貧窮人傳佳音。他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光明;受欺壓的,得自由;』這段話就是今天經文的背景。

我兒子住在紐澤西的 Jersey City,從他家的窗口看出去就是Ellis Island和豎立在 Liberty Island上的自由女神像,自由女神像的底座刻著﹕「把你們貧困的、勞累的、窮愁潦倒而渴望呼吸自由空氣的人們,把你們那些漂泊無依者,都送到我這裡來。」這是艾瑪•拉撒路(Emma Lazarus, 1849-1887)的詩句,代表著美國自由民主的精神。Ellis Island在 1892 至 1954 年間是移民美國的通關入口,前後有一千兩百多萬人為了躲避宗教迫害、政治壓迫及家鄉的貧窮生活,來美國展開新的生活;我們在座的每一位兄姊,也都是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不惜一切離開自己的故鄉,橫渡太平洋踏上了美國。但是不是每一個移民都能達到他們的願望呢﹖歷史事實告訴我們,美國並非真正樂土,也非真正自由之邦。種族歧視一直存在於這個國家,1865年南北戰爭後,林肯總統解放了黑奴,雖然那一天所有奴隸的枷鎖都解開了,但是他們真的得到了自由嗎?一百多年後,1968年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 1929-1968)為了爭取黑人工作機會和自由權被人暗殺,他曾說:「法律可以禁止白人向黑人濫用私刑,但沒有法律可以要求種族間彼此寬恕或相愛。」到了2001年美國本土發生911恐怖攻擊事件,這牽扯到更錯綜複雜的種族、政治、宗教的歧視問題,到今年即將邁入第十年了,還沒有一絲和解的跡象。保羅說:「要當心哪,如果你們像禽獸一樣相咬相吞,你們一定同歸於盡 (v. 15) 。」何時我們才能從仇恨的噩夢中醒過來,以寬恕或相愛彼此復和呢?

保羅說:受呼召的基督徒要離開本性的慾望,才能享受生命的自由。他說行使真自由的原則是: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們總不要受它的轄制,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因此自由不單是一種權利,也是一份責任;一份讓基督徒參與社會的責任。主耶穌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祂鼓勵每一個人,勇敢地充份運用我們的個人自由,同時負起相對的責任,來捍衛及行使基督為我們贏取的自由,如:Martin Luther King、甘地。當我們爭取個人自由的時候,也須尊重別人的自由,因他們也是照神的形象受造,神也賦予他們自由選擇的權利。

保羅又說:既然上帝選召你們成為自由人,就要以愛心互相服事(v. 13)。當我們願意以愛心互相服事時,上帝就會賜聖神幫助我們,一步一步的更新我們的生命。反之,生命就會停頓、失去方向、失落自由的本意。英國十九世紀卓越的思想家托瑪斯卡萊爾 (Thomas Carlyle, 1795-1881)曾說:基督心目中的理想人物像,應是一邊手握鋤頭耕作,一邊也能心中懷抱宇宙間至大真理的農夫,卻未必是成就俗世大事業的人。這就是上帝教我們得自由的真諦。信耶穌不是失去自由,不是去排斥或歧視意見不同的人,而是以愛心互相服事,使心靈得到真正的自由。正如主耶穌為愛我們,盼望我們能得著真自由,祂甘願放下自己的自由,選上一條不自由的道路(腓2:5-8)來復和那因罪而決裂了的人神關係。

奧古斯汀(Augustine)說,基督徒的自由是:「愛上帝,然後做你愛做的事(Love God and do what you want)。」換成口語是,「只要上帝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也就是在愛上帝的前提下,用這些自由去做「應當做的事」來榮耀祂。在台灣攻擊基督教的人士最常使用『不祭祖』來批判基督徒大逆不道,而早期想受洗的基督徒被父母以脫離親子關係來威脅的也不勝枚舉。基督徒真的是大逆不道嗎? 聖經的精神是:以愛心互相服事,在愛真理的前提之下,才有資格談愛父母、愛子女;如果不是基於真理的考慮,愛父母與愛子女可能會陷於愚孝或溺愛,而引發其他的罪惡。其實基督徒也有追思祖先,只是我們不上香,不供奉祭品,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的祖先,已到天國安息,等待來日復活得到永生,沒有供奉祭品的必要。因此掃墓時,是以追思禮拜來表示感恩與追懷之意。

以愛心互相服事也是一種服事的自由,是一種生命的服事與流露,讓信仰融入我們的生活。彼得說:基督徒的自由總要在「作上帝的僕人」裡面尋求自由 (彼前2:16)。意思是,主耶穌藉著祂的服事,讓我們看出祂是上帝的兒子、是人類的救贖。今天我們也要藉著我們的服事,讓人們看出我們是耶穌的學生。盼望我們能懷著以愛心互相服事的心志,進入職場、社會、家庭和教會,然後以全然的自由來做你愛做的事,尊重別人,成為真正服事人的自由人,讓主耶穌基督的愛散佈於我們的家庭、教會、社區甚至於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