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研經與信息


屬天的兒女

祂必興旺

認識自己

變水為酒

 長執的 職責

信仰的建造

受苦中的希望

耶穌疼小漢囝仔

信實的上帝

我的救主活著

 生命的神蹟

 願你們平安

福音使者腓利

教會的元首

枯骨復甦

奇妙的揀選

受祝福的人生

受揀選的責任

合神心意的敬拜

上帝的管教

重新得力

基督徒的品格

 謹言慎語

才德的婦人

活出信仰

奇妙恩典

 無私的愛

 豐富的獎賞

耶和華行大事

 再思待降

藍色聖誕節

 

 

受苦中的希望

02-26-06  

   經文:約伯記  1:6-22 


RR27(PS130)SS27(E7S. 1346),297(122),513(E197)

約伯記屬於舊約的智慧文學。希伯來聖經把它置於智慧文學之首位。約伯記的作者問題頗為複雜。書中沒有說作者是誰,寫作年代也存疑,作者的神學無疑是雅巍式的,文學技巧卓越。有些學者基於書的結構有不同的風格,認為本書是由好幾篇文學作品組成。他們看前言(1-2章)和跋(42:7-17)皆不屬於本書的主文,因為這兩部分似乎顯示約伯在道德上是一個完全人。然而,本文部分卻描繪出一個較為人性的約伯,他對神的批評有時甚至顯得無禮和過分。苦難是一件很嚴肅的問題,只要我們活著,總要面臨喪失親友的悲痛,幾千年來哲學家神學家們都在探討這個問題。20世紀是苦難深重的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以外,韓戰、越戰、中東戰爭、大地震、911、東南亞的海嘯、颱風、美國的颶風、龍捲風、非洲的飢荒等傷亡慘重,多少人無家可歸,家財盡失,連親人的屍骸都無法找到。但是對台灣人來說228事件,卻是戰後台灣人最大的苦難,自1987年推動228和平運動以來,受難家屬已逐漸走出 死蔭的山谷。對受害者而言,他們也已經抵達光明的彼岸,與上帝同在。

人生有苦難,任何人都無法倖免,沒有人能免除悲劇和失望,包括義人。約伯曾在自己、家庭和財業慘遭不幸時,對著沈默的上帝呼喊道:「上帝啊,不要判定我有罪;請指示我,我犯了甚麼過失? 你輕看親手所創造的人,卻向邪惡人的計謀微笑。你這樣殘酷,合理嗎?」(伯10:2-3)約伯面對苦難、友人的誤解、妻子的詛咒:「你棄掉神,死了吧」﹝伯29﹞,他的信心 反而被挑起,他知道一切答案在上帝那裡,他要向上帝陳明他的苦情,他要向上帝詢問苦難的原因。上帝不回應約伯的問題,卻在風雨中以一連串大自然的現象,反問約伯 :如果身為造物主的我能創造出如此奇妙的世界,難道你無法在你不能理解的地方信任我嗎?奇妙地,約伯終於醒悟,而在爐灰中懊悔不已。上帝讓他看到在苦難之上有更高的層次,有一個比苦難更重要、更大的創造者、救贖者,祂幫助約伯不再定睛於自己的苦難,而學習全心倚靠祂。所以約伯跳出了苦難的自憐,勝過苦難的試煉,信心更加成長。

威廉斯( William Williams)是今天唱的聖詩297首的作者,他曾說:我四十年的生命,不如一次在病榻上學到的自我瞭解,及對上帝的認識。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也說:「苦難拔去了心靈的門閂,使神的話更容易進入。」平日我們可能忙於追逐生涯成就、忙於享樂,而忽略了與上帝親近的時間。當人落在苦難的歲月裡,外物不再具有吸力時,也正是心靈開始甦醒、飢渴的時候。因此苦難也是一種操練,讓我們學習順服神,當我們遭遇苦難時,第一個反應往往是問:「為甚麼是我?」約伯告訴我們可以向上帝追問「為甚麼?」,甚至把你的憂傷、憤怒、疑惑、失望通通丟給上帝。但千萬別忘記把自己交付在上帝的手中,像耶穌那樣,當祂在十字架上絕望地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太27:46)之後,祂卻大聲喊說:「父親哪,我把自己的靈魂交在你手堙I」(路23:46)這是一種學習順服、信靠的操練。當我們還不知道答案時,不要只顧哀痛,要向前看,向上仰望,學習安歇在祂愛的懷抱中,直等到看見上帝為我們預備的一條出路。

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祂經歷苦難,在十架上走過人生極苦的深處,祂以愛和饒恕的行動向我們指出信仰的勇氣和盼望。幫助我們穿過這看似不公平的苦難,走到苦難的另一端。約伯苦難的結局,是上帝加倍的賜福。然而人生許多時候是一場悲傷之旅,無論結局如何,還是無法移除苦難本身。約伯所經歷過的會永遠留在心上。圓滿的結局固然勝於不幸的結局,但是卻不能把他所忍受過的苦難轉化成比較不痛苦的苦難。如:228的受難家族,並不因為最後能平反,過去所受的苦就因此略為減少,聖經告訴我們,敬畏上帝的,至終必得豐盛的生命。約伯仍然沒有所有的答案;他對上帝與撒但問的挑戰仍然一無所知。他只是單純相信,在生死存亡之際,上帝的信實是可靠。上帝是公義的,不管現今情形如何,未來一定有平安、正 義和喜樂。人類的歷史是取決於未來,不是現在。至終,不但公義會被執行,而且人們會親眼看到祂的公義。

228的前夕讓我想起德國哲學家阿多諾(Adorno)名言:「奧斯維辛(Auschwitz)以後,詩不復存在。」奧斯維辛是納粹時期最大的猶太集中營,集中營的橫死是可怕的夢魘。在一次神學研討會上,馬克斯主義哲學家馬爾科維奇( Mackvich) 向在座的天主教神學家拉納(Rahner)與默茨(Metz)提出挑戰說:「奧斯維辛以後,祈禱是否也不復存在?在奧斯維辛營,當無數的無辜者向上帝提出了切身的祈求時,上帝在哪裡?在祈求者的面前,上帝靜默無言,這種禱告有用嗎?祈求有效嗎?」我們不知道答案。但是以賽亞53章說耶穌背負我們的痛苦,祂擔當我們的憂傷,耶穌來到世上是要來安慰每一位受難者。在祂被釘十架的前夕,祂安慰門徒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如今,同樣的話語仍舊安慰著無數倚靠上帝度過信心煎熬的靈魂。對受苦的人來說,上帝不是從天上給他們安慰,而是安靜地參與在受苦者之中。上帝沒有應許信祂的人會一帆風順,卻應許「與他們同在」,這種同在就是最大的安慰;上帝沒有解釋苦難的原因,因為解釋未必能安慰受難者,惟有認同、體會、接納才能使悲傷的人得著安慰。祂要我們與哀哭的人同哀哭,與喜樂的人同喜樂,與受苦的人同在,因為我們的愛白白得來,也要白白地分享給別人。

去年的228紀念禮拜,我曾經說:追悼228事件是在於提升一種台灣人的精神,致力於公義和平社會的重建。很可惜在政府補償金和官場紀念儀式下,追求公義和平的精神已逐漸被淡忘,而無法將此經驗轉化成台灣歷史文化的資產,建立台灣的主體意識。再加上國民黨和媒體的刻意誤導,因而造成認同上的差異,讓228失去了延續歷史的使命。今天我們台灣人依然生活在中國人的恐懼陰影當中,教會必須在這個迷惘的世代站起來,喚醒人心,叫台灣人從教會看到盼望,如此,惡劣的前景反可能成為台灣建國、更新的力量,228的苦難才能蛻變為台灣人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