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的愛

11-05-06

文:路得記1:1-18  (台語版)


在猶太人Talmud的傳統中,士師記、路得記和撒母耳上、下卷都是由撒母耳所寫。舊約有五本經書被歸類在聖書(Megillot)裡,這五本是「路得記、以斯帖記、傳道書、雅歌、耶利米哀歌」分別在五個節日中宣讀,路得記則是在慶祝豐收以及住棚節期朗讀。路得記的故事口傳已經很久,有許多學者認為路得記是在以斯拉改革後,才由一位文學家將之寫成一篇動人的短篇故事。以斯拉改革的目的是要使以色列人純種化,按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的記載,猶大被擄到巴比倫後,這排外的民族思想極受鼓勵。(尼13:1-3,23-27;斯10),因為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選民,因此提倡神寵說,這政策主要是否定猶太人娶異族婦女的婚姻。甚至撒馬利亞人也被視為非純種而相互不往來。因此才有約拿書和路得記的產生。路得記的作者 欲藉此故事對抗主流狹隘的民族主義,一方面表明上帝對外邦人的愛,同時引證大王的曾祖母路得為例子作為支持。
士師時期以色列人信仰墮落,道德敗壞,被異族奴役,是動亂期,百姓糧食斷絕。伯利恆人以利米勒與妻子拿俄米舉家遷至摩押十年,拿俄米的丈夫和兒子先後死去,拿俄米聽見故鄉饑荒已過,她相信這是耶和華的眷顧(v.6),於是決定回伯利恆。伯利恆在耶路撒冷南方五哩,又名以法他:是豐富、糧倉的意思。伯利恆有個農莊按聖經原則經營開放給孤兒寡婦拾麥穗 ,為士師時唯一的樂土。(利19:9-10,23:22)。行前拿俄米勸兩個兒媳回她們的家鄉去以便再嫁,否則到了伯利恆,她們寡婦生活不但有問題,還要面臨民族與宗教的衝突。俄珥巴領受她的好意,但路得堅持不肯離開,且作了一段感人的表白(v.16-17)。路得記就是從這兩名女子間不尋常的深厚情誼,相互扶持開始,最後終於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路得則留名於大衛的系譜(genealogy),成為大衛的曾祖母(得4:21),並在馬太福音耶穌的家譜中再度被提及(太1:5)。這份家譜特別提到的女性祖先:他瑪、路得、喇合、烏利亞之妻都是外邦人,由此強調外族與以色列族的融合。
整本路得記可以說是「愛」的故事,有婆媳之愛、夫妻之愛,更重要的是上帝的愛。上帝不僅看顧老年寡婦,而且愛護外邦女子,更藉著她將愛傾給以色列人。在v.16-17路得用 堅定的言語,表露出對拿俄米及她的民族,她的上帝的認同,自願肩負起對拿俄米的責任,至死方休。照猶太人的習俗,這兩個寡婦並無相互照顧的義務。因此當路得甘願放棄所有,進入外邦,她其實並沒有考慮自己是否能適應新環境,猶太人是否願意接納她,她只是憑著信心,踏出了這一步。我想主要是因為她與拿俄米超過十年的相處,彼此疼惜,事事為對方設想,路得更從婆婆身上經歷了上帝的愛。因此路得才會捨不得離去。(1: 1 4 )捨不得就是愛。路得愛她的婆婆,甘願離鄉背井,甚至說:「你死在哪堙A我也死在那堙C」(v.17)這就是犧牲的愛。10月2日下午,賓州 Lancaster 的Amish Schoolhouse 發生槍擊案,一名送牛奶的卡車司機手持三把手槍闖進 schoolhouse,把十幾名女生綁起來然後開火,造成5 死7 傷,最後槍手自殺。這位槍手遺言他憎恨自已,更怨恨上帝,早年女兒的夭折,使他耿耿於懷,性情大變。事發過後,Amish 的長老、家長與整個族人一致發出寬恕與包容之聲,這麼大的屠殺案,很快就恢復平靜了,這就是無私的愛。如果我們比較5年前發生的911慘案,到現在還是殺氣騰騰, 其在人類身心靈所造成的傷害,到今天仍然無法平撫。1985年由哈里遜福特主演的電影「證人」,Amish 的長老告誡他的孫子說:「人們都認為發生戰爭時,只有奮戰和殺戮,正義才會伸張,其實,人生還有其他方法。上帝教我們,不要去碰觸不潔的東西。」這次的慘案反而更鞏固Amish 的信仰,他們見證了上帝的教誨與外面醜惡的社會,是背道而馳的。一位Amish 的長老說:喪禮比生日更重要,受害的女童榮歸天國,也許比倖存者更幸福。這些女童的犧牲見證了信仰的特質,可惜文明世界依然視而不見,我們的社會什麼時候才會覺醒?什麼時候才會有這樣的胸襟?
拿俄米在經文中一再以女兒稱呼媳婦,可見她們是以母女相待。其實我們都知道女兒和媳婦是不同的。尤其亞洲人表現得更清楚,同樣一件事情發生,對女兒和媳婦的要求有明顯的差別。例如:有一位婆婆常常抱怨媳婦很會差使兒子,因為兒子常常幫忙做家事。換成女婿做家事就滿口誇獎女婿勤快、體貼。這不是雙重標準嗎?其次婦人對於女兒的忤逆很快就能釋懷,但是若是媳婦說話有點不當就會永遠記得,甚至永遠不能翻身。拿俄米把兩個媳婦當成女兒,這種愛也是路得割捨不下的原因,拿俄米不為自己打算,而是先替媳婦的終身大事著想,拿俄米知道她們年輕守寡,膝下無子,將來無依無靠,因此勸她們要趁早回娘家以便再嫁,免得孤苦一生。我們知道孤單對人是最大的考驗。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最大的痛苦也是孤單。祂喊說:「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太27: 46)?」但是拿俄米為了讓路得幸福,而願意甘心面對孤單。這兩位外邦媳婦愛婆婆如自己的母親,尤其是路得,她體會出拿俄米那種無私的愛,讓她更割捨不下。難怪到了第4章15節伯利恆的婦女們羨慕的對拿俄米說:「有這媳婦比有七個兒子還好。」當然拿俄米也是愛媳心切,經由她的策劃、安排、指引,路得終於得了一個好歸宿。至於波阿斯他不是至近的親屬,原本毋須盡義務娶路得為妻的,他願意這樣做,實在是出自愛心,這正好表達本書救贖的主題。
路得在一個極度父權的社會中,既是外邦人又是寡婦,是名副其實的邊緣人。她唯一擁有的,只是她對拿俄米的愛心及責任感。但就憑著這一點,一個以色列家族得以復興。路得雖然生於耶穌之前,但她的行為預表(prefigure)「肉身成道」的可行性。波阿斯與拿俄米活出信仰的精髓“愛人如己”,而路得深受拿俄米的信仰影響,以無私和忠誠的愛待拿俄米,在患難中信靠上帝,所以她不但得到拿俄米的疼愛,更得到上帝引導和保護。故事中的三個主角路得、拿俄米與波阿斯,她們身體力行彰顯上帝的教訓,更能觸動(touch)人心。它使我們看見上帝對忠誠的人的祝福,並施恩給尊重律法的人。本書充滿溫馨的愛,雖然經文中並沒有直接顯示出上帝的作為,但是祂關心屬祂的人之生活,並且賞賜那些信靠祂的人。後世猶太人選擇在住棚節期慶祝豐收時朗讀路得記,便是在拿俄米與路得看似軟弱的生命,見證了上帝奇妙的恩典。
愛是一件知易行難的事。我們常聽新婚夫妻開口閉口就說:「我愛你。」但付出行動去愛卻不簡單。很多新婚夫妻常常蜜月後就離婚。日本稱此種現象為成田症候群 (Narita Syndrome),意思是新婚夫婦出國蜜月回來在機場就離婚。夫妻的關係是如此,而婆媳問題更是複雜。一個懂得愛人的人,不但能適應婚姻生活,也能解除婆媳之間矛盾的關係。今天,我們生活在極端複雜的社會裡,尤其是人際關係的建立更是艱難,但願每個人對自己的責任再加深思,尤其是與人相處,要學習包容差異。在基督教的信仰裡,一個真正蒙恩的人不是被動,而是主動的。我們要在生活中顯明上帝的恩典,讓人看見什麼是有恩典的生命。但願我們都能做有恩慈的人,讓那些有需要的人從我們的生命中有所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