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愧的工人

經文提摩太後書   4:6-8;16-18

10-28-07

   RR2(PS2), SS61(E22), 308(E142), 516(E199)

禮拜二晚上黃春山先生打電話給我,他是上禮拜來演講去波利維亞宣教黃志成醫師的父親;他感謝我們教會邀請黃醫師來演講並且募款。他雖然未信主,但是他告訴我,他的兒子是一位宣教師。我說:我知道,他是一位了不起宣教師;我們教會能做的實在有限,但是他的演講鼓舞了我們會友的心。剛好那天黃志成醫師演講的時候,悅正也問:他如何能體驗出他的宣教行動是出自上帝的呼召?上帝有給他明顯的呼召的記號嗎?如何知道那個感動就是上帝的呼召?

作為一個宣教師或傳教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獻身的使命感。傳福音自己沒有獻身,這樣他所作的工或所講的道不會有生命力。傳教者說話的權柄,不在於他的學問、口才或地位,乃在他是否說上帝要他說的話,而不是一味討好會眾,專挑會眾喜愛的內容。以前我有一位長輩不願意在當地的教會做禮拜,卻老遠坐車到濟南教會聽許鴻謨牧師的講道。原因是他認為當地的牧師言行不一致,而且十分熱中於經營教會政治,不用心準備講道,也不認真牧會,只會耍嘴皮,作表面功夫。因此他寧願搭公車去濟南教會聽獻身的牧師的講道,才能感動他。

2004年在我尚未上任之前,回台灣搬家來BOSTON時,利用在台灣的時間請教家父牧會的方法。他告訴我,任何事情都要盡力而為。他分享當他牧第一間新屋教會的時候,每個月有一次探訪遠地的會友,鄉下客運班次少,而且會友居住很分散,也不適合坐巴士探訪。所以和家母兩人騎腳踏車有時一天只能探訪三、四戶。雖然騎在石子路上,顛波不已,當時年輕從來就不覺得累。後來從開拓教會到建堂完成後,才離開新屋到虎尾教會牧會,雖然會友住得離教會比較近,但是會友人數比新屋教會多六、七倍。現在改成走路探訪,只有三、四家比較遠的需要騎腳踏車。由於母親勤於探訪,十一年下來家母為了探訪,走路走到到腳都長繭。他們回想牧會生涯雖然辛苦,但是感覺上帝的恩典滿滿,尤其是兒女都能堅守上帝的道路。他也勉勵我要當主無愧的工人,「正確地講解真理的信息」來幫助信徒辨明真正的信仰內容,他強調這是作為一個「無愧的工人」的傳教者最基本該有的態度(提後214ff)。他今年已經80高齡,每個月還在木柵門諾會講道。

提摩太是保羅最親密的同工之一,他曾經寫兩封信給提摩太,都是強調信心與真理的教導,他對教會生活非常關切。保羅寫提摩太後書,當時羅馬政府對基督徒的迫害已全面展開,保羅在羅馬,再度入獄,被關在友人接觸不到的冰冷地牢中。保羅精神頹喪,他覺得全亞細亞省的人都離棄他  (1:15)。因此寫信時他的心情起伏不定,有時表現出他的脆弱,流露出他的恐懼和寂寞。有時又如本章,激勵提摩太面臨苦難時要勇敢。對保羅來說人生的終點已非常接近,他說:『我犧牲自己的時候到了;現在就是我離開人世的時刻(v.6)。』保羅借用舊約獻祭奠酒的禮儀(151-10),準備獻上自己的生命,以鮮血澆奠獻給上帝。因此他以寫遺書一樣的心情寫下最後的話語,就好像是遺產,他毫無保留地將他獻身傳道的使命和傳福音的看法傳給提摩太和有志於傳福音的人。

回顧我們的實況,信仰生活好像是在跑馬拉松,有些人從中途開始起跑,卻能持守到終,這就是第一代信徒;也有許多人跑到一半就放棄了。今年新來的學生有許多慕道友,有些只參加團契,沒來禮拜,就可能會發生這種危機。然而學生工作是播種的事工,最重要是幫助他們明白福音的內容和意義,讓他們慢慢瞭解並接受基督徒的價值觀與人生觀,將來如果他們離開,也希望他們放在心上帶走。最近學青會長孫志硯兄一直在憂心,沒有接班的同工可訓練,這需要我們弟兄姊妹共同來關心與代禱。有些人比較幸運,在臨終之前才決志信主,但是究竟是少數。有些人一生都是基督徒,但是在跑馬拉松的時候過度勞累,甚至受傷,最可惜的是像底馬一樣貪愛現世,離開教會。這些人從頭開始跑,卻半途而廢,實在可惜。其實人在社會生存,非常需要認同感,雖然我們努力讓自己持守信仰,難免也會受到周遭大環境的影響。如果只是影響到我們的生活,那麼問題不大。但是如果牽涉到信仰和道德層面的時候,問題就嚴重了。在這個社會,基督徒算是少數,若減去那些掛名基督徒,更是少之又少,許多我們所尊敬的長輩也跌倒,落在婚外情、詐騙以及爭權奪利的陷阱中,甚至在傳道人當中也有無法持守到底的,事奉的生涯有很多令人興奮的事,也有許多無奈、氣憤和傷害。在這樣的環境底下我們如何作一個無愧的工人呢? 在今年的上半年,我曾經歷一段事奉的低潮,BTCC 是我第一次事奉的教會,當我53歲決定換跑道,以牧會來服事上帝時,我有很高昂的心志與期待,然而事奉有喜樂,也有傷痛的時候。有時因自己做得不夠好、事工沒有進展而自責;有時自己的付出和努力不被人認可;有時是團隊中有些不愉快的事;有時是事奉的壓力太大等等。這些傷痛像一桶桶的冷水,澆在忠心事奉的心志上,幾乎摧毀了我繼續走下去的勇氣。後來經過幾次的家庭會議,迫切流淚的禱告,上帝讓我看到自己的軟弱,我和秀卿決定學習禱告交託,重新尋求主的心意。從那時起,我們每日靈修,早禱後才開始工作,每一天我們都以「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要高興歡喜!」(118:24)的心情,誠實的自我查驗,謙卑的尋求未來的服事方向,等候時機再出發。經過教會最近幾次的事工,我和秀卿都深深地體會到教會的事奉,不是我們自己在工作,而是上帝的恩典與弟兄姊妹和我們一同工作(林前15:10 )。也因為有大家的主動參與、彼此尊重,我才能安心接待客人,參加和主持會議。保羅在16節說:「我第一次為自己辯護的時候,沒有人在我身邊,大家都離棄了我。」但是他沒有氣餒,他確信主在旁支持他,給他力量(v.17)。這也提醒我們事工需要兄姊的支持,和牧師配合教會才會復興。感謝上帝的恩典,我本來有許多的難過和許多的軟弱,這一切都在祂的保守及引領中,因我的軟弱更彰顯祂的大能!

你我的經歷也許不同,你或許比較順利,或許更加困難。但我相信這一切的磨練只是上帝要把我們生命的雜質去除,而留下優質的生命,因為作為基督徒,我們沒有所謂真正的失敗,反而永遠都是收穫,從失敗裡可以有所收穫,在傷痕裡可以看到主的榮光。成長的過程是痛苦的,上帝卻要一步一步地把我們塑造成基督的樣式,願神甦醒我們的心,催促我們的腳步,願每一位兄姊在我們人生的盡頭時,也能像保羅一樣驕傲地說:「那值得競爭的賽跑,我已經跑過;該跑的全程,我已經跑完;該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47)」。

 

4:6 至於我,我犧牲自己的時候到了;現在就是我離開人世的時刻。

4:7 那值得競爭的賽跑,我已經跑過;該跑的全程,我已經跑完;該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

4:8 從今以後,有公義的華冠等著我,就是那以公義施行審判的主在基督再來的日子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要賜給所有愛慕他顯現的人。

保羅的囑咐

4:16 我第一次為自己辯護的時候,沒有人在我身邊,大家都離棄了我。願上帝不加罪於他們!

4:17 主在旁支持我,給我力量,使我能夠把信息完整地傳給所有的外邦人;我也從獅子口堻Q救了出來。

4:18 主一定會救我脫離一切邪惡,接我安全地到他的天國去。願榮耀永永遠遠歸於他!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