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父親

經文: 路加福音15:11b-32

3-25-07

 RR14 (57). SS65 (E23), 478(E116, 1,3,4), 516 (E199)

歷來有很多人用今天的經文做題材寫作或畫圖,最有名的有法國諾貝爾文學獎小說家紀德的浪子。以這題材作畫的至少有40幅畫,其中林布蘭就有三張,其中兩張是畫浪子和豬搶食,第三幅畫是最有名的浪子回頭。

這段經文有三種強調:第一種將焦點集中在浪子身上。第二種將焦點集中在父親身上,第三種將焦點集中在大兒子身上。我小時候瞭解浪子回頭的比喻都是傳統的解釋將焦點放在浪子身上。那時我的想法是世人有兩種人:大兒子代表好人也就是耶穌所說的法利賽人,而浪子代表壞人也就是耶穌所說的娼妓稅吏。父親代表上帝,他的愛是永恆不變。.

這個觀點也是我們大多數人對此比喻的瞭解。

有關浪子的部份,他是一個只要父親產業、不要父親的人。但是有了產業又不知珍惜。

v. 13說:小兒子毀壞伊ê(台語漢字本)。其實我們都是小兒子,毫無節制的使用上帝賜與的產業,破壞、污染大自然,把上帝給我們的環境損毀了。特別是去年到今年氣溫變得非常奇怪。每年到聖誕節期,新英格蘭地區都是銀色聖誕,但是去年聖誕節前大部分的人還沒穿外套,我還穿短袖。連櫻花都誤以為春天到了提早開花。如果天氣ㄧ直維持到春天倒也好過日子。通常三月已經是春天了。不料到二月底三月中旬的氣溫變得很冷,低溫到達華氏個位數。平常冬天不下雪的德州和西雅圖附近居然下大雪,而Denver附近今年的天氣變本加厲,當我們還在穿短袖的時候,幾次大雪讓飛機停飛,我們上禮拜五、六的聚會都因為下大雪而停止聚會,這在去年發生在二月,前年發生在一月,今年卻發生在春天,這全然是溫室效應。最近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拍攝《不願面對的真相》這部紀錄片得到奧斯卡肯定而出盡鋒頭,後卻引起多家環保團體及媒體的質疑,如:華盛頓郵報以:「War on Warming Begins at (Al Gore's) Home」的大標題指出高爾於2006年自宅的用電量,是一般美國家庭的20 倍。高爾在紀錄片裡呼籲大家正視汽車污染的問題,但是片中一再出現他坐加長型禮車。高爾的發言人卻希望大家注意高爾對再生能源的使用與支持。問題是如果他想成為全球暖化的發言人,如果自己言行不一致,不願意犧牲享受又如何使人信服呢?

我相信我們的會友都有心為環保盡力,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常常不知不覺就浪費了很多資源。譬如:我們為了方便使用免洗餐具。我常勉勵人帶手帕少用餐巾紙,尤其反對把餐巾紙當盤子用,每次回台灣,看台灣人吃飯時準備由回收紙所做的垃圾盒子,可 供我們參考。這次回台我準備了一些環保筷,希望每位兄姊各取一雙,以後隨身攜帶,而且最好自備碗盤。這樣就可為環保盡一份心力。另外我們常常在家裡把全家的燈全部打開,這是習慣問題,以後請隨手關燈。 又冬天多穿衣服,暖氣調低一點;夏天少穿衣服,打開窗戶或電扇,都可減少冷氣的使用。耗費資源我們自己就是浪子,因為我們毀壞祂ê業。

我在初中時曾聽許隼夫牧師以路加15章為題講道,除了傳統對浪子的認知以外也點出長子的自義。當然我們不能否認長子是奉公守法的努力工作的好人(v.25),他不曾違背過父親的命令 。 當他得知父親重新接納弟弟,並設宴慶祝時,氣得不肯進屋裡去。他對父親說:『這些年來為你工作但是你這個兒子把你的財產花在娼妓身上回來,你還為他宰小肥牛!』其實大部分的基督徒都會有如大兒子一般的反應。

楊腓力(Philip Yancey)的恩典多奇異引了一段聽自芝加哥貧民窟工作的朋友的真實故事:「有個處境悲慘窘迫的妓女來找我,她無家可歸,身體有病,沒錢給兩歲的女兒買奶粉。她聲淚交加地告訴我,她把女兒出租給有性怪癖的男人。她出租女兒一小時賺的錢,比她整晚賺的錢還多。她說她只能這麼作,才有錢吸毒。我不知道應該對這個女人說什麼。最後,我問她有沒有想過到教會求助,我永遠忘不了她臉上一副無辜的震驚表情,她說:『我怎麼會去那裡?我已經覺得自己很爛,教會的人只會讓我覺得自己更爛!』一個人愈覺得自己很爛,理當更能把耶穌當成庇護所;過去那些窘困潦倒的人都湧向耶穌,但今天同樣的人卻不被追隨耶穌的人接納,教會到底出了什麼差錯?」他這位朋友指的追隨耶穌的人不就是我們嗎?不就是大兒子嗎?教會缺乏上帝無條件的愛,使得邊緣人很難進入教會,也使得基督信仰成為中產階級的奢侈品,甚至信徒之間必須帶著假面具掩飾自己的軟弱和失敗,不敢與人真實的相交。

還有同性戀的問題也是一樣,在家父、家母80大壽感恩禮拜時珊宇講道。她提到當她11年級的時候,她的高中同學中間有人是同性戀者,也有很多同性戀和兩性問題的討論。當時社會尚未進入同性婚姻的爭議時代,社會上很多護教者堅持聖經和上帝是詛咒同性戀的。然而這些同性戀的朋友她都認識好幾年了,也一直在交往,從來不曾造成她的困擾。她懷疑上帝真會如那些基督徒所言詛咒這些同性戀者嗎?當時她只有16歲,因此在每周請安的電話裡請教阿公。阿公說:「我們不是法官,不要論斷人,只有上帝才能論斷人。」又告訴她,作為基督教徒,我們不是被呼召來指責他人的生活模式。我們只是被呼召來愛我們的鄰居像愛自己一樣。因此我們寧可像小兒子錯能悔改,也不可像大兒子一般自以為義,以自己的主觀來論斷人。

17世紀荷蘭有位名畫家林布蘭,當時非常受歡迎,他靠畫畫過非常奢華的生活,他的畫作因荷蘭社會流行風潮的轉變淘汰,不再受到歡迎,曾經累積的財富也很快的被不善理財的他揮霍殆盡,最終導致破產,由於不善理財,面臨破產回到故鄉萊頓,他一貧如洗,家庭破碎,妻離子散。他晚年畫作以聖經為主題,隨著他的人生境遇從喧嘩到落寞,走向一個沈思般的內心世界,在『浪子回頭』這幅畫裡表現的淋漓盡致。並深深地影響到20世紀天主教靈修神學大師盧雲。盧雲年輕時就決定要服事主,在神學院受裝備後,他在聖母大學、耶魯、哈佛神學院當靈修神學教授,也寫有關靈修書籍,很多已翻成中文。他雖然擔任教授,在他心靈深處總覺得這不是他真正的歸宿,他常常到慈善機構當義工。有一年他到法國『方舟』服事心智遲緩的人。他在那裡看到林布蘭『浪子回頭』這幅畫,自此圖像不斷的在盧雲的腦海裡出現,影響他後半生。他認為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比喻中的三種角色,起初盧雲體認自己是比喻中的小兒子,需要不斷的悔改重新回到上帝的家裡;他認為自己也像大兒子一樣,滿了自義,需要上帝的赦免。有一天盧雲發現這個比喻更是要提醒他自己要像那位父親一樣,無條件的去接納那些有需要的人,而成為父親這個角色應是基督徒一生追求的目標。兩年後,盧雲辭教掉哈佛神學院之教職,終其 一生到「方舟」位於加拿大多倫多的「黎明之家」全時間服事心智遲緩者。

希望我們在思想這個比喻時,除了藉著小兒子及大兒子想到自己的情景,也提醒自己學習要成為父親,有父親一樣寬容接納的心,每位作父母的都是先經歷作兒女,選擇自己的人生旅途,才成為父母。這是艱辛、孤獨的歷程,盼望成為父親成為我們一生追求的目標,也希望我們教會能夠恨惡罪卻愛罪人,對社會完全敞開。

 

 

 

仁慈父親的比喻

15:11 耶穌繼續說:「某人有兩個兒子。

15:12 那小兒子對父親說:『爸爸,請你現在就把我應得的產業分給我。』父親就把產業分給兩個兒子。

15:13 過幾天,小兒子賣掉了分得的產業,帶著錢,離家走了。他到了遙遠的地方,在那奡尾N無度,過放蕩的生活。

15:14 當他花盡了所有的一切,那地方發生了嚴重饑荒,他就一貧如洗,

15:15 只好去投靠當地的一個居民;那人打發他到自己的農場去看豬。

15:16 他恨不得拿豬吃的豆莢來充飢;可是,沒有人給他任何東西吃。

15:17 最後,他醒悟過來,說:『我父親那埵陶\多雇工,他們糧食充足有餘,我反倒在這媥j死嗎?

15:18 我要起來,回到父親那堨h,對他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
15:19 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兒子;請把我當作你的雇工吧!』

15:20 於是,他動身回父親那堨h。「他離家還遠,父親望見了他,就充滿愛憐,奔向前去,緊抱著他,不停地親吻。

15:21 兒子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兒子。』

15:22 可是父親吩咐僕人說:『趕快拿最好的衣服給他穿上,拿戒指給他戴上,拿鞋子替他穿上,

15:23 把那頭小肥牛牽來,宰了,讓我們設宴慶祝!

15:24 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於是大家歡宴起來。

15:25 「那時候,大兒子正在農場。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音樂和跳舞的聲音。

15:26 他叫一個僕人過來,問他怎麼一回事。

15:27 僕人回答:『你弟弟回來了,你父親看見他無災無病地回來,把小肥牛宰了。』

15:28 大兒子非常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出來勸他。

15:29 他卻對父親說:『你看,這些年來,我像奴隸一樣為你工作,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你給過我甚麼呢?連一頭小山羊讓我跟朋友們熱鬧一番都沒有!

15:30 但是你這個兒子,他把你的財產都花在娼妓身上,現在回來,你就為他宰了小肥牛!』

15:31 父親對他說:『孩子啊,你常跟我在一起;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15:32 可是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我們為他設宴慶祝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