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原則(2)

經文:腓立比書 3:4b-14

4-29-07

RR 3 (PS8), SS67(E25), 251(E107), 512(E196)

RCA是第一個來美國宣教的新教教派,而紐約Marble Collegiate Church是美國現存最早的教會。Marble教會的牧師皮爾(Norman Vincent Peale, 1898-1993)於1952年出版了一本書,連續四年登上非文學類暢銷書榜(1952-1955)的前茅,它對美國的影響長達30年之久。這本書由彭歌翻譯成中文,書名為人生的光明面(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1972年由純文學出版,在台灣也形成一個風潮。單是人生的光明面就有9種不同的版本在台灣出版。皮爾牧師宣稱沒有一種問題、困境或失敗,不能透過信仰、積極思考,以及向上帝祈禱來解決。雖然教界對他的著作毀譽參半,但是他的「應用基督教信仰」把信心活潑地應用在生活上影響很多人,在基督教以外的世界亦有說服力。RCA另一位名牧Robert Schuller亦受到他的感召,用他的積極思考的理論,在加州開拓並建立水晶大教堂。他也追隨他寫一本書名為『可能』(Move ahead with possibility thinking),也鼓催積極思考,他每週還上電視佈道,影響很多人。

皮爾博士在1984年退休,他一生總共出版46本著作,大部分鼓吹積極思想,至2000年為止共售超過2100萬冊,發行過41種語文。他又辦標竿雜誌(Guideposts magazine),裡面的文章也是鼓吹積極的人生觀。我高中時家父在虎尾教會牧會,同時也接受芥菜種會之聘請在雲林看守所做佈道的事工,看守所的受刑人都是情節較輕或尚未上訴的人。那時芥菜種會每個月都會寄一些標竿來給受刑人看,我很喜歡,內容都是一些激勵人生的故事。有些受刑人受到激勵,出獄後也會循著單張或標竿後面教會的蓋印資料,寫信來致謝。今天的經文保羅也勉勵我們要把握住人生的標竿。

保羅是一個從小在猶太教長大的標準信徒,他有良好的家世及社會地位,出身名師又滿懷熱誠,保羅自言是全守律法的,並且已經達到無可指責的地步。換句話說,他是一個道德先生。不但別人不能指 責他,連他自己都找不到自己有什麼缺點。他是一個無論是血統、種族、學歷、聰明才智、做事能力都有值得他驕傲的地方。如果我們擁有這麼多恩賜時,我們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保羅信主之前視基督徒為異端,以誇耀自己殺害基督徒為忠於自己傳統和忠於上帝。但在遇見基督之後,保羅說:「我一向認為有盈利的,現在為了基督的緣故,我把這些看作虧損。」(3:7)這中間的有利或有損,衡量的中心是基督。從前他傲人的背景和經歷對他的人生原是有益處的,現在他看這一切都當是有損的。不只這樣,他更把萬事看作虧損的,放棄在猶太教中崇高的地位,甘願為傳福音奔波、受逼迫。他在哥林多後書11:24-27自述:為主做工不但辛苦,受鞭打,又多次坐牢,被丟石頭,遭遇海難,一次在水堭瓣蓍L二十四小時。旅行中經歷過洪水的危險,盜賊的危險,來自猶太人和來自外邦人的危險,又有都市堛漲M險、荒野間的危險、海洋上的危險,和假弟兄姊妹所造成的危險。他又有工作上勞碌困苦,常常徹夜不眠,忍受飢渴,缺乏食物,沒有住處,衣不蔽體。這一切他甘心領受,因為他以認識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因為耶穌的話進到保羅的心裡,柔化了他剛硬的心,使他的生命有很大的改變。生命轉變後他的價值觀也改變了。

歷代許多信仰前輩也是如此作為。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黃武東牧師的自傳中提到,他家如何信主的經歷。他的父親黃碖從斥責基督為邪道到改宗把耶穌當成至寶的故事。黃碖是以前的秀才,當時知識份子很排斥耶穌。庄內李拐是殺人不眨眼的土匪。黃碖在嘉義鄉下開雜貨店,李拐每次到店裡白吃白喝,而且拿東西都說賒帳,然而從來沒有還過,但是黃碖也不敢跟他要貨款。這樣的日子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某日李拐拿日用品後結帳並要求算過去的欠帳,黃碖覺得很奇怪,後來又發現李拐挑蓮霧、拔仔到庄內賣。這個舉動激起黃碖的好奇心。黃碖偷偷跑到李拐家,看見他闢菜園,種果樹,不僅如此李拐在禮拜六不賣菜,他到廟口、市場去談道理出口成章。這位文盲土匪竟然改邪歸正信了教,傳教者還教他識字談道理。黃碖搖頭跟李拐說:「拜蕃仔教大不孝啊!你不能信。」。李拐說:「耶穌教不是不孝,耶穌教是敬拜創造的上帝,叫人孝敬父母,不行竊,要行善,勿欠債,有債必還。」黃碖十分好奇,跟著去做禮拜,也入了教。黃碖從此戒掉鴉片,改善性情,兩位老婆受感動也信主。因此黃武東乃走上傳道之路,後來致力於南北教會合一,也成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第一任總幹事。

我們要如何以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呢?今天的前奏曲是選自巴哈的聖詠前奏曲耶穌為我至寶(Jesu Meine Freude)。原聖詩的旋律是 Johann Crüger(聖詩73作 曲者)1653年所寫,首次聖詩的旋律出現在Praxis pietatis melica集。歌詞是Johann Franck 大約在1650年所寫:「耶穌我的喜悅,我心安歇至所,耶穌我的至寶,我心急切易盼,渴望追誰深深慕切!上帝的羊羔,我的新郎,除你外,地上沒有最寶貴的。」這就是渴望追求以主基督耶穌為至寶的心境。保羅說: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312)。在我們人生的旅途中,難免會有失望喪志的時候。所以保羅勉勵我們,他並不認為他已經贏得了這獎賞;他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313)。如果我們沒有忘記背後,會有什麼後果?正如耶穌在路加福音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上帝的國(962)。」人的標竿若是放錯,往往就像猶大一樣為了三十塊錢出賣耶穌,最後遭到可悲的結局。

聰明熱心的人有才幹,會做許多事,但如果不是以基督為中心,無意間會帶給別人許多的壓迫。保羅認識耶穌之前,他的聰明才智害了不少人,認識耶穌之後,開創了基督教宣教史。認識耶穌之前他看重傳統勝於人的靈魂,為了傳統甚至可以殺人。認識耶穌之後,他看見人的罪可以得到赦免。他願意付出痛苦的代價,對人有更多的愛心和耐心。每個人的人生的標竿都不一樣,保羅發現以前他所定的標竿是錯的,以前的努力完全浪費了。因此做為基督徒我們要以基督為中心,訂定標竿,或許我們必須捨棄一些我們引以為傲的屬世價值。當我們從一個自以為義的人,轉變為重視耶穌的義時,我們就能夠捨棄自我為中心的個性。願我們一同學習保羅所說的:『我只渴望認識基督,體驗他復活的大能,分擔他的苦難,經歷他的死,希望我自己也得以從死奡_活』(3:10-11)一方面以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另一方面我們要忘記背後,向著目標直奔,為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們去領受的。願主幫助我們能設定標竿並直奔標竿,早日到達目的地。

 

3:4 若有人以為他可以倚靠外表的禮儀,我更可以這樣做。

3:5 我出生第八天就受割禮。我生來就是以色列人,屬於便雅憫支族,是血統純粹的希伯來人。就遵守猶太教規這一點說,我屬於法利賽派;

3:6 就熱心說,我曾經迫害過教會。所以,如果遵守摩西法律就算是義的話,我並沒有甚麼可指責的地方。

3:7 但是,我一向認為有盈利的,現在為了基督的緣故,我把這些看作虧損。

3:8 不只這樣,我更把萬事看作虧損的,因為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為了他,我損失了一切,當作垃圾,為要贏得基督,

3:9 完全跟他連結。我不再有那種因遵守法律而有的義。我現在有的義是因信基督而有的,是上帝所賜的,是以信為根據的。

3:10 我只渴望認識基督,體驗他復活的大能,分擔他的苦難,經歷他的死,

3:11 希望我自己也得以從死奡_活。

向著目標直奔

3:12 這不是說我已經成功,或已經完全了。我繼續奔跑,只求贏得那獎賞;其實,為要使我達到這目標,基督耶穌已經先贏得了我。

3:13 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

3:14 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上帝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