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十架跟隨主 3-15-09

維佳詩台美基督長老教會

文:哥林多前書 1:18-25

 RR5 (Ps19), SS 55, 115, 515


基督是上帝的大能和智慧

18 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信息,在那些走向滅亡的人看來是愚拙的;對我們這些得救的人來說,卻是上帝的大能。 19 因為聖經說:我要摧毀聰明人的智慧;我要廢除博學者的學問。 20 那麼,聰明人在哪堜O?博學者在哪堜O?世上的雄辯家在哪堜O?上帝已經使這世界的智慧成為愚拙了! 21 上帝運用他的智慧,使世人不能夠藉著自己的智慧去認識他;相反地,上帝決定藉著我們所傳那「愚拙」的信息來拯救信他的人。 22 猶太人要求神蹟,希臘人尋求智慧, 23 我們卻宣揚被釘十字架的基督。這信息在猶太人看來是侮辱,在外邦人看來是荒唐。 24 可是在蒙上帝選召的人眼中,不管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這信息是基督;他是上帝的大能,上帝的智慧。 25 因為所謂「上帝的愚拙」總勝過人的智慧,所謂「上帝的軟弱」也勝過人的堅強。


我們上禮拜提到十字架的信息。在羅馬帝國統治的殖民地,十字架是用來懲罰重刑犯中最殘忍的刑具,特別用於叛亂份子或強盜。耶穌被猶大出賣後,就落在大祭司的手裡,大祭司煽動百姓對耶穌進行百般侮辱和毆打後,因其沒有權力治耶穌死罪,便將此案移送交由羅馬總督彼拉多審理。彼拉多經審查一再強調,查不出耶穌有甚麼罪。大祭司和眾長老們就挑唆民眾,對彼拉多進行施壓。最後迫使彼拉多把耶穌交給大祭司和眾長老處理,並用釘十字架的酷刑對待他。耶穌的罪行是迷惑群眾,反對向羅馬帝國納稅,又自稱是猶太人的王,上帝的兒子彌賽亞,這是犯了猶太人的褻瀆上帝的罪。十字架是被唾棄,可恥的記號,但保羅卻說:我們卻宣揚被釘十字架的基督 (v. 23)。這是令人無法想像的,特別是猶太人,他們極度厭惡十字架,因為申命記說:「屍體掛在柱子上將招惹上主詛咒那土地(2123)。」耶穌被掛在柱子上,怎麼可能是上帝差來拯救世人的彌賽亞?他們不相信耶穌是彌賽亞。如今十字架卻成為榮耀的標記,今天很多人用十字項鍊或胸針做裝飾,代表信仰和榮耀的記號,另外醫院、紅十字會用十字架做標記,表現愛與拯救的意義。我們在教會要以愛心互相對待,不然教會的十字架就會變成墳墓的十字架一樣是沒有意義的。

我經常從Pittsburgh開車到Boston途經Waterbury, Connecticut在右邊山上有三隻大十字架遠在高速公路就可看到。或許我們偶而也會在其他地方教會裡看到,這十字架群和我們一般看到教會屋頂上榮耀的十字架是不一樣的。它是代表加略山當年之慘景,就是耶穌和兩個強盜一起被釘死的情景。當時有兩個囚犯和耶穌同釘十字架,卻有兩極的反應。一位用理智判斷耶穌連自己都救不了,如何能救全世界的人,因此出言侮辱祂,譏笑祂。另外一位則認出了耶穌有一種不同類的能力,他在信心中冒險,請求耶穌︰「在你的國降臨的時候,求你紀念我。」別人只有在嘲笑中,稱呼耶穌為王,這一位臨死的強盜卻比任何人都看清楚了耶穌國度的本質。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一對強盜可以代表所有歷史上對十字架的選擇:接受救恩或拒絕救恩保羅說,上帝用沈淪的人看為最戇的「十字架」來顯明祂的權能(v. 18)。如果我們從時間的洪流來看,山頂的十字架的確改變了整個世界。既然如此,我們看耶穌的無能為力是上帝的無能為力呢?還是上帝的愛的證明?

牧師常常勉勵信徒要追隨基督,我們要如何實踐呢?戴德生( 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曾說:「結屬靈果子必然與背十架有關。」如果背十架是上帝的愛的證明,那麼追隨者就必需有一顆甘心犧牲的心。因為十字架重新定義了上帝是一位甘心為了愛的緣故而放棄權能。愛是甘心受害,吸收苦難。基督教史上有一個偉大的故事,發生在羅馬的競技場上。有一個沙漠隱士,叫塔里馬克斯 (Telemachus),被聖靈引導進入競技場,置身於兩個鬥士之間,執意要將兩人分開。當時觀眾正看得血脈憤張,見此情形大為惱怒,齊聲狂喊要趕他出去,他就是不肯走。混亂中觀眾席裡飛來的一支長矛,正中他的心臟。突然,全場鴉雀無聲,搏鬥再也無法繼續下去。從此,羅馬全城開始自省:為什麼我們不見血不能興奮?不久,羅馬就取締了以血取悅觀眾的競技搏鬥節目。塔里馬克斯的血清楚的揭露他們嗜血兇殘,他的血洗淨了羅馬人的罪。

上週我們說過,只要相信主耶穌是我們的救主,信仰並不需要很多知識,很少人是因為在理智上想通了才信耶穌,多半是對十字架有新而正確的認識才信耶穌。李登輝先生曾經見證說:他十四、五歲就有宗教需求,從康乃爾大學進修回台之後,他感覺心靈空虛,因此開始「找神」,之後他有兩、三年的時間,一個星期有四、五天晚上都和太太一起去各個教會參加各種活動,但是心靈依然空虛,他是一個理性很強的知識人,不可能說信就信。李先生經過了相當的內心掙扎,最後終於領悟到信仰是無法用理智去分析,而是要用心去體會,從而相信了「那看不見的神」才受洗成為基督徒。他說,人生最高的境界,就是認識上帝。人生有成功、有失敗,以他過去擔任國家領導人的經驗,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信仰:好比一個人站在觀音山頂上,會感覺到還有上帝同在,即使面對困難,上帝都會教導你,否則就走不出死蔭的幽谷,因此每當他處理國政,遇到挫折和沮喪時,總是打開《聖經》才重新站起來度過難關。他說,書給了他智慧,信仰又給了他謙卑。一個人只要跪下來向上帝禱告,立刻就不再狂妄,再也不會覺得自己權力無邊,可以為所欲為。v. 19說:「我要摧毀聰明人的智慧;我要廢除博學者的學問。」這就是信仰的力量,當我們軟弱的時候,當我們謙卑地承認人的智慧有限的時候,就可以藉著上帝的幫助有所作為。

保羅認為,十字架是上帝的自我啟示,沒有一個人能料到上帝的福音,竟然會是隱藏在醜惡的十字架裡。因此如果信仰不是以十字架為中心,就無法明白上帝在十字架上的智慧,如果人類不能明白這一點,那麼其他所謂的智慧都是愚蠢的。猶太人要求神蹟,希臘人尋求智慧,致使他們無法接受耶穌釘十字架的道理。現在以任何方式事奉的基督徒,也要經常反省這個教訓。市面上有大量的書籍告訴我們,如何成功開拓教會,如何根據社區的情況,進行對外的拓展,建立異象等等。但是,這類作品往往在無形間稀釋了福音。當我們認為成功的關鍵是倚靠計畫、方案、異象宣言,而不是福音時,就是依靠戰略性計畫的智慧來取代十字架的愚拙。中世紀時,神學家聖多馬(St. Thomas Aquinas, 1225-1274)參觀梵諦岡,教廷裡有許多歷史文物,價值連城。教皇對聖多馬誇耀說:「今天我們不會對當年在美門口的瘸子說,金銀我都沒有了!」聖多馬說:「教皇,請原諒我提醒您,今天我們雖然富足了,但我們卻無法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叫瘸子起來行走。」同樣地,我們不反對任何形式的宣教策略、而是擔心,十字架雖然不會被否認,但是卻因著人們的眼光過於注重次要的部分,而失去它應有的精神。

馬丁路德認為,人生沒有任何的苦難是上帝勝不過的,十字架的苦難、十字架的死亡就是最大的勝利。司布真 (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 - 1892) 說,「在天堂裡沒有一位戴冠冕的人,他在世間不曾背過十字架。」如果你在地上沒有背十架,你在天上就沒有冠冕。無論我們如何成為基督徒,在我們一生中必要有背十字架的經驗。上帝要我們心甘情願的背起十字架,慢步跟著祂走,勇敢地完成所托的職份。如同歷代的信仰前輩,今天只要我們願意接受十字架和忍受其羞辱,明天我們就能擁有能擔起十字架辱恥的力量。從今天起願我們彼此勉勵天天背起十架、來跟從主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