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犧牲 11-08-09

維佳詩台美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路得記 3:1-5, 4:13-17

RR 26 (Ps 127), SS 67, 342, 509


1有一天,拿俄米對路得說:「女兒,我必須替你找個丈夫,好使你有個歸宿。2  記得波阿斯是我們的親族嗎?你曾經跟他的女工一起工作。聽我說,今晚他會在禾場上簸麥子。3 你去洗澡,擦點香水,穿上最好的衣服,然後到禾場去。但是不要讓他知道你在那堙A要等他吃完了,喝夠了。4 要要看準他躺的地方;他睡著了,你就去,掀開被子,躺在他腳邊。他會告訴你該做甚麼。」5 路得回答:「你說甚麼,我就做甚麼。」 4:13於是,波阿斯娶了路得。上主賜福給她,她就懷孕,生了一個兒子。14城堛滌女們對拿俄米說:「讚美上主!他今天給了你一個至親來照顧你。願這孩子在以色列中有聲望。15你的媳婦愛你;她為你所做的,比七個兒子所做的還多。現在她給你生了一個孫子;這孫子將帶給你新的活力,使你安享晚年。」16拿俄米接過這孩子,緊抱著他,撫養他。17鄰居的婦女給這孩子取名俄備得。她們爭相告訴每一個人,說:「拿俄米得了一個兒子啦!」俄備得是耶西的父親;耶西就是大衛王的父親。


舊約的以色列人自認是上帝的選民,看不起外邦人,因此有舊約作者借古代事件寫抗議文學,如:約拿書是以約拿對外邦的尼尼微宣教,試圖打破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選民的迷思,因為約拿不僅宣教,且向敵國宣教。有學者認為路得記是成書於以斯拉改革之後,以斯拉改革的目的是要使以色列人純種化,因此排外的民族思想極受鼓勵 (尼13:1-3,23-27),當時他們否定猶太人娶異族婦女,而路得卻是摩押的女子。路得記的作者就是要藉著這一段感人的故事,來教導我們甚麼是認同與合一的功課。

故事的開始,是在猶大地的伯利恆。拿俄米和丈夫以利米勒,帶著兩個兒子,因為饑荒流浪到摩押地作難民,在那堭H居。後來兩個兒子都娶了摩押女子為妻,不幸的是,以利米勒和兩個兒子都先後離世,沒有留下後裔。這樣,一家三寡婦,兩代不同族。

此時,拿俄米聽說伯利恆有好的收成了,就想動身回猶大地去。拿俄米體恤兩個年輕的寡媳,以後還有機會再嫁。她說:我女兒們哪!回你們的娘家去吧!不要跟著我受苦。俄珥巴雖然不捨,最後仍然聽勸,回娘家去了。路得不忍心拋下年邁的婆婆,她堅定地說: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對以色列人民來說,摩押人是屬於不潔淨的族群,且法律規定摩押人不得進入以色列人聚會的場所。然而路得一點也不懼怕,她不但認同婆婆的族群,也認同婆婆的信仰。於是拿俄米和路得回到伯利琚A正是收割大麥時 (1:22)。為了養活婆婆和自己,路得到田裡,跟在收割工人的背後,撿拾掉下來的麥穗。這塊田正好是波阿斯的。波阿斯知道路得的來歷之後,對於這位外國女子的孝順很有好感,於是吩咐工人不要收割得太乾淨,故意多留下一些麥穗讓路得撿。

摩西五經中無論是利未記或申命記都一再重申,收割的時候,不可割田邊的穀物,也不可回頭撿掉落的穗子。你們不可摘光葡萄園的葡萄,也不撿掉落地上的葡萄。你們要讓外僑、孤兒,和寡婦拾取。因此以色列人一直有這種習俗。在早期台灣的農業社會,也有這種所謂「留田角」悲天憫人的胸懷。法國田園畫家米勒的名畫《拾穗》真實地反映出農村的百態與婦女拾穗的辛苦,他的創作靈感即來自於路得記,他的作品帶有深刻的人道關懷,不但呈現出人們應有的尊嚴,也帶給底層生活者,生活的盼望與寧靜。我們知道泰國教會在Homeless方面做很好的事工與見證,或許我們也可以認真想想我們教會可以為受苦者、出外人、寄居者或單親家庭提供什麼樣的協助?這一期的新使者《在新香蘭看見部落力量》談到88水災,目前大家關心的已不是物資或是幫忙,而是災後如何重建部落,讓災民有更好的機會,不致因為遭受風災而喪失對未來前景的規劃。目前許多單位都關懷重建,但要如何重建?戴明雄牧師發起的原鄉重建基金會,是針對台東的原住民部落,以回歸原住民傳統智慧和抓住與大自然、大地共榮這兩個原則為構想來計畫重建。基金會將整合台東南迴線地區的部落,展開三年的中長程重建工作,他呼籲:「給部落一個支點、讓部落站起來,一人一千救台東原鄉部落重建工作」,預計募集六千萬元。或許我們已透過總會捐款給台灣,但是長期的重建更需要我們的關心,這是針對性的參與重建。奉獻,並不是看數字,而是看心意,對有需要的弟兄姊妹投注更多的關懷,也是我們學習認同與教會一体的機會。

今天的經文是關於收割時麥田搭棚的故事。舊約中有五本書被稱為五聖卷(Five Scrolls)在五個節期閱讀,其中路得記在住棚節時閱讀,是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一本。收割節慶祝晚會有喝酒、跳舞等活動,大家都打扮漂亮,年輕人也藉此機會尋找對象。拿俄米心疼路得,要替她找個好丈夫,生活才有依靠。她認為波阿斯是最合適的對象,於是就教路得去洗澡,擦香水,穿最好衣服,告訴她進入波阿斯的躺臥的地方跟波阿斯睡在一起。這種慶祝收成的活動,是婚姻配對活動。乖巧的路得聽從婆婆的教導,一切進行得很順利。波阿斯也很喜歡路得,於是按照猶太人的規矩(註),得到所有親族的同意,贖回了原本屬於公公以利米勒的一點田產,並娶路得為妻。

飾演第一代○○七情報員詹姆士龐德的知名演員史恩康納萊現年已近八十歲,他在去年出版名為《身為蘇格蘭人》的自傳。他說,身為蘇格蘭人讓我的生命截然不同。他把自己的成就跟魅力,歸因於孕育他的土地跟人民。雖然蘇格蘭與英國合併已超過三百年,他始終對自己的文化、歷史、語言、成就等,有著無比的珍惜和驕傲,他不但是蘇格蘭獨立運動的長期支持者,他提供獎學金給「蘇格蘭國際教育基金」來幫助優秀的蘇格蘭年輕人,讓他們在社會上發光發亮,而在美國設立的「蘇格蘭之友」,努力提升外國人對蘇格蘭的認識與支持。史恩康納萊更在去年公開表示,將不會留下任何遺產給他的獨子,而是要把約五十多億台幣的財產捐給這些慈善基金會。他身為蘇格蘭人,死後也要把一切奉獻給他最愛的蘇格蘭。這樣的史恩康納萊,英國人即使不同意他的政治立場,卻對他仍抱著崇高的敬意。對照之下,台灣的政客、商人、學者、藝人、名嘴等,不僅扭曲自己的國家認同與政治立場,更以跟隨北京唱和起舞、甚至羞辱鄙視台灣的民主自由,來換取個人名利。

今天早上8:30,以「人民作主」為主題的環島苦行隊伍,從台北市龍山寺廣場出發。這一趟環島苦行不是為了苦行,而是為了追尋台灣民主之夢想與實踐。台灣人走過白色恐怖和戒嚴的統治,歷經了二次政黨輪替,終於促成民主轉型。可惜,去年上任的馬總統,選前口口聲聲愛台灣,如今集大權於一身,卻一再做出傷害台灣人民的事。如果以路得與拿俄米的愛來檢驗,沒有認同,沒有實質的行動,單說愛,是騙人的。我們的家庭也是一樣,如果家庭裡的每一個成員,沒有為家庭犧牲和付出,光說愛自己的家,那是空洞沒有說服力的。同樣的話也用在教會中,如果信徒對教會缺乏認同,連結的心不足,沒有背十字架犧牲的態度,光說愛教會,盼望教會興旺是很難的。

由於拿俄米、路得這對婆媳互相疼惜之愛,促使路得得與和丈夫基連的親族波阿斯結婚。之後上帝賜福給她,她就懷孕生子,取名俄備得,就是大衛王的祖父。新約聖經把主耶穌的遠祖推到路得。一位受阻咒的外邦女人的子孫居然成為人類的救主。從這個故事,我們不僅要思考愛在我們生命中的意義?我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要成為什麼樣的教會?更要思考身為台灣人教會的價值與信仰,否則我們無法建立一個有意象的教會。親愛的兄姊們,讓我們一起來認真探索「身為台灣人教會」的意義,願上帝的恩典與我們同在,與台灣人同在,與台灣人教會同在。阿們!  


(註)新約時期的撒都該人不信復活。他們問耶穌說:「摩西說:『人若死了,沒有孩子,他兄弟要娶他的妻,為哥哥生子立後(太22:2312:18-2720:27-40)。』這律法是利未拉特婚姻(Levirate Marriage),Levirate這個字來自拉丁文levir意思是丈夫的兄弟。摩西五經中說:「如果有兄弟兩人住在一起,其中一個先死了,沒有留下子嗣,他的遺孀不得再跟族外人結婚。死者的兄弟要盡兄弟的義務娶她;他們的長子要作已死兄弟的兒子,替他在以色列中立嗣。如果死者的兄弟不肯娶她,她要到城門口見本城的長老,告訴他們:『先夫的兄弟不肯盡兄弟的義務,替他在以色列中立嗣。』長老們就必須召見那人,跟他商議。如果那兄弟仍然堅持不娶她,她要在長老們面前走上去,脫下那兄弟的一隻鞋子,吐口水在他臉上,宣佈說:『不肯替兄弟立嗣的人該受這種侮辱。』在以色列中,他的家要叫做『被脫鞋之家』(申25:5-10)。」若是自己兄弟都去世,還可找親族的堂兄弟來繼承財產,使丈夫名字能在宗族中繼續存在。有時聖經中我們以為是主角的,其實是配角。譬如:浪子回頭的比喻中,篇幅以浪子最多,所以我們以浪子為主角。但新譯本卻改為仁慈父親的比喻,他把慈父為主角。同樣路得記真正重要的人物應該是拿娥美。拿娥美和兩個媳婦要分開時才會跟她們說:「女兒啊,你們還是回去吧!我還能再生兒子來作你們的丈夫嗎 1:11)?」拿娥美把媳婦路當成女兒,替媳婦終身大事著想,膝下無子,將來無依無靠。因此拿娥美替她在親族中找對象,將來生孩子,以利米勒家就可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