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毀隔離之牆 ˙7-19-09

南灣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以弗所書 2:11-22

RR 6 (PS 23),SS 73, 164, 512


11 你們生而為外邦人的,要記得過去的情況:你們被那些自稱受過割禮的人─就是那些在自己身體上動過刀的猶太人─稱你們為沒有受過割禮的。12 那時候,你們跟基督沒有關係,是外人,不在上帝選民的行列堙C你們在上帝應許給他子民的約上無份,在世上沒有盼望,沒有上帝。13 你們這些從前遠離上帝、現在卻跟基督耶穌結合的人,藉著他的死,已經接近上帝。14 基督親自把和平賜給我們;他使猶太人和外邦人合而為一,以自己的身體推倒那使他們互相敵對、使他們分裂的牆。15 他廢除了猶太法律的誡命規條,為要使兩種人藉著他的生命成為一種新人,得以和平相處。16 藉著在十字架上的死,基督終止了這種敵對的形勢,藉著十字架使兩者結為一體,得以跟上帝和好。17 這樣,基督來的目的是要傳和平的福音給所有的人,包括你們這些從前遠離上帝的外邦人和接近上帝的猶太人。18 藉著基督,不管是猶太人或是外邦人,我們都能夠在同一位聖靈堥茖鴗悀鱄惚e。19 這樣看來,你們外邦人不再是外人或陌生人;你們是上帝子民的同胞,是上帝一家的人。20 跟猶太人一樣,你們也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基礎上,而基督耶穌自己是這家的基石。21 倚靠他,整座建築得以互相連接,逐漸擴大成為聖殿獻給上主。22 倚靠他,你們也同被建造,成為上帝藉著聖靈居住的地方。


美國白人對黑人或有色人種的歧視由來已久。林肯總統雖然於1865年已經解放黑奴,他們依然受到歧視,南方尤其嚴重。羅莎帕克斯(Rosa Louise McCauley Parks, 1913-2005)在1955年12月1日因拒絕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公車司機的命令,讓位給白人乘客。這件非暴力反抗行為引發聯合抵制蒙哥馬利公車運動,展開一場大規模反對種族隔離的運動。馬丁路德金恩開始參與聯合抵制民權運動,1968年金恩被暗殺,之後種族運動逐漸受到重視。今日有很多黑人在各領域有成就逐漸受歡迎,這是因為經過許多人的努力,才使種族的歧視漸漸淡化。6月26日麥可傑克森的猝死是全世界最震撼的新聞,大概沒有一位歌手的死能像麥可傑克森一樣,瞬間激起全球各地歌迷的同聲哀悼。他是一個跨越所有種族、所有文化和所有年齡的偶像,全世界的人都熱愛他,他的膚色只是一個表象。作為一個舞者,他強烈而獨特的節奏與舞步,在那個時代,成了跨越各種界限的最佳代表。作為一名全球超級歌星,他像他的岳父貓王,普萊斯利是一位很受黑人喜愛的白人歌手,他也跨越了種族界線。經過許多人五十多年的努力,到了去年黑人終於坐上總統寶座。他們都是成功地拆毀人和人之間隔離之牆的人物。

我們都知道牆的功用是在隔絕,而橋樑或隧道的功用則是在流通。世界上最會建橋樑和隧道的的是日本,日本由四個大島所組成,本州在中央,其他三個島都有橋和隧道與本州連結。其中青函隧道 (Seikan Tunnel)是世界上最長的隧道全長53.85公里,連接日本本州及北海道的。相對於日本,世界最會築城的是中國。中國自誇有萬里長城,總長3460公里,這確有阻隔人交通的功能。由於他們的本性如此,加上共產主義的言論箝制,所以很多外面的消息都被封鎖,這也是共產執政當局要把中國人和外界隔絕。

自從亞伯拉罕受上帝呼召,以色列人認為只有亞伯拉罕的後裔才能被上帝揀選與祝福。他們行割禮與上帝立約。不單以色列人要行割禮,連他們的奴隸無論是買來的,或是奴隸生下來的都要奉行(創17:11-12)。不被揀選的稱為外邦人。以色列人認為外邦人是不潔淨的,被排除於上帝的恩典外,只配做地獄的柴火。外邦人到聖殿敬拜只能在最外圍的外邦人院,隔著圍牆是婦女院,接著是以色列人院、祭司院。外邦人被排除在以色列民的社會之外。在耶路撒冷聖殿正門門檻上寫著:「任何外邦人越過此門檻,遇到生命危險是咎由自取。」

到了新約時代,猶太人的選民觀念依然根深蒂固。以弗所是宗教興盛的城市,有許多人以專賣偶像營利為生(徒十九),保羅受召向外邦人宣教,他在這裡成功地打開了福音之門,建立外邦人教會。但是有猶太背景的信徒在反偶像的教育下長大,對接納從前拜偶像者進入教會有很大的困擾,尤其是割禮的問題,成為猶太與外邦信徒爭執最烈的一個問題。

基督教傳到外邦人中間,外邦信徒不認為接受割禮是成為基督徒的必要條件。保羅本身雖然有受割禮,卻不認為肉身的割禮有什麼用處。他說,割禮「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羅2:29),要緊的是: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成為新人,及守上帝的律法。他說,只有這樣的割禮,才能拆毀人和人之間的隔離之牆,使所有的族群結合在一起。換言之,唯有猶太基督徒拆毀割禮這道牆,重新認識上帝的救恩,已藉著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成功地在上帝和世人之間建立橋樑,猶太人不再擁有選民的特權,上帝的救恩遍及世人。如此多族群教會才能真正在主裡合一。

今年初,我有機會到維佳詩台美教會幫忙,我知道我們教會與維佳詩台美教會有很深的淵源,也一直在支持該教會。拉斯維加斯是一座賭城、罪惡城市(sin city),由於賭博難免有毒品、酒精、色情、家庭暴力或槍擊事件。未去之前我有一點不安,但是上帝為何要差派我去那堜O?我想耶穌不是要我去找尋人與人之間的差異,而是要從彼此的不同,找出對話、思想和價值上的共同點,尋求拓展福音的可能性。

維佳詩台美教會所在的主人教會Westminster Presbyterian Church很特別,他們看見弱勢族群的需要,借給西班牙裔、台裔、泰國裔做禮拜聚會,共享教會資源而且不收房租,其實他們的經濟也很困難,甚至聘不起全職的牧師,但是他們樂於分享上帝國的資源,因為大家都是上帝的子民,是一家人。西班牙教會禮拜人數不到10人,牧師身兼三間教會;泰國牧師特別關懷遊民,除了禮拜天與他們共享愛餐,還親自為他們理髮;台語教會禮拜人數不到20人,教會的服事負擔很重,但是有一半以上的人參加聖歌隊,每個人都以喜樂的心將最美的聲音獻給上帝。在這裡我看到一個真正屬於基督身體的信仰團契,他們打破狹隘的個人觀念,彼此連接,追求主內的合一,逐漸擴大成為聖殿獻給上主(v. 21)。

除了教會,我也參加社區的活動,我發現這些鄉親都有一個共通之處,就是衷心盼望自己能被接納、被肯定。這些人的工作有許多都和賭場有關,或是發牌、或是廚師,他們都希望有一個正常的社交圈。比如同鄉會有合唱團,每禮拜有20多人參加練習,會後有交誼與簡餐,雖然沒有特別安排,卻都是豐盛有餘,而且交誼的時間比練唱的時間還要長。在這個基礎上,我嘗試尋找大家的共同點,由於他們熱烈參與同鄉的活動,我就舉辦228事件和平紀念禮拜,邀請同鄉一起為台灣祈福,結果當天有50幾人來參加禮拜。我想人與人之間的歧異都是顯而易見的,至於那些潛藏的共通點,則要靠大家去尋找。一旦找著,只有在這時候才可能發生心心相印的溝通。這也是突破人與人之間冷漠的最佳利器。

耶穌道成肉體來到世上,祂學人的語言,使用人的文字,唱人的歌,設法尋找和人們之間的共同點,然後在這個基礎上接近他們、教化他們、愛他們。祂沒有指出身邊的人有多少缺陷與罪惡,而是以愛與服務為破除障礙的手段。就像麥可傑克森成功地抓住現代人潛藏的共通點:空虛苦悶的心靈,以及挑戰傳統價值的叛逆。他巧妙地運用節奏和流行音樂,把這些音樂變成全球文化,建構起與現代人溝通的橋樑。因此保羅在此特別強調基督是偉大的破除障礙者,是拆毀分隔牆垣的人,他說:「基督親自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v. 14),使所有的族群結合在一起,形成一種新的生命共同體(v. 15)」。這是保羅的信仰告白,也是當代最大的奧祕之一。

對保羅來說,在以弗所他努力找出猶太人與外邦人的共同點,他以在基督耶穌裡成為新造的人作為信仰的主軸。並親身見證了他們如何捐棄成見,在基督裡和上帝和好,同心在偶像林立的城市傳揚福音,建立以弗所教會。誠如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七章的教導:「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保羅又說,別人看待我們這些門徒的方式,是根據我們對彼此的愛,而非根據我們的背景地位。今天我們要在北美傳福音,要在基督裡合一,除了要找出面對「台美人」和「基督徒」雙重身分所潛藏而普遍的共通點外,更需要有一顆開放與包容的心,來欣賞別人長處,減少內部的對立。願我們每個人都能以成為拆毀分隔牆垣的人為志向,以開拓上帝國的福音為目標,同心來建造一個屬於地上的天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