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祈禱 11-15-09

維佳詩台美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撒母耳記上1: 4-20

RR 4 (Ps 16), SS 27, 309, 515


4 以利加拿每次獻祭後,都把祭過的肉分給比尼娜一份,給她的兒女各一份。5雖然以利加拿很愛哈娜,但只能分給她一份,因為上主一直沒讓她生育。6哈娜的對頭比尼娜常常侮辱她,折磨她,因為上主使她不能生育。7這種情形年年一樣,每當他們來到上主的殿宇,比尼娜就使哈娜難過得掉眼淚,不吃東西。8她丈夫以利加拿問她:「哈娜,你為甚麼哭?為甚麼不吃東西?為甚麼這樣傷心難過?難道有我不勝過有十個兒子嗎?」9有一次,他們在示羅,在上主的殿宇吃完飯,哈娜站起來。她非常難過,一面痛哭,一面向上主禱告。那時,祭司以利正坐在殿門旁邊的祭司座位上。11哈娜許願說:「上主─萬軍的統帥啊,請垂顧你婢女的苦情,眷念我,不要忘掉我!如果你賜給我一個兒子,我許願把他終生獻給你,一輩子不剃頭髮。」12哈娜不停地向上主禱告;以利注目看她的嘴唇。13因為哈娜默默地祈禱,只動嘴唇,沒有出聲,以利以為她喝醉了酒,14就對她說:「你還醉得不夠嗎?別再醉酒了!」15哈娜說:「不是的,先生,我根本沒喝酒;我心媟T苦,正在向上主傾吐我的苦情。16別以為我是不規矩的女人;我一直在禱告,因為我極度的悲傷痛苦。」17以利說:「你安心回去吧。願以色列的上帝照你所求的賜給你!」18哈娜回答:「願你常以仁慈待我。」說完,她就離開,去吃東西,不再面帶愁容。19第二天早晨,以利加拿全家一早起來,敬拜上主後,就回拉瑪去。以利加拿跟他妻子哈娜同房,上主應允了哈娜的禱告,20她就懷孕,生了一個兒子。哈娜給孩子取名撒母耳,因為她說:「這是我向上主求來的。」


先母於十五歲時,在大舅婚禮前夕,身體不適經診斷是急性腦膜炎,在鄉下罹患此病者往往無救。當時外嬷是村裡唯一的信徒,這個村裡全是同一宗族,每禮拜天她帶領子女去教會時都受到丈夫的迫害,因為全宗族裡的人都譏笑我外公無能,連妻兒都無法掌控。

當先母因腦膜炎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彌留之際家人將她搬到大廳,外嬷仍不放棄,與鄰近教會牧長、主內的兄姊迫切禱告,她大膽向上帝乞求,求主憐憫,顯示大能醫治她女兒,假使女兒無法痊癒,以後不知如何向村民介紹全能上帝的福音,為了村民靈魂的得救,求主醫治女兒的病,讓她恢復健康,作美好見証。此時一位信仰長輩對我外公說:「猪母(外公名叫謝猪母)!現在是你開金嘴的時刻了。」外公說:「我不會祈禱。」那位長輩說:「用誠實的心跟著我唸就是了。」為了愛女,外公開嘴認罪,求主赦免以往對基督的敵意,求主醫治愛女,若得醫治,他願悔改敬拜上帝。祈禱後母親的身體開始退燒,漸漸恢復正常,不久完全康復。

村裡同時患此病的有五、六人,有的死亡;有的雖然恢復,卻成為殘障;只有母親因為外嬷堅持祈禱而完全康復。母親可說是由死復活,而感動心鋼硬的老爸信主。感謝主的恩典及醫治,此見證成了上帝之道在「路上村」存亡的關鍵,後來福音得以由此展開,乃至「路上教會」的設立,至今仍屹立在彰化中會見證主的榮光。我們常說:人的盡頭乃是上帝的起頭,當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都會想到上帝,跟上帝許願,正如外公一樣。其實每個人都一樣,要在人生的某一時刻與上帝相遇,並且被上帝所揀選才能成為祂的兒女。

哈娜的問題在哪裡?我們知道,她的問題是不能生育。現代人看不能生育並沒有什麼問題,甚至有許多人她們能生育,卻選擇作為頂克族(DINK,Double Income No Kids),因為這樣經濟優渥、可以無後顧之憂的過日子。但對當時的以色列人而言,一個家庭最大的詛咒就是沒有後裔,這是婦人最大的痛苦。以利加拿每次獻祭後,都把祭過的肉分給比尼娜一份,給她的兒女各一份,雖然以利加拿很愛哈娜,但只能分給她一份 (vv. 4-5)。哈娜不能生育,使得丈夫的另一個妻子比尼娜常常羞辱她,折磨她,丈夫以利加拿卻愛莫能助。當時的猶太社會,女人想要得到家族的尊重,提昇她們的地位,唯一的機會是為丈夫生下兒女,因為「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 (詩127:3)。」因此,不能生育就是未蒙上帝之祝福,對待這樣的不孕者,任何人都可以公開的羞辱及折磨。這情形維持多年,每當他們來到上主的殿,比尼娜就使哈娜難過得掉眼淚,不吃東西 (vv. 6-7)。聖經中除了哈娜之外,施洗約翰的母親伊利莎白原來不孕。後來上帝讓她懷孕。她說:「主終於這樣厚待我,除掉了我在公眾面前的羞辱(路1:24-25)。」

可憐的哈娜除了面對傳統的束縛,雖然以利加拿對哈娜有說不出的憐惜和不捨,不斷地安慰哈娜:「難道有我不勝過有十個兒子嗎?」但這樣的支持及體貼,仍無法抵擋外來的壓力,反而使得比尼娜更心生嫉妒,不時冷嘲熱諷、苦待沒有後嗣的哈娜。哈娜積壓多年的情緒,終於在這一次重大的節期全數崩潰,哈娜心想既然不能生育是上帝的旨意,那她就必須上聖殿去求告耶和華。

聖經說:哈娜內心十分愁苦,她一面痛哭,一面向上主禱告,她已經憂傷到沒有聲音了,只能動嘴唇禱告,祭司以利以為她喝醉。哈娜回答說:「不是這樣,我是心中愁苦,所以在上帝面前不住的禱告啊。」哈娜沒有透過祭司以利向上帝代求,在當時是很少見的,這種現象一直到宗教改革,改革家提出萬民皆祭司之後,才逐漸普遍,但是天主教會還保存由神職人員為人代求的禮儀就是告解。

我們常常有一種似是而非的觀念,以為牧師的祈禱上帝比較會聽,任何場合,只要牧師在場,就包辦所有婚、喪、喜、慶的祈禱。以前家父在鄉下牧會,有時豬生病,也會被請去祈禱,因為當時養豬是他們所有的生計,他們心中愁苦,希望藉著牧師有力的祈禱,使豬生病得醫治。其實只要誠心,任何人的祈禱上帝都會垂聽的。耶穌曾以一個寡婦的比喻,鼓勵我們要不住的禱告。祂說,有一個寡婦受到冤屈,她就向一個不義的官不停地求;這位官想收紅包,而寡婦雖然沒送紅包,到最後卻被纏得不得不回應(路18:1-8)。何況上帝是我們在天上的父,祂愛我們,更願意聽我們的祈求。我們若是禱告一次、二次就覺得累了,不再繼續禱告,上帝又如何成就呢?耶穌又說:上帝是靈,敬拜他的人必須以心靈和真誠敬拜(4:24)。這個道理現代基督徒尚且不能完全明白,在舊約祭司威權時期,她能有這種表現確是難能可貴。哈娜在耶和華面前不停地禱告,她流著淚向上帝許願(v. 11):若上帝聽她的祈禱賜她兒子,她必將兒子歸於耶和華。

有一個笑話說:美國有一純樸小鎮沒有酒吧,大城市商人見機就在該鎮開了一家。有了酒吧之後,開始有醉酒打架的事情發生。鎮內教會舉行大規模的禱告會,求上帝排除酒吧。一天,雷電打到酒吧,將其完全燒毀,老闆向法庭控告教會說:因為信徒的祈禱致使酒吧被毀,要求教會賠償,教會也請律師辯護說:不是他們的責任。法官看了案件說:「酒吧老闆相信祈禱,教會信徒反而不信,豈不怪哉!」。這笑話看起來很好笑,卻能表現我們信仰的心態。當我們的信心和利益衝突時我們常常捨棄信心。有時我們祈求,上帝讓我們得到了,卻要付出代價,這就是考驗信心的時候了。但是哈娜的信心不為所動,他願意全部擺上。

哈娜繼續在上帝的面前禱告,不僅完全坦露自己的需要,她所許的願也是為了上帝國,她將兒子獻給上帝使用。因為她有這樣的心意,上帝後來又賜給她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兒(2:21)。我們常常以為還願很容易,但有時卻困難。有一農夫的牛生病了,他迫切祈求,若上帝醫好他的牛,他願意賣掉這頭牛,然後把錢全部奉獻,後來牛果真復原。這時農夫後悔了,想來想去,他把牛牽到菜市場去賣,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買牛送雞,他把牛定價十元,把雞定價一千元,兩樣必要同時買。買主想雞很貴,但牛超值,所以不計較就把兩者都買了,如此皆大歡喜。這位農夫因此也高高興興拿著十元到教會奉獻。其實這種試探經常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有時向上帝許願,後來卻沒按照約束回應上帝的恩典,不可不慎。

上帝喜愛哈娜真心的奉獻,後來撒母耳成為以色列最為出色的先知,他領導有方,全國就復興。由於母親的教導和持續祈禱,撒母耳成為極愛祈禱的領袖,從小上帝就向他顯現、說話,我們常看到一幅世界名畫,撒母耳跪下雙手合一的祈禱圖。撒母耳率領國家是靠祈禱,藉著祈禱他得到上帝的指示和幫助。先知耶利米把撒母耳和摩西並列,可見祈禱對撒母耳一生事奉有多重要。

「這是我向上主求來的」,是歷代信仰偉人母親的祈禱文;撒母耳、奧古斯丁 (Augustine, 354- 430)、戴德生牧師 (Haudson Taylor III, 1832-1905)、葛福臨 (Rev. Franklin Graham, 1952- ) 牧師...,都是他們的母親向上帝求來的;母親持續懇切的祈禱,上帝必垂聽(撒母耳的意思),伸出祂的手來幫助我們,要使我們像哈娜一樣得著那所應許的。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為兒女向上帝祈求,並見證:「這是我向上主求來的」,願主祝福你和你的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