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上帝同行 6-21-09

佳壇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撒母耳記上17:32-49


32 大衛對掃羅說:「陛下,我們用不著怕那非利士人!我去跟他打。」 33 掃羅說:「不行,你怎麼能跟他打呢?你只是一個孩子,而他是身經百戰的軍人!」 34 大衛說:「陛下,我是為父親放羊的。有時候獅子或熊來了,抓去小羊, 35 我就追趕牠,擊打牠,救回小羊。如果獅子或熊襲擊我,我就抓住牠的鬚,把牠打死。 36 我曾打死獅子和熊,同樣可以殺死那個藐視永生上帝軍隊的非利士人。 37 上主曾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他也會救我脫離那個非利士人。」掃羅說:「好,你去吧!上主與你同在。」 38 掃羅把自己的盔甲給大衛穿─有一個銅頭盔和一件鎧甲。他把銅頭盔戴在大衛頭上。 39 大衛把掃羅的刀繫在鎧甲邊,想走卻走不動,因為他不習慣穿戴這些。他對掃羅說:「我不能穿戴這些去打仗,我不習慣。」於是他把盔甲都脫掉。 40 大衛拿了他的牧杖,又從溪邊揀了五塊光滑的石子放在牧人用的袋子堙A然後帶著投石的弦出去迎戰歌利亞。

41 那非利士人開始向大衛走來,替他拿盾牌的人走在他前面。當他走近, 42 看清楚大衛的時候,就藐視他,因為大衛只是一個雙頰紅潤又英俊的小伙子。 43 他問大衛:「那根杖是做甚麼的?你以為我是一條狗嗎?」於是他指著自己的神明詛咒大衛,向大衛挑戰,說: 44 「來吧,我要把你的屍首丟給飛鳥野獸吃!」 45 大衛回答:「你來打我,是用刀、矛、標槍,但我打你是奉上主─萬軍統帥的名;他就是你所藐視的以色列軍隊的上帝。 46 今天,上主要把你交在我手堙C我要打敗你,砍下你的頭。我要把非利士兵士的屍體丟給飛鳥野獸吃。這樣,普天下就知道以色列有一位上帝; 47 這堛漕C一個人也都知道上主不需要用刀或矛來拯救他的子民。他戰無不勝;他要把你們交在我們的手中。」 48 歌利亞開始走近大衛;大衛迅速地跑向非利士人陣前應戰。 49 他伸手從袋子堮野X一塊石子,用投石器向歌利亞甩去。石子打中歌利亞的前額,打破了他的頭蓋,歌利亞就臉朝地倒了下去。


大衛王的事蹟無論是在舊約或猶太人的歷史都佔有重要的位置,尤其是大衛在少年時打敗大巨人歌利亞的故事,更是令人津津樂道,不但是聖經中以寡擊眾的典範,也是廣大受迫害者的希望之光。在人類歷史當中戰爭是永不止息的,只要有人便有戰爭;早在創世之時便有該隱殺死亞伯的戰爭,有人謔稱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因為當時全世界只有四個人有四分之一的人口被殺害。大自國和國之間、種族間、宗教間、意識型態,小到家庭、公司以及教會,我們每天都處於人際關係的戰爭之中,因此我們更需要有屬天的智慧、耐心、和力量,幫助我們妥善處理複雜的人際戰爭。

以色列人的祖先是沙漠游牧民族,即使後來定居下來,仍然以畜牧為業。亞伯拉罕、約伯都擁有數千隻牛羊。大衛從小牧羊,牧羊的經歷,讓他養成在各樣患難中依靠上帝。當熊和獅子來襲時,他豈能不怕?然而他全心依靠上帝,練得一手好甩石,來對抗獅子猛獸和保護羊群。現在面臨大巨人歌利亞,他說話一點都不含糊,沒有模菱兩可。大衛說:「耶和華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意思是:我會戰勝,拿下你的腦袋,上帝會得到榮耀。大衛非常清楚是誰在掌權,是誰在指揮這場戰役。結果大衛憑著信心僅用了一顆石子,就擊倒歌利亞。當他殺死歌利亞之後,他並沒有歸功於自己,他說::「你來打我,是用刀、矛、標槍,但我打你是奉上主─萬軍統帥的名;他就是你所藐視的以色列軍隊的上帝。」大衛承襲約書亞的傳統,全心倚靠上帝,這是掃羅從沒學會的功課。

從經文看來,今天的戰爭是以色列由衰轉盛的關鍵。大衛從來沒想到,他的信心和勇氣鼓勵了全國以色列人,當哥利亞倒地的那一剎那,整個以色列的軍隊士氣大振。他們的灰心恐懼終於被勇氣所取代,大衛個人的突破為國家帶來完全的勝利。因此大衛和掃羅凱旋歸來時,以色列百姓塞滿街道,載歌載舞迎接英雄,他們拍著鈴鼓高唱:「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撒上18:6-7)」難怪掃羅對這位不平凡的青年既恨且懼。

掃羅高大英俊,天生具有領袖特質,他本來很熱心謙卑,甚得上帝的喜愛。他上任時曾經許下許多諾言,然而他卻失敗了。原因很簡單:他自作主張,對上帝的誡命置若罔聞,失去了卑微時所有的一切美德,迫使上帝另立領導者。沒有人想到上帝會揀選一個放羊的孩子,連他的父親都預料不到。上帝說:「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所以,人要為上帝所用,不在於外面的長相或聰明才幹等屬人的特點,重要的是要有上帝同在,有一顆願意被上帝琢磨的心,雖然他出身寒微,一再犯罪,仍然成為以色列最偉大的王。

以色列和台灣相隔很遠,文化宗教背景不同,卻有不少相似之處﹕它們都被外部一種野蠻的力量威脅生存,用各種手段威脅它們的安全。台灣當前的情境和當時的以色列類似,馬英九的人格特質和掃羅也很像,然而台灣的內部局勢比以色列更艱難,在強敵之前,雖然掃羅不能帶領他們脫離敵人的威脅,至少掃羅肯上陣帶領以色列和非利士人對抗。而馬英九一心只想歸順中國,如果我們能團結還是大有作為,偏偏台灣人生性懦弱怕事。如果這種情況一直不改,有一天我們將成為中國的一部份。如果我們往下讀,以後掃羅因為嫉妒大衛,一直追殺他,正如現在阿扁總統的遭遇一樣。雖然阿扁總統還未受洗,他在監獄裡每天都讀聖經,他不是一個在監獄裡等待死亡的人。正如大衛有很多詩是在逃避掃羅追殺時寫的,當他面對生命中的挫折、絕望和打擊時,他不是逃避或是否定。而是在每一個困境中,用詩歌、禱告來回應。雖然上帝應許他做以色列的王,他仍然得為活命而逃,但是他始終相信上帝是信實的,上帝的應許一定會實現。同樣地,在阿扁對司法撤底失望之後,他埋首寫書,依然憂國憂民,他勉勵幸妤:「只要我們聽得進上帝愛人愛你的聲音,你的聲音上帝一定聽得到。」他說:「感謝天父,讓我接近生命的源頭,通過徹底的悔改,安息在上帝的懷哩,存感恩謙卑的心,享受與上帝的同在。」雖然我們不知道上帝的旨意是什麼,但是馬政權關得住阿扁的身體,卻關不住他的聲音,盼望阿扁總統有朝一日東山再起,像大衛勇敢對抗歌利亞一般,重新帶領台灣人建立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至於我們平日教會生活也會遇到這種情況。中國對台灣的圍剿包羅萬象,包括政治、經濟、醫療、學術和宗教等,然而聖經教導我們要合一,不是統一。合一是共享主愛,而統一是用武力取得。中國教協也一直要在世界各基督教團體當中把我們消滅,比方:普世教會協會(WORLD CONCIL OF CHURCHES )1992年在坎培拉 (Canberra)舉行,當時中國教協要加入普世教會協會,他們向普世教協提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必須改換名稱(最好是歸入中國教協的一部份)。大家為中國講話的聲音甚高,我們的代表在晚禱會後,幾個人在高俊明牧師的帶領之下流淚祈禱。他們擔憂會籍不保,也準備萬一真的被要求更名,將不惜退出會場表示抗議(這是總會給的旨令)。最後在代表的努力與堅持之下,終於保住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會籍至今。

我們在教會中的服事也一樣,有許多人早年可能像掃羅一樣很忠心,但是因服事上有某些成果就起了驕傲,因而失去應有的戒心,在晚年不能保住原有的操守,以致於像掃羅一般為上帝所遺棄,殊為可惜。我們要學習大衛從小困難中依靠上帝,到大艱難中靠主得勝;從小事上忠心,到大事上交託,最後達到凡事與主同行,這是每個基督徒的靈命成長過程。與上帝同行,是聖經的中心信息之一。人類的歷史,大自邦國興亡、社會演變,小自你我個人每日的生活、思想、言行,都必須在:走上帝的路,還是走自己的路?上作抉擇。上帝創造我們,就是要我們與祂同行,但是有多少人真與祂同行呢?我們都渴慕與上帝同行,但是這條路正像「天路歷程」所描述的,關卡重重行走不易,常常會有失敗與挫折的感覺,但絕對不可放棄。

今天的經文提到三位人物,當然都有他們的缺點,掃羅原是上帝所選,剛開始掃羅是成功的,他的名字是「求問」的意思,很可惜他雖有求問耶和華的心,卻沒有信心,總是以討眾人歡喜的方式來處事,走自己的路,違背上帝的旨意,而遭棄絕,最後掃羅在強敵壓境,走投無路時,竟然求問鬼靈。然而無論是占卜或求問鬼靈都是聖經明令禁止的,結果掃羅落得戰死沙場。大衛一生起伏,他都緊緊抓住上帝的心意,縱使犯錯他也以憂傷痛悔的心來改過,尤其是他的晚年經歷骨肉相殘的慘劇,兒子起兵造反,逼大衛退位,又有幾個兒子死於權力鬥爭。雖然大衛經常在憂傷與罪之中,但也因此時常在上帝的面前痛悔,為後人留下了動人的詩篇。大衛無論是處順境或逆境,都謙卑地降伏再主的面前,這樣使他一生有主與之同行。以賽亞書1章18節說:『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意思是,無論我們的罪孽有多深重,耶穌基督的血都有能力把它遮蓋洗淨。因此,讓我們真心向上帝悔改,效法大衛,處處謙卑在上帝面前,緊緊抓著上帝的應許不放,我們必經歷與主同行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