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一生的承諾 8-30-09

南灣台灣基督教會

經文: 雅歌 2:8-13

RR 38 (I Cor 13), SS 68, 149B


8我聽見了愛人的聲音;他爬山越嶺向我奔來。 9 我的愛人像羚羊,像小鹿。他站著,在我家的牆邊;他從窗口探視,從窗格子往堶捫s望。 10 我的愛人向我說話。起來吧,親愛的,我的美人,跟我一起走吧! 11 你看,冬天過去了;雨季已經過了。 12 郊外百花盛開;鳥兒歌唱的時候到了,在田野間已可聽到斑鳩的聲音。 13 無花果開始成熟了;葡萄樹也開花放香。起來吧,親愛的,我的美人,跟我一起走吧!


歷代文學家、音樂家、藝術家、戲劇、電影很多都以男女愛情為題材,這些謳歌感人的故事都是鼓勵追求轟轟烈烈愛情,愛情愈是曲折愈是刻骨銘心,愈值得人去歌頌。如:羅蜜歐與朱莉葉的愛情,由於兩家是世仇,不得結合,最後雙雙殉情。由於他們的深情,終於讓兩個家庭和好。

雅歌書原文稱為「歌中之歌」意即最美之歌,是所有描寫男女互相傾訴愛慕之情,最優美的詩歌。它是所羅門所寫,又稱為所羅門之歌,是頌揚一種高尚美麗的愛情。猶太人在逾越節誦讀,紀念上帝的拯救,訴說上帝與選民之間如同夫妻之愛。我讀神學院時,曾有同學問教授,為何把描寫得如此露骨的愛情之歌列入正典?當時教授的回答是:我們知道聖經是一部上帝對以色列人的拯救史,若是人類沒有犯罪,人類就永遠過著地上天國的日子。夫妻之愛也是上帝賜給人類的祝福,當亞當、夏娃犯罪之後,他們不但破壞了上帝所創造的美好世界(創1:10、18、21等),也破壞了人和上帝的關係,由於他們互相推卸責任,以致於破壞了夫妻之間的信任,也使他們赤身裸體感到羞恥。其實,雅歌反映了伊甸園的原創之愛,那時男女赤身露體並不羞恥,他們不會感覺羞恥的罪惡,只有愛侶間對愛的頌讚。

上帝親自創造男女,並給與人類代祂創造的能力──生殖新生命。舊約的耶和華將以色列民視為祂的家人。主耶穌把所有遵行上帝旨意的人都視為家人(太12:50)。保羅甚至說,教會就是上帝的家 (提前3:15)。上帝祝福我們的家庭與婚姻,婚姻需要以愛做基礎,如果家庭美滿,教會就會和諧,教會和諧,整個社會就和諧。聖經有很多關於家庭生活的教導。許多牧師在證婚時用雅歌來勉勵新人,因為夫妻之愛原本是好的,雅歌就是教導夫妻怎樣相愛、互相款待、經營美好的親密關係的經書。

在人的一生中,對我們最重要的人就是配偶。上帝設立了婚姻,就是要我們建立家庭,從中學習愛人與被愛。保羅說:「你們作丈夫的,要愛自己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爲教會捨己。丈夫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愛教會一樣……爲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爲一體 」(弗5:25-31)。上帝叫人離開父母並委身於他的配偶,就要是夫妻學習彼此委身,婚姻的愛就得以完全,而這愛是在別處找不到的。如果我們能夠像基督愛教會那樣愛我們的配偶,彼此間有親密的溝通,就是把婚姻建立在磐石上,既牢靠又能抵擋人生的風雨。所以,無論何時,配偶在我們的生命中總是要排在第一位。結婚時我們曾在上帝面前應許,在有生之年忠實地愛我們的配偶,若破壞了這個誓言,無論我們的事業有多成功,終究會失敗的。

前南卡州哥倫比亞神學院及國際大學校長麥基肯 (Robertson McQuilkin) 曾出版一本書,中文翻為《守住一生的承諾》 (A Promise Kept),述說他辭去校長職務,照顧罹患失智症的妻子茉莉 (Muriel)的故事。麥肯金夫婦曾在日本宣教十二年,茱莉從事教育、廣播及學生輔導工作。茱莉從1978年起漸漸地失憶,不但說話顛三倒四,還經常出狀況,麥肯金隨時要中斷工作、趕去處理,且次數愈來愈頻繁。以致到後來,麥肯金不論是到何處演講佈道,都會帶著茱莉一起去。但是照顧茱莉的挑戰愈來愈大,甚至在飛機上,他必須陪同茱莉上廁所,以免茱莉自己反鎖在裡面。類似的情形愈來愈多,麥肯金必須寸步不離他的妻子。1990年,麥肯金在他的人生巔峰時,辭掉校長的職位,放棄一切,選擇當24小時看護,全職陪伴癡呆的妻子。雖然在他看來這是個極平凡的決定,卻持續引發各界強烈的迴響,有人建議他請全天候的看護。麥肯金說:「結婚時我已在上帝面前承諾,不論富裕、健康或疾病、順境或逆境,我都要愛她、照顧她,直到永遠!」他堅定地說:「我的妻子需要我陪她走人生最後一段路。」 1996年他在今日基督教 (Christianity Today)寫了一篇「Muriel's Blessing」,描述妻子對他的祝福。他說:儘管可怕的痴呆症沒想到來得這麼早,又折磨這麼多時日,然而,茉莉的內心世界,卻如此平靜與滿足,如此美好。如果她現在離去,我將是世界上最孤單的人。有時候我求主保守她,讓她活得長一些,主如果把她叫回家,我將失去她的溫馨笑容。我樂意照顧她,照顧這麼美好的人是我的榮幸。

這是一篇動人的真實見證。對現代動輒離異的人是難以理解的,麥肯金為何要受這些苦呢?其實,愛是超乎理性的,情到深處無怨尤,愛我們的另一半和愛上帝是一樣的。如果我們想單從理性去探索這位真神,上帝就永遠是難解的疑團,停留在大腦堙F如果我們能感性的,單純地去接受這個奇妙的救恩。我們的認識就由大腦進到心中,一旦我們懂得活在神的愛中,我們就能享用祂的平安與喜樂。

我們每個人都在渴望著愛與被愛,這是真實的人生。而耶穌也是一樣,喜歡享受愛與被愛的感覺。有一次耶穌去拜訪抹大拉的馬利亞,馬利亞將非常珍貴的香水倒在他的腳上——整瓶都倒進去,又用自己頭髮去擦。門徒抱怨認為這瓶香膏太貴﹐值三十兩銀子,可以賙濟好多窮人。但是耶穌不但欣然接受,還叫他們不必擔心。耶穌的反應無異告訴世人,即使是上帝也渴望被愛。而耶穌被釘十字架,不正是告訴我們,祂寧願死也不願離開我們嗎?

家母於去年六月過世,她在世時對刺激味道有強烈的過敏。所以我們在生活上極力避免刺激味道,包括蔥、蒜、薑、香菇、蘿蔔、洗衣粉、洗髮精、牙膏、化學製品的香料、藥品。媽媽若聞到這些香料身體會發癢,然後會心臟收縮,不能呼吸,汗流浹背,皮膚紅腫等症狀,苦不堪言。家父細心照顧她五十多年,她晚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日後家父對她的思慕之情,家父答應她盡量在半年內就結束內心的悲慟。今年在她的逝世周年,家父寫了一篇「懷念及思慕 - 憶亡妻」,談到母親的過世,雖然他早有心理準備,但在現實的情感上,卻是不可承受的悲慟,尤其是前三個月的早餐,是每餐都流淚的早餐,因為過去都是家父準備二人的早餐,忽然間只剩他一人,那種心情的悲慟,是他一生中未曾體會的事實。自從媽媽走後,父親常常吐大氣,他說:「我的心不只缺一角,是一大半!是破碎了!……但是感謝主,互咱有信仰的力量去承擔這種人看為無法承受的悲慟。有人說思慕是乙種幸福,因此我欲持守這個幸福,直到那一天。」

我的父親和麥肯金牧師,雖然他們的另一半看似如此的脆弱,卻在那單純、真摯的愛中使他們彼此得以完全。就好像上帝的愛看似如此的溫柔,卻又是如此的堅強。確實上帝的恩典數算不盡,在那些經過死蔭幽谷的人身上,更顯出愛的細微而周到。所羅門說:「冬天過去了;雨季過了。郊外百花盛開,田野間可聽到斑鳩的聲音。無花果成熟了;葡萄樹開花放香。起來吧,親愛的,我的美人,跟我一起走吧!」(v.11-13)上帝是愛,祂向前照亮,讓我們重新檢視我們夫妻的關係,忘記過去,從新開始,彼此建立,一起在恩典中成長,邁向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