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蹤跡 8-2-09

南灣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以弗所書 4:1-16

RR13, (PS51), SS341, 302, 507


1 所以,我勸你們─我是因事奉主而成為囚徒的─你們行事為人都應該符合上帝呼召你們時所立的標準2 你們要謙遜、溫柔、忍耐,3 以愛心互相寬容以和平彼此聯繫,盡力保持聖靈所賜合一的心。4 惟有一個身體,惟有一位聖靈,正如上帝呼召你們來享有同一個盼望。5 惟有一位主,一個信仰,一個洗禮。6 惟有一位上帝,就是人類的父親;他在萬有之中,統御萬有,貫徹萬有。7 我們每一個人都按照基督所分配的,領受特別的恩賜。8 正如聖經所說:他升上到至高之處的時候,帶去了無數的俘虜;他賜恩賜給人。9 「他升上」這話是甚麼意思呢?這是說:他曾經先降下,到了地的最深處。10 那「降下」的就是「升上」到諸天之上的那一位;他這樣做是要充滿萬有。11 他也是「賜恩賜給人」的那一位;他指定有些人作使徒,有些人作先知,有些人傳福音,有些人作牧師或教師;12 目的是要準備上帝的子民為他工作,建立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13 最後,我們將對上帝的兒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認識;我們將長大成熟,達到基督那完整的境界。14 這樣,我們才不至於再像小孩子,中了人所編造巧妙的詭計,隨著各樣學風飄來飄去。15 相反地,我們要以愛心說誠實話,在各方面向著基督不斷長進。他是頭;16 整個身體都倚靠他,藉著各關節筋絡互相配合,彼此連結。這樣,當各肢體發揮功用時,身體就會在愛中漸漸長大,建立起來。


保羅因耶穌的緣故被囚禁,他要以弗所信徒,不要因他被囚禁而難過、灰心。他不認為這是羞恥而是榮耀受難。十字架原是恥辱的記號,但是保羅卻願意追隨基督的腳踪,背十字架往前走。背十字架是件不容易的事,更不容易的是,保羅要我們學習主的榜樣,以柔和謙卑的心背負十架。保羅信主後,並沒有隨即出來傳教,而是獨自退到亞拉伯的曠野靜思與上帝交通。保羅深深體會主的大愛,他甘心為主活、為主死。此後保羅在各地忍耐坐牢、辱罵、迫害和種種的災難,終身為福音受苦,卻不以為苦,反而對上帝的應許滿懷信心,在臨終之前他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

1980年美麗島事件以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受趙振二牧師之託付,請他幫助施明德。正當他在考慮時,他的助理施瑞雲提醒他:「這次施明德若再被捉,就是死刑了。」高牧師內心一震,心想,事態果然嚴重,他不是面臨普通的審判,而是面臨死亡。耶穌說:人為朋友而放棄生命,沒有什麼愛是比這個更大的。身為基督徒,愛護患難中困苦的人,責無旁貸。何況施明德是世界特赦組織認定的良心犯,為了台灣,使用非暴力方式追求政治理想,不是更應該協助他?於是高牧師挺身掩藏施明德,但是最後施明德還是被捕,被牽連的人多達十人。高俊明牧師被判刑七年,坐牢四年三個月,普世教會的信函如雪片般飛來,表達關切,並且要求蔣經國早日釋放他,不少普世教會領袖,專程赴獄探高牧師,與高牧師一起守聖餐。在白色恐怖時代,高牧師不畏國民黨,冒破家之險,為見證信仰而入獄,被喻為「二十世紀的使徒保羅」。

上帝用試煉來訓練基督徒。保羅一生中至少進行了三次漫長的宣教之旅,他為傳揚耶穌,忍受肉體的折磨,受苦受害,以致於福音傳到地中海沿岸,奠定以後基督教發展的基礎。保羅雖然在監獄,但是他對福音的熱忱並沒因此而終止,在獄中寫信勉勵信徒。高牧師被捕之後,寫給牧師娘的信沒有抱怨,只有反省和鼓勵,並刊載於教會公報,牧師娘將之收集成《獄中書簡》,勉勵眾信徒在艱困的環境中執守「焚而不毀」的精神,讀之頗有保羅書信的亮光。在調查庭上,有人說把總幹事捉起來,長老教會就會消散。高牧師回答說教會是上帝的,祂自己會照顧祂的教會。高牧師坐監期間,每日靈修,並靜思十字架與復活的真理。他以監獄為傳福音的工場,幫助許多坐牢人解決困難。入獄前,各教會受到政府的壓力而無法讓高牧師去講道,入獄後,長老教會致力於傳揚福音,由於教會所展現的愛與公義,感動很多人,教勢不降反而增加。世界各地教會組織因高牧師被捕而得知國民黨政府的惡行,歸正教會聯盟(World Alliance of Reformed Churches)邀請高牧師娘去參加開會,並選她為委員。上帝開路,亞洲基督教協會也選她作代表,上帝給她能力與勇氣,讓她有機會去為台灣的人權勇敢做見證。林義雄的兇宅變成義光教會,成為美麗島事件受難者聚會禮拜的地方。政府對基督教迫害,結果受難家屬、兇宅都成為上帝的公義之聲。

保羅在此勉勵以弗所信徒要在生活中活出基督,要以謙遜、溫柔、忍耐,和愛心互相寬容,以和平彼此聯繫,盡力保持聖靈所賜合一的心 (v. 2-3)。教會合一的要件:謙遜、溫柔、忍耐,和愛心都是耶穌論八福中的福氣之一。祂不但教導我們如此,祂也自己身體力行。祂自願放棄一切,取了奴僕的本質。他成為人,以人的形體出現。他自甘卑微,順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7-8)。從此謙遜成為基督徒的美德。上兩禮拜說到人和人之間的隔離之牆,是出於人的偏見與傲慢,它遮蔽了我們的眼睛,甚至讓我們變得心胸狹窄,而產生各種的歧視。貧富、貴賤、種族、宗教、性別、殘障都是造成歧視的原因,我想這也是我們每個台灣人的痛。保羅知道這是人的軟弱,德蕾莎修女說過:「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橫亙在每個人心裡的牆,無形更勝有形。十六世紀在德國有一位小學校長每次進入教室之前都向學生鞠躬,有人告訴他:不必,因為那些只不過是學生而已。他說:你怎知道這些學生,以後不會產生偉人?他仍堅持向學生敬禮。後來他的學生中有馬丁路德。只有像這樣謙卑的胸襟才能教出馬丁路德這種學生。

身為基督徒我們每禮拜到教會敬拜、聚會、認真服事、奉獻金錢,這是應該做的事,但更重要的是,當我們受洗歸入基督的時候,是否有願意付代價、背十字架的預備心?上禮拜四的週間查經,談到福音無法在台灣和日本廣傳,其中的主要因素之一是信基督教要付代價,而日本宗教或台灣民間宗教是沒有任何條件的。今天我們既然甘心跟隨主,當我們踏出教會,要如何在生活中見證基督呢?

高李麗珍牧師娘生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歷經二次大戰及228事件的苦難,她的大哥及幾個表兄都受難,家族經歷如此大的迫害,刻下無法抹滅的傷痕。上帝賜給她一顆柔和謙卑的心,在人生的苦煉中,她學會了堅忍、無私的奉獻,她無怨無悔地做一個甘苦牧師娘,承擔所有的苦痛與責任。方素敏(林義雄夫人)在美麗島事件後,參加受難家屬聯誼會,她看到高牧師娘,雖是受難家屬,但她表現不一樣。她說:「高牧師娘很平靜,常常在照顧、安慰其他受難家屬,在她身上我看到信主的人表現很不一樣,很感動。」牧師娘角色撫慰許多受難家屬憂傷的靈魂。保羅說:溫柔是一種智慧,也是一種力量。當我們面對別人挑釁、誤解或陷於困境時,柔和謙卑的心,如一股堅毅的力量,帶給人們信心、平安和勇氣。當時的方素敏看到很多牧師、兄弟姊妹們,他們並不認識受難者,但都願意以禁食來分擔苦難,讓她很感動。在祈禱會上,很多姊妹、牧師看到她因憂鬱而長出白頭髮,就說:「你自己承擔不了那麼多痛苦,把這些交給主吧!」這樣,她漸漸學習禱告、看聖經、唱聖詩。她說:「當我心裡有上帝,就沒有什麼可怨恨了,我深深體會信主的人大大有福氣。」這些勇敢的兄弟姊妹們,將耶穌的愛、平安與盼望帶給受難家庭,見證了教會存在於世界的意義。

保羅勉勵信徒要溫柔、忍耐在愛裡互相寬容。忍耐不是忍氣吞聲,或飽經世故的忍耐,而是基督徒內在生命的顯露,滿懷信心地耐心等侯。保羅說:「愛是琱[忍耐,又有恩慈」(林前十三4)。意思是,不僅在處事上,在人際的關係上更要學習忍耐。尤其是教會的事工,常常是熱誠有餘,耐心、溝通不足,以至於造成傷害,甚至分裂。這一年來我有機會到北美教會作短期牧會。其中有位牧師要休假三個月,請我去幫忙,在他離開前,邀請我參加長執會,會中他讓我學習如何以柔和謙卑的心,有耐心地來進行會議。會後我問他:您每次都這樣開會嗎?他說:長執會不單單是Business,還要有彼此的關懷和支持,才能激發每位長執的潛能。特別是,議案一定要溝通到大家有共識,才可以去進行,這樣教會才會在愛中合一。

教會之所以不能增長,常常是因為個人的意見太強,以致於造成分裂,如此讓力量抵銷。若是基督徒要在教會中讓各肢體發揮功用,一定要學習謙卑、溫柔、忍耐的功課,在愛裡互相寬容,身體就會在愛中合一,漸漸長大,建立起來(v. 16)。我小時候在鄉下,別人都稱我們是「聽道理的」。我表叔常告訴我,他最欣賞「行道會」。我們不單單聽道理,而是要將信仰生活化,讓人都知道,我們是祂的學生,這樣才能引人歸主。希望我們能學習前輩們的佳美蹤跡,活出基督的馨香之氣,才能興旺我們的教會,將福音傳給社區,把榮耀歸給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