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精兵 8-23-09

東灣台灣基督教會

經文: 以弗所書 6:10-20

RR 17 (PS 84), SS 320, 331, 508


10 最後,你們要倚靠主的大能力作堅強的人。11 你們要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好使你們能站穩,來抵禦魔鬼的詭計。12 因為我們不是對抗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對天界的邪靈,就是這黑暗世代的執政者、掌權者,和宇宙間邪惡的勢力作戰。13 因此,你們要以上帝所賜的武器裝備自己,好在險惡的日子堹鈰魕閫僂臚H的攻擊,戰鬥到底,始終守住陣地。14 所以,你們要準備好。要以真理作腰帶,以正義作護胸甲,15 以隨時宣揚和平的福音作鞋子穿上。16 要常常拿著信心的盾牌,好使你們能夠抵禦那邪惡者所射出的一切火箭。17 你們要以救恩作頭盔,以上帝的話作聖靈所賜的寶劍。18 你們要在禱告中祈求上帝的幫助,常隨從聖靈的帶領禱告。要事事警醒,不可放鬆;要不斷地為信徒們禱告。19 也要為我禱告,求上帝賜給我適當的話,在我該講的時候,能夠大膽地開口傳揚福音的奧祕。20 雖然我帶著鎖鍊,我卻是為這福音的緣故作特使的。你們要祈求主賜給我勇氣講應該講的話。


1560年今川義元 (ImagawaYoshimoto, 1519-1560) 親率二萬五千大軍(號稱四萬)意圖進軍京都稱為「上洛」,挾持天皇作天下共主。他在抵達尾張國(名古屋一帶)時以為輕易可滅掉織田氏,不料卻遭僅三千餘兵力的織田信長(Oda Nobunaga, 1534- 1582)桶狹間奇襲,結果今川氏全軍覆沒,主帥今川義元陣亡。作戰時,今川方軍心散漫、失去警覺心,沒有隨時做好應戰的準備,而織田信長的精兵在大雨中以懸殊的兵力擊敗敵人。桶狹間之役是日本史上最負盛名的戰役之一,與關原之戰齊名。以後今川氏迅速衰亡,而青少年期被稱「尾張的大傻瓜」的織田信長則一戰成名。原本東海道一帶勢力最強的的今川氏從此沒落,而獲勝的織田氏則由弱轉盛,進而天下佈武,以武家的政權來支配天下。

對基督徒也一樣,我們一方面要訓練成為基督精兵,另一方面我們要能內斂。今天的經文保羅教導我們,如何藉著在基督堛熒s生命,成為一個新造的人之後,他再次叮嚀,我們不僅活在屬世的世界,也活在屬靈的世界堙C人的一生當中,難免會遇到許多的誘惑與挑戰,在這些境遇的背後,其實都隱藏著屬靈的爭戰。保羅提醒我們要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上帝的軍裝有如保護膜,我們才能在這個充斥反對力量的世界裡大膽前進。就像許多人如果沒有擦防曬油,絕對不敢走在大太陽底下;基督徒也需要從讀經祈禱中支取上帝的愛與祝福,讓我們的周身塗滿油膏。

據賀伯.班森(Herbert Benson)醫師的研究:人如果將腦袋集中在某一簡單的聲音或意象裡,可帶來一種生理的改變。比如,唱歌會使心跳、呼吸和腦波緩慢下來。因此士兵出操或運動員出場比賽,都會大聲唱歌,以排除負面的情緒或恐懼感。1792年法國大革命時,馬賽志願軍就是一路高唱雄壯的軍歌─馬賽曲(La Marseillaise),赴巴黎支援起義,革命成功後就成了法國國歌。據聞聖女貞德在獄中也在吟唱聖歌,讓逮捕她的人氣得七竅生煙。

今天吟的聖詩 331首「我作基督兵丁」就是根據這些經文。巴林古(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的祖父是英國海軍上將,是奧克漢普敦 (Okehampton, Devon)地方仕紳富豪。1864年巴林古在約克夏的Horbury Bridge鎮 (West Riding, Yorkshire) 受封為聖公會牧師,曾在礦場及紡織工廠地區牧會,並為工人們開辦夜校,自任教師。1868年結婚育十五個子女。1881年他繼承父親的爵位,居住莊園,專心寫作,曾出版宗教、歷史、詩歌、傳記、遊記、小說等,但只有聖詩331首「我作基督兵丁」廣傳。1865年聖靈降臨節,他根據提後2:3「基督的精兵」作詩,並改編海頓D調交響樂第十五號慢板成譜。當他帶領主日學生到鄰村參加主日學聯會時,學生們持旗列隊興奮地唱著,忘了旅途的辛勞。這首聖詩後來配上Arthur Seymour Sulivan, 1842-1900的曲調ST GERTRUDE,一直為教界所喜愛迄今。 最近主流教派的聖詩編輯,已經把這首曲子剔除,因為現代不同宗教之間只談對話不談對立。很多教派與教派之間有合作的關係,甚至天主教也一起作事工。

初代教會因面臨羅馬政府的迫害,在尼祿王(約37-68 A.D.)時期,有的被捆在草裡,制成火把,排列在尼祿王的花園中,入夜燃燒,以照亮御花園,供王親貴戚欣賞。有的基督徒被迫穿上獸皮,丟到競技場,然後放出一群獵犬,將他們活生生地撕裂咬死。因此早期使徒的任務之一就是鼓勵信徒不畏懼世上強權,在苦難中學習信心的功課。這些信仰前輩都是基督精兵,他們吟著聖詩,從容為真理而死。教會經過血的洗禮,不但沒有衰微,反而因為眾多堅定的殉道士和教父的護教大得復興。果然勇猛的羅馬政府已經成為歷史,而基督教卻仍然屹立見證耶穌基督的福音。

美國福音派作家楊腓力(Philip Yancey)著《與蘇聯國安會一同禱告》(Praying with the KGB)提到:東德長期被蘇聯統治,經濟蕭條,人民生活艱困。1989年起在萊比錫有四間教會發起每禮拜一下午五點固定舉行為國家人民祈禱會。教會是共產國家惟一容許有集會自由的地方。每禮拜牧師帶領會眾敬拜上帝,祈禱,唱詩歌。最初只有幾個基督徒參加,後來人數漸漸增加,甚至吸引異議份子和平民。每次聚會後舉蠟燭和教會旗幟在漆黑街上步行。後來西方媒體得知,開始宣傳,引起東德共黨的不安,開始清除遊行隊伍,警察包圍教會,毆打遊行者。結果引起公憤,吸引更多的群眾加入,一度暴增至五萬人。時逢東柏林慶祝立國40週年,東德領袖何內克(Erich Honecker)以教會煽動遊行,下令射殺遊行者。路德會得知消息,乃警告大家將面臨大災難,結果醫院、教堂和音樂廳都打開門讓遊行者避難。

據Christian Century報導,那晚的聚會原來有兩千名共產黨員潛入尼古拉 (Nikolai) 教堂準備開槍抓人。結果他們不但沒有開槍,反而被感動了。沒有人確實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參與禱告者都認為當晚的禮拜是一個轉捩點,萊比錫祈禱會可能引發改變。接著有七萬人走出來和平遊行,穿越萊比錫市中心,星期一有十二萬人參加,一週後五十萬人,萊比錫市民幾乎都上街頭!十一月初有一百萬人在東德各處遊行,警察拒向群眾開槍。何內克引咎辭職。十一月九日柏林圍牆開個缺口。東德人蜂擁穿越邊境檢查站,越過那些曾受命對逾越者格殺勿論的守衛。百萬東德人民在齊聲吟唱聖詩320首「上帝是咱安全要塞」的聲中推倒了柏林圍牆,這些拿著蠟燭的群眾沒有犧牲任何生命,就把政府推翻了。有人稱頌路德的「至高天我今降臨 (Vom Himmelhoch)」為宗教改革的聖誕歌,「上帝是咱安全要塞」對東德人民來說是他們的馬賽曲了。The New Republic報導:不管祈禱是否真能移山,的確鼓勵了萊比錫的群眾。幾個星期後,萊比錫街上懸掛著一面巨大的橫幅,上面寫著: 「教會,我們感謝您!」CNN 報導:我們媒體記者看著高牆一堵堵倒下,把照相機對準千萬的群眾,看著他們為自由祈禱,看他們拿著蠟燭唱著詩歌穿越軍隊。 我們常常以為基督精兵要勇猛善戰,以抵擋魔鬼的誘惑和試探。但是歷代的殉道士或基督徒被迫害時,教會卻往往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以正義作護胸甲,宣揚和平的福音。 (vv. 14-15)」來抵擋。而真理、正義、和平的福音也正是我們基督教的特質。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長久以來釘根於台灣,和台灣同舟共濟,一直為人民發聲。從1971年發表國是聲明、1975年我們的呼籲、1977年的人權宣言。甚至總幹事高俊明牧師為了施明德下監,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一直扮演著守護真理和正義的基督精兵。

今天台灣面臨經濟衰退的危機,政府傾中的危機,又爆發貓纜、內湖捷運的弊案,加上88水災重創南台灣,馬政府的顢頇和傲慢,其所造成的傷害比921地震時的規模更大。面對台灣這一波又一波的衝擊事件,讓我們想到過去的殉道士以及手無搏雞之力的人民都可以在霸權下發出新綠的嫩芽,何況台灣這塊民主沃土呢?親愛的兄弟姊妹,起來吧!讓我們為苦難的台灣守望祈禱!求上帝興起更多的基督精兵!願基督的福音根植於咱台灣的土地,讓每個人看見福音帶給生命的力量與盼望。不要忘了祈禱是超越時空的,苦難正是淨煉我們心靈的機會,帶人邁向真正的希望。讓我們抱著這樣的信心,繼續為災難中喪生的人,為台灣的未來、為台灣人的靈魂得救祈禱,願我們一同來經歷聖神的大能,一起來參與這末世的歷史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