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的轉換

04-19-09

佳壇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約翰一書     1:1-2:2  RR (Ps 133), SS 218, 251  
生命之道 1 我們寫這封信向你們陳述那從起初就存在的生命之道。這生命之道,我們聽見了,親眼看見了;是的,我們已經看見,而且親手摸過。 2 這生命出現的時候,我們見到了;因此,我們向你們見證,並傳揚那原來與天父同在、而且已經向我們顯現了的永恆生命。 3 我們把所看見、所聽見的也傳給你們,好使你們能跟我們共享團契;這團契就是我們跟天父和他的兒子耶穌基督所共有的。 4 我們寫這些是要讓我們【1】大家的喜樂滿溢。 上帝是光 5 現在我們要把從上帝的兒子所聽到的信息傳給你們:上帝是光,他完全沒有黑暗。 6 那麼,如果我們說我們跟他有團契,卻仍然生活在黑暗中,我們就是撒謊,行為不合真理。7 但是,如果我們生活在光明中,正如上帝在光明中,我們就彼此有團契,而他的兒子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8 如果我們說自己沒有罪,便是欺騙自己,真理就跟我們沒有關係。 9 如果我們向上帝認罪,他是信實公義的,他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所犯的各種過錯。 10 如果我們說自己沒有犯過罪,我們等於把上帝當作撒謊者,他的道就跟我們沒有關係。 基督為我們陳情 1 我的孩子們,我寫這些是要使你們不犯罪;如果有人犯罪,我們有一位公義的耶穌基督,替我們向天父陳情。 2 基督犧牲自己,贖了我們的罪;他不但為我們的罪,也為全人類的罪,犧牲自己。  

約翰一書約成書於主後一百年,當時已經有許多第二代,第三代的基督徒。教會由於外邦人及說希臘話的知識份子也信主越來越多,衍生出種種新問題。當時教會的危機不再是外來的迫害,而是內外異端的誘惑,特別是對三位一體的聖子的位格產生疑問。
在第一世紀末期,希臘世界有一種諾斯底思想。基本上它是二元論。它主張肉體是惡的,靈是善的,二者難以相容,人的靈是上帝的種子,被囚在身體堙A人生的目的是要使囚禁在罪惡身體堛犖堣l獲得釋放,得救就是脫離物質而進入屬靈境界,脫離的方法是藉著知識,所以此派或被稱為靈智派。因為肉體是不好,他們認為道成肉體是不可能。有一支人提倡幻影說(Docetism)最為極端,耶穌是純粹的靈體,他的肉身只是外觀。他把人性的耶穌和神聖的基督劃出很明顯的分界線。他說,耶穌是人,完全是和普通人一樣誕生。他順服上帝;在他受洗後,基督以超乎一切權力,採取鴿子的形狀,降在他身上;於是他帶給人們天父的訊息。他說耶穌結束他生命的時候,基督就離開他了,因此基督沒有受難。只是人性的耶穌受難,死了,又復活。因此當時有很多人受到幻影說的影響。有次約翰在以弗所要進入公共澡堂,看見克林妥在裡面就打消沐浴的念頭,跑出澡堂並大聲喊:「只要是真理的敵人Cerinthus在堶情A我們就要快逃,免得浴池倒塌。」(優西比烏Eusebius的教會史4-14-6)可見諾斯底思想在當時有多難纏。
聖經是活命的書,開始和結束都是記載生命之樹(創2:9、啟22:19)。這裡約翰一書講的是生命之道。他說他要將他曾經聽見,親眼看見,又是親手摸過的生命之道給受信人。因此他現在所要說的,都是真實的話(v. 1),什麼是生命之道呢?就是復活的主耶穌基督。
無論是保羅或約翰他們傳的福音都是見證上帝以及復活主的生命之道,為了取信於當時的人,保羅、約翰一再強調這是他們親身經歷的。當今的信徒也有許多人無法相信主的復活。二十世紀最負盛名的心理學家容格 (Carl Jung, 1875-1961)是現代諾斯底派的信徒。英國宗教哲學家希克 (John Hicks, 1922-) 在他的書上帝道成肉體的神話(The Myth of God Incarnate)全面反對道成肉體的思想。
當然這種信仰必定產生差謬,約翰舉出假教師的三種錯誤教導,第一是說我們跟上帝有團契,卻犯罪這是白賊(v. 6),第二是說耶穌幫我們贖罪,所以自己沒有罪,不必認罪 (v. 8)。第三所以我們說自己沒有犯過罪 (v. 10)。約翰澄清除非人真正認識到罪的事實,否則無法提出解決的辦法。而解決之道唯有藉著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之死,才能夠帶來潔淨與赦免(v. 7、9,2:1-2)。
大凡普世性的宗教都會強調光明是至善,而黑暗是邪惡象的徵用語。其中以祆教(波斯教)最為著名。他們神有光明的善神,有代表黑暗的惡神。火既然是象徵神的絕對和至善,以上帝啟示為主的猶太教也不例外。在創世之前,深淵一片黑暗;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上帝命令:「要有光。」光就出現(創1:2-3)。既然「上帝就是光」, 惟獨在光明中行的人才可以與上帝相交, 並且彼此相交。先知以賽亞預言耶穌誕生也是這樣: 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已經看見大光;以往住在死蔭之地的人現在有光照耀他們(賽9:2)。他們可以藉復活主的血洗淨一切的罪。 在另一方面,那些「仍在黑暗埵獢v而聲稱「自己無罪」的人其實是自欺,真理並不在他們心堙C但他們若承認自己的罪,上帝便會信實地寬恕他們 (v. 4-8)。
羅馬皇帝尼祿性情兇暴,極力迫害基督徒。有一老信徒,隱居鄉間,凡過路之人總是受其款待牛奶與餅。日子久了,名揚各處。尼祿聽見,說那人必是基督徒,於是派四個兵丁,去殺他。當晚兵丁恰巧借住老人家,老人盡情款待他們。他們就把來意告訴老人,問他說:「你知道這位老人住在什麼地方麼?」老人回答說:「我知道,明天我帶你們去。」老人為兵丁鋪好床鋪,就到後院,挖了一坑,跪下祈禱。天亮時去喚醒士兵說:「你們所要尋索的人就是我。」兵丁深受感動,不忍下手,於是決志皈依基督,並請他一起逃走。老人說:「尼祿勢力遍佈全國,如果被他捉住,五人必一同喪命。你們若是真實愛主,請即把我殺死,將頭交給尼祿王,身體埋在院內坑中,你們出去傳揚基督。我已年老,死不足惜,你們年紀尚輕,正是主所大用之時。」四兵丁不得已,流淚祈禱,忍痛殺死老人,交上人頭,了結差事,辭去職務,為主作了忠心的傳道人。這就是上帝對生命的期許,焦點不是在生命的長短。而是在生命的品質,耶穌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拉丁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 , 150-225) 說:殉道者的血,乃教会的種子。在黑暗年代,基督徒所展現的生命力,發出的光輝不僅是讓人能看見,也讓人們能行。
約翰在信中廣泛地討論三個主題:假教師、罪和愛心。約翰表明耶穌基督是『在父那堛瑰飢U者』, 祂為罪作了「挽回祭」。人若自稱認識上帝,卻不遵守祂的誡命,便是説謊了。人若愛弟兄,就是住在光明堙F但人若恨弟兄,就是在黑暗埵獢C約翰語重心長地勸勉基督徒不要愛世界和世上的事,因為人若愛世界,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知識」會使人變成自私自利,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所以約翰再三強調真正基督徒的愛心,藉此揭發假教師的惡行,他說:「他們從我們中間出去」,因為他們「不是屬我們的」。約翰闡明耶穌就是基督,他在降世為人之前即已存在;他以肉身來到世上,以上帝兒子的身分為相信的人提供拯救。假教師否認耶穌是基督,否認耶穌的救贖,甚至不認父和子,顯然約翰是要藉此推翻假教師的謬誤。約翰勸勉「小子們」要持守他們從起初所學到的真理,這樣他們便能夠憑著恩典『住在子堶情A 也住在父堶情z。
約翰又說罪是我們本性,隔絕了我們與上帝的關係。先知何西亞把選民與上帝的關係比喻夫妻關係。以色列人一再背叛上帝,他們就像妻子投奔情人是犯姦淫的女人。我們知道上帝的信實是不受我們對他不忠的影響。若上帝撇棄有罪的人類,那麼在罪中的人類就沈淪了。但是上帝愛與公義是一體兩面的,他不能是非不分,像他雖然鍾愛大衛,大衛犯罪依然要接受嚴厲逞罰,一旦大衛真心悔改,上帝仍然祝福他。同樣地我們雖然犯罪,上帝卻不想讓我們沈淪。因此祂提出一個愛的解決辦法就是以祂的獨生子耶穌來作中保在父的面前作我們的保惠師,讓我們和上帝復和。
我們的人生難免會有起起落落,人若自稱認識上帝,認識活命之道,就會懂得感恩調適,在變局中宣揚盼望的福音並以身作則,如此逆境也會成為順境。生命需要調適,尤其是觀念的調適最為重要。詩人英國聖詩404首賀伯特(George Herbert, 1593-1632/3)牧師很喜愛音樂,所以和朋友組成樂團定期練習,有一次Herbert在前往練習的途中遇見一輛貨車陷在泥中,他馬上把樂器放在一旁,下到泥坑幫忙把貨車推上來,當他幫忙把車推上來,不但一身泥淋,也錯失了練習的時間。當朋友對他說他錯失了一場美好的預演時,他說:「雖然我錯失了一場美好的預演,但是今晚我的內心會有美妙的音樂。」我想這就是基督徒的活命之道,如何把內心美妙的音樂唱出來,使枯燥敗壞的社會有生氣、有活力,就是見證上帝的光在我們的內心。最後我以路易斯 (C. S. Lewis) 說過的話與大家共勉:舒適 (comfort) 是一件你無法藉著尋找它就可找著的東西,不過你若尋找真理,最後必能找著舒適;但是你若求舒適,你不但得不到舒適,最後必將失去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