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刺 7-05-09

大波士頓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哥林多後書 12:2-10

RR 16(PS67), SS139, 258, 507


2 我知道有一個基督徒,他在十四年前被提到第三層天(我不知道是他的身體上去,還是他得了異象,只有上帝知道)。3 我再說,這個人被提到樂園(是他的身體上去,還是他得了異象,我也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4 在那堙A他聽見了不能用言語表達、也不能用口舌描述的事。5 我要為這個人誇口;但是除了有關我軟弱的事,我不為自己誇口。6 其實,我自誇也不算是愚蠢,因為我說的是實話。但是我不自誇,因為我不願意有人把我捧得太高,超過了他在我身上所看到或聽到的。7 為了使我不至於因得到許多奇特的啟示而趾高氣揚,有一種病痛像刺糾纏在我身上,如同撒但的使者刺痛我,使我不敢驕傲。 8 為了這件事,我曾經三次祈求主把這刺移去,9 他卻回答我:「你只要有我的恩典就夠了;因為我的能力在你軟弱的時候顯得最剛強。」因此,我特別喜歡誇耀我的軟弱,好使我覺得基督的能力在保護著我。10 為了基督的緣故,我樂意忍受軟弱、侮慢、困苦、艱難,和迫害;因為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


世人常主觀認為強而有力的才會得勝。老子的學生常與孔子的學生辯論,不過老是辯輸,就去問老子有何辦法可以贏孔子的學生。老子把嘴張開,問學生說:『我的舌頭在不在?』回說:『在。』然後再問:『我的牙齒在不在?』回說:『不在。』老子說:『牙齒是硬的,結果已經脫落;舌頭是軟的,現今還在。如果以硬碰硬,不是像牙齒的命運嗎?何不以舌頭的柔軟來對付!』果不其然,孔子的得意門生子路,個性剛強,常常直言進諫孔子,最後被衛國剁成肉醬而死。

基督教是一個以柔克剛的宗教。當時的羅馬皇帝以基督教為叛亂團體,所以他們想以武力來消除基督徒,基督教不但沒有被消滅,被迫害的基督徒信心反而增強,信仰的種子有如芥菜種不斷地擴散成長,後來在西元313年由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正式承認基督教為國教。

哥林多教會是個充滿恩賜的教會,可惜保羅反出律法主義後,猶太人視他為眼中釘,不斷有心懷忌妒的假使徒滲入教會,傳播謠言中傷保羅。指控他不曾跟隨過基督不配稱為使徒,彼得才是正統,保羅非正統。保羅並不想為自己辯護,只是批評者實在是越來越過分,他只好被逼答辯(v.11)。首先他提出經歷三層天的異象,究竟天有多少層,我想除了上帝以外,無人知曉,他又說被提到樂園堙A主耶穌復活後回到樂園,因此三層天有可能是樂園,是應許之地,也就是上帝寶座所在(來1:3)。

保羅輕輕帶過第三層天的事,他沒有把整個經歷說出來,所以一直到今天,第三層天仍舊是一個奧秘。雖然如此,尋求神秘的屬靈經驗一直是部分信徒一生追求的目標,但是保羅卻認為這是上帝格外的恩典,是可遇不可求的。今天許多基督徒追求靈恩經驗,有些傳道人教導會友必須有說方言、醫治及類似的靈恩,導致他們因有些屬靈的恩賜而驕傲,輕看別人的信仰經驗,這也是保羅所擔憂的。所以保羅以第三人稱來見證,他怕被人誤解是在自誇,於是開始誇他的軟弱,他列舉在傳道生涯中經歷的種種艱苦,甚至他身上有一根刺,使他深受困擾,新譯本譯為有一種病痛像刺糾纏在保羅身上。許多學者把這節經文看成不易了解的經文之一,因為聖經的資料不足以辯證。有些學者認為保羅在大馬色路上經歷榮光,眼不能見(徒9:9),或許他的眼睛未曾復原。在加拉太書,他說:「那時候我們是何等的和好喜樂,你們即使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給我也是願意的!」(4:15)。又說:『請看我親手寫給你們的字,是何等的大呢!』(加6:11)。似乎他的眼睛有問題,此外羅馬書是書記幫忙寫的;而其他書信也是多人共同簽名問安(羅16:22)。但是從經文本身來看,保羅說,那一根剌就是撒旦的差役要來攻擊他,加爾文(Calvin)依此認為這根刺是指靈性的試探,引起疑惑受試探後良心譴責刺痛,因此這根刺比林後十一章所記載的各種痛苦更厲害,他迫切禱告,乞求解脫。但是上帝明白拒絕移開這根刺,祂告訴保羅:「我的恩典夠你用;因為我的能力在你軟弱的時候顯得最剛強。」

為什麼上帝說:我的能力在你軟弱的時候顯得最剛強?因為基督徒看待苦難和一般人不同,正如保羅,沒有人願意承受苦難。然而在金融海嘯之後,失業率節節高升,到昨天為止,已打破26年來的紀錄,其中以中高齡人口失業情況最為嚴重。面對事業和生命的困境,信仰如何幫助我們有智慧的面對這一切事情?我們知道上帝是智慧之源,苦難可以叫我們跌倒離開上帝,也可叫我們更成長更倚靠上帝。

家母於去年六月過世,她在世時對刺激味道有過敏反應的體質超過五十年。所以我們在生活上極力避免刺激味道,包括蔥、蒜、薑、洗衣粉、洗髮精、牙膏、化學製品的香料、甚至藥品。媽媽若聞到這些香料身體會發癢,然後會心臟收縮,不能呼吸,汗流浹背,皮膚紅腫等症狀,苦不堪言。這是媽媽身上的一根刺,她告訴父親,她早年祈禱比較有效,怎麼後來就比較沒有果效。父親回答:「你年輕時信心不足,所以向上帝祈求,上帝會顯示較多神蹟,現在你不需要神蹟也能靠上帝的恩典度過。」媽媽雖然生病這麼久,會友問她一生有這麼多的病痛,是怎麼去面對過去的?她說:「心存感恩,知道世上還有比我們更悲慘的人,上帝給了我們這麼好的伴侶、朋友、兒女,我們不是很幸福嗎?死了,回到天父家,那兒有我們的親人,活著也有親人,日子一天一天好好的過…。」媽媽總是鼓勵會友,與軟弱的兄姊相約好好的治療,以期待將來康復的日子。感謝上帝,我想媽媽身上那根刺早已經昇華為祝福,病痛所帶給她的軟弱與謙卑,使基督的恩典和能力在媽媽的身上更加彰顯出來。就像保羅以新的眼光來看待身上的這根刺,他不再只是忍受,而是以此為喜樂,以此為誇口,因為他們都深信,當我們面對傷痛時,更要緊緊抓住上帝的應許,靠著上帝的話語,日子才能安然度過。

我想在座的兄姐可能都知道我於去年離開所牧養四年的教會,離開之後心中難免有許多的遺憾與不平,緊接著喪母之痛,更讓我陷入低潮。但是我心裡很清楚,若不是上帝親自引領開路,呼召我到各地弱小教會幫忙,傳道之路走不到今天。我深知自己的缺點與軟弱,過去的一年,我親身經歷上帝在曠野開道路,體驗與上帝同在的恩典,今年的9月我將被封立為牧師,但我仍然是一個遲鈍的器皿,此後牧養教會之路更是步步要靠上帝的恩典,回首看這五年來的牧會生涯,上帝的恩典豐豐富富在我們家人身上,讓我們父女兩人在家母逝世一週年同時被中會接納為特職牧師,我並且邀請家父在我們父女封牧之時為我們勉勵,一家三代同時為牧師,讓我更加體會「人的盡頭」確實是「上帝的起頭」。過去的經歷是上帝埋在我身上的一根刺,時時刻刻提醒我是祂重用的僕人,要常存一顆柔和謙卑的心與主同行,如此當我軟弱的時候就可以靠主剛強了。

保羅所傳十字架的福音,以恥辱為光榮,當年迫害基督徒的羅馬帝國:西羅馬帝國已經於476年被蠻族滅亡,東羅馬帝國也於1453年滅亡,而基督教卻成為世界最大的宗教,這是以柔剋剛之道。親愛的兄姊,讓我們一起來學習保羅教給我們寶貴的功課。在我們一生當中,有時受到別人的傷害,有時身染重病,有時遇到苦難,上帝給每個人的奇異恩典,不是我們可以完全理解的,這根刺或許是刻骨椎心的疼痛,或許我們也像保羅一樣,求主拿開它,然而上帝說:祂的恩典一定夠我們用。盼望我們在面對試煉時,有足夠的信心,當作是主耶穌對我們的考驗,學習接納它,更要學習保羅獻上感恩的心。祂將藉著試煉降卑我們,使祂的能力在我們的軟弱上顯為完全。 願信實的上帝賜福與您們有平安、喜樂的人生﹗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