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與頌讚 ˙7-12-09

大波士頓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以弗所書 1:3-14

RR 15 (PS 65), SS 70, 71, 508


3 感謝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因為他藉著基督把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賜給我們。4 在創世以前,他已經藉著基督揀選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沒有絲毫缺點的人。5 上帝愛我們,預先決定藉著耶穌基督使我們歸屬於他,使我們有作他兒女的名份;這是他所喜悅的,是他的旨意。6 讓我們頌讚上帝這榮耀的恩典,因為他把他親愛的兒子白白地賜給我們!7 由於基督的死,我們得到自由,我們的罪蒙赦免。這是出於上帝豐富的恩典。8 他賜給我們的恩典是多麼充足啊!上帝用聰明智慧9 完成了他的旨意,又使我們知道他已經決定要藉著基督去完成的奧祕。10 上帝在時機成熟的時候要完成的計劃就是:要使天上和地上一切被造的都歸屬基督,以他為首。11 宇宙萬物都要按照上帝的計劃和決定來完成。上帝根據他原始定下的旨意,藉著基督揀選了我們作他的子民。12 他的旨意是要我們這些首先把希望寄託於基督的人都頌讚上帝的榮耀!13 你們也是這樣:當你們聽見了真理的信息,就是聽見那使你們得救的福音時,你們信了基督,上帝就把他所應許的聖靈賜給你們,作為你們歸屬於他的印記。14 聖靈保證我們要承受上帝的應許,把完全的自由賜給屬他的人。我們要頌讚他的榮耀!


最近我在 New Jersey 短期牧會期間,有一次在查經時,一位兄弟問,為何保羅要用這麼囉唆的句子來描述一件事情。我們知道基督教的上帝與其他宗教最不同的地方,是強調祂的創造和救贖以及祂對人的恩慈與審判的關係。當基督教由猶太地傳到較廣闊的希臘世界,為了信仰的普世化,必然要借用希臘文化的語言。希臘人重辯證思考,所用的語文非常簡潔精確,用詞不同意義就不同。比方說:愛是我們最常聽到或看到的例子,希臘文有agape表示上帝對我們的愛; eros 表示男女間之愛。今天的經文它的原文只有一句話,但翻譯出來卻是這麼長的一段話。

今天的經文可分成三部分:第一段v. 3-6基督徒是上帝從眾人中分別出來,成為聖潔的子民。第二段v.7-12基督的死使我們有兒子的名分。第三段v. 13-14讚美上帝的恩典。每個段落都有一個共同的結語:頌讚祂的榮耀!以弗所書是很特別的一封信,是保羅的監獄書信之一。正如我們上禮拜談到的,任何肉體的苦難對保羅而言都已化為祝福,他的心思已超越被囚的限制,專注於教會屬靈生命的成長與生命的意義,他的眼光遠遠超過自己的現況,看到更高的境界 -上帝愛的計畫。因此經文一開始就倂發出一連串的感恩與頌讚,裡面含蓋了多層基督教的教義。

耶穌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約15:16)。保羅據此說:在創世以前,祂已經藉著基督揀選我們。很多人把預定論等同於上帝的預知;上帝在無所不知的能力中知道人對福音的反應,故此預定了那些將會以信心及順服來回應福音的人得到永生。奧古斯丁因早年放蕩,他反省自己生命的經歷,領悟出人有可能會完全迷失在罪中,不懂得尋找神、尋求救恩。這種人若有可能得救,必然要靠上帝的恩典、拯救和保守。但為什麼有些人得救,有些人又不能呢?奧古斯丁說,答案完全在於上帝,這一切都是按著祂永恆的旨意與喜悅;以至有些罪人被拯救過來,另一些人則仍留在他們的罪中。

保羅又說:信徒被揀選,蒙呼召,為的就是成為聖潔,否則將來無人能見上帝(來 12:14)。因此一旦成為信徒終其餘生,都要按上帝的旨意來生活(彼前 4:2)。成聖包括身體與靈魂兩方面,其具體的表現就是「行善」,這也是上帝對我們的期待。加爾文形容基督徒的生命以悔改或重生開始,他便得稱為義,然後要去實踐和默想將來的生命,這就是基督徒的聖潔之道。

我們教會支持的宣教師楊一哲(Eric Yang)是楊招義牧師的長孫,他從台灣到美國打天下,曾經是流落波士頓街頭的流浪漢,後來開始打工,棲身黑人貧民窟,在餐館當跑堂受盡侮辱,在他憂傷失志的時候,突然想起上帝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希13:5)他是第四代的基督徒,初中時曾悔改決志過,但多年來當浪子,幾乎忘了上帝。突然間他眼淚直流,想到這位偉大的上帝,於是跪下來迫切禱告:求上帝重新接納他這位浪子。禱告後,他心中充滿喜樂,隨即倒地而睡。此後上帝一路帶領他從電子公司的裝配工人、技師、工程師到副總經理,最後他為了方便教會事奉,放棄高薪自己出來創業。期間他經歷了4次的死裡逃生,他內心知道是上帝的恩典,使他每次都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撿回一條老命!於是他求問主:「我能為祢做什麼?」

1986年他偶然參加泰北短期宣道之後,竟然日思夜想,連做夢都夢到泰北,心想:「難道上帝真的要我去服事他們嗎?我現在有錢又有閒,日子過得稱心如意,幹嘛去落後貧窮的泰北,苦哈哈地做宣教士?」他衡量再三,決定還是不去為妙。然而經過6年的逃避與掙扎,他終於回應上帝的呼召到泰北.緬甸山區為一百萬未曾聽過耶穌基督的佤族傳福音,幾年前他變賣了在波士頓的產業,全心在佤邦服事傳福音。他說:「我曉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腳步。(耶十:23)我們夫婦心甘情願放棄人間的成就和繁華世界的享受,效法主耶穌,背起沉重的十字架,向著泰北佤邦前進。」

從楊一哲宣教師的故事,我們知道基督徒一開始被揀選或許是上帝的意思,特別是聖靈,把聖潔歸給人;接著就要靠我們的努力,在生活上,把我們的道德及屬靈的生命潔淨,獻給上帝,又要全力事奉上帝,以受指派為榮耀。聖潔的希臘文有不同與分開的意思。聖殿是聖潔的,因為它與其他的建築物不同;祭司是聖潔的,因為他與普通人不同;上帝是無上聖潔的,因為祂與人類不同。上帝揀選了基督徒要叫我們聖潔。意思是要讓人從我們的身上看見上帝,看見希望。而不是傳統保守教會的誡規:基督徒要成為聖潔就不可吃喝嫖賭,不可這樣,不可那樣,基督教變成了新的律法主義。

聖潔其實是一種聖化的行動,就是把自己分別出來歸與上帝。我們都曾參觀過博物館,裡面的收藏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它們的所屬,如貝多芬的樂譜、林肯用過的筆、瑪麗蓮夢露穿過的禮服,都因其所屬而價值不菲。單單一張紙、一隻筆、一件衣服本身能值多少錢呢?但給名人擁有過,就成了無價之寶。基督徒的價值也是一樣,因為我們是屬上帝的,是上帝獨特設計的,祂給我們不同的恩賜。這些恩賜不是為了自己享有,而是要使別人也得到祝福。就是說我們要貢獻自己的力量給家庭、教會、社會甚至於國家,使別人得益處。因此保羅勉勵我們必須像個活活的,可獻在上帝祭壇上聖潔的祭物,不要被這世界同化(羅12:1-2)。英國聖經學家巴克萊 (William Barclay) 說:「我們無法挽回日趨墮落的世界,但是我們應該像個煞車器,盡力踩住持續滑落的社會敗壞現象。」當蘇格蘭社會產生議題,比方:家庭問題、核能、人權、議會改革、教會等問題時,記者都會訪問愛丁堡神學院多倫斯教授 (Thomas Forsyth. Torrance, 1913-2007) 。他的言論都代表蘇格蘭教會,也代表基督徒的社會良心。這正驗證 Barclay 的說法。世界是日趨墮落的,基督徒如果被同化了,就等於和世界沒有兩樣,這樣的信仰是無法見證基督十字架的救恩。不幸的是教會世俗化越來越嚴重,根據研究報告指出,目前發展最快的教派可分為兩大類:(一)提供許多活動的教會。(二)聚會場所與外界隔離,宣稱只有他們才是唯一安全聖所的教派。對於這兩個極端的教派,我懷疑到底他們心中真正信仰的是什麼?

我們來到教會無論是否已經受洗,都是上帝家堛漱H。我們來教會敬拜上帝就是歸榮耀給上帝,巴哈擔任來比錫聖湯瑪士教堂樂長期間,起初五年(1723-1728)專心致意為每一個禮拜日和宗教節慶作了約三百首的清唱曲(今只存不到兩百首),他藉著作曲体會耶穌的愛並分享上帝的榮耀。我為主日禮拜選聖詩時,第一首詩一定是「讚美上帝」的詩,也就是在聖詩51至76首。敬拜當中有奉獻,代表我們的感恩,獻給上帝國的使用,耶穌特別稱讚一個窮寡婦奉獻的兩個小錢。其實這兩個小銅板,才約等於一文錢,她雖然自己很需要,卻選擇全部奉獻。主耶穌看見她超過能力的奉獻時,大大地稱讚她,因為奉獻彰顯出她內在的屬靈狀況,這是上帝所喜悅的。當我們為上帝的榮耀甘心付出時,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能成為敬拜的行動。上帝要我們的敬拜是出於愛、感恩與歡樂而不是一種責任。

保羅告訴我們上帝是一切恩典的源頭,他為以弗所教會感謝上帝,因為他們「信從主耶穌,親愛眾聖徒」(v.15),愛上帝的大家庭就是榮耀上帝。願上帝保守我們,讓我們能過聖潔的生活,來榮耀祂的名。願我們的感恩成為實際行動,成為他人的祝福,願上帝因我們的彼此相愛得著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