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洗前後 6-7-09

佳壇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羅馬書 8:12-17

PS 29:1-4,9-11, SS 73, 258


 12  因此,弟兄姊妹們,我們是負債的,但不是欠本性的債,得受本性的支配。13 你們若服從本性,一定死亡;你們若依靠聖靈治死罪行,一定存活。14 凡是被上帝的靈導引的人都是上帝的兒女。15 因為,上帝所賜的靈不是要奴役你們,使你們仍在恐懼中,而是要使你們有上帝兒女的名份。藉著聖靈,我們向上帝呼叫:「阿爸!我的父親!」16 上帝的靈和我們的靈一同證實我們是上帝的兒女。17 既然是上帝的兒女,我們就享有上帝為他的子民所預備的福澤,也要跟基督同享上帝所為他保留的;因為,只要我們分擔基督的苦難,我們也要分享他的榮耀。


「林傳道,你說教會傳的福音都是真的嗎?我看聖經是假的!」最近有一位認識的會友打電話來向我哭訴他們教會發生的一些令人傷心的事,他說北美教會都很注重查經,結果查經、查經,事到臨頭都查到他們自己那一經!的確北美教會很注重查經,為何如此熱心追求信仰,卻無法改變生命?是否我們的信仰只記在石版上,而非烙印在心版(林後3:3);徒有聖經的知識,卻沒有聖靈的感動與經歷?只知主的死,卻經歷不到復活主的大能?保羅說:我們若意向於本性就是死;意向於聖靈就有生命和平安(v.6)。又說:若服從本性,就是心死,身活著(v.13a)。意思是,當我們受洗領受聖神之後,聖神就住在我們裡面,生活應該截然不同,若還過著順從肉體的生活是不相稱的。為何一定要靠聖神?因為靠我們自己很難對付肉體的慾念,惟有靠聖神賜下的力量,才能治死肉體的邪惡,過得勝的新生活。記得2008年總統選舉之前,有「牧師」發函給各教會說:馬英九已接受靈糧堂周牧師的洗禮,是上帝揀選的僕人。甚至馬英九的姐姐還利用彌撒時到天主堂拉票。但是馬英九自己卻否認有受洗,他說:小時候曾跟著大人在天主教堂受洗,但上初中以後,就很少去教堂了。所以實際上,他並不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也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他對所有的宗教都是保持尊重與包容的態度,因此無論是到教堂、會所或寺廟,均會以虔敬之心禮拜。基督教的受洗是公開儀式,是非常神聖的,那位牧師為甚麼要作假見證?馬英九為甚麼要撒謊?說穿了就是為了搶宗教選票,馬英九為了討好每個宗教的選民,可以丟棄上帝的兒子的名分,這種連信仰都可以投機的人,難怪有綠卡說沒綠卡、明明將特支費放入口袋說沒有,執政後的政策也跟著向無神論的中國搖擺。

林學恭牧師(1857-1943)少年時愛賭博、喝酒。有一天在朋友郭省的桌上看到一本養心神詩,就拿起來讀,「上帝創造天與地,生成萬物逐項會。上帝的恩講不盡,差遣耶穌救萬民。」他一時好奇問郭省這書哪裡來?他說:教會。林學恭就勸他不可入這滅祖宗的教。郭省乃建議隨他去教會和傳道先生辯論一番,沒想到林學恭從此信了基督教,回家後他用斧頭毀壞賭博器具,來絕斷罪根。然而在家裡卻無法得到家人的諒解,而深受迫害,有時以開水潑之,或擲以茶杯,以致血流滿面,其信仰卻愈是堅固。家人只好請出族中長輩,拖學恭至祖先牌位前焚香跪拜,學恭表示至死不從,長輩乃施與極殘酷之刑罰,林學恭則吟聖詩以之對抗,此後被禁於密室,不得自由。一日謝飯時,惹怒老母欲將其趕出家門。學恭說:我到死決斷不放棄耶穌,決斷不背教。就去投靠郭省,該教會傳道見學恭信心堅強、虛心求教,乃推薦他入神學院。一個原來愛賭博的人,受到聖神的感動生命全然轉變,不但改變惡習,甘心受家人迫害,樂意獻身為主所用,一直到70歲忠程退休,改變不謂不大。

保羅在16-17節說:只要我們相信耶穌基督,為祂而活,我們就是上帝的兒女,享有極大的權利和福分。因此作為上帝的兒女我們不能消極地只要求自己不犯罪或不作壞事,而是要積極在生活中顯出上帝的榮耀。我們當中有三位兄姊上禮拜才受洗,或許在座兄姊當中受洗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回想看看當初為甚麼要洗禮,洗禮後,我們有沒有離開從前的偏差,而選擇以福音為基礎的價值觀?

等一下我們唱的回應聖詩258首,《你若甘願被上帝引導》,是德國紐馬克 (Georg Neumark, 1621-1681) 作曲及作詞。他原計劃要入科尼希斯堡大學 (Konigsberg University) 學法律,從家鄉去科尼希斯堡大學途中被搶劫一空,只剩下藏在衣服夾層中的一本禱告書和幾個銅板,只好棄學,他在走投無路時寫下這首聖詩。如同大衛甘願被上帝引導,寫下「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他就像小羊仰賴牧羊人一般;紐馬克明白自己的一生也是掌握在上帝的手中,只要他像羊般的靜靜寬心等候他,主就會像牧羊人般的帶領他。兩年後他終於有足夠的錢,完成讀法律的心願。在苦難中交託上帝很難,但是上帝有祂一定的心思,保羅說上帝會把最好的賞賜給我們,祂會為我們提供一個跨越苦難的方向,所以藉著禱告,祂要我們把一切交託給祂,耐心等候。

梵谷 Gogh, Vincent van (1853-90)是一位悲天憫人的畫家,早年曾做過牧師,特別對矽肺病患者和礦災受難者有負擔,他常為貧民請願抱不平,和礦民打成一片,因而造成教會的困擾,最後被要求離職。當他獻身之路觸礁之後,他拿起畫筆,畫了 Still Life with Bible 一本聖經,右上方有兩個已熄火的燭台,聖經右下角放一本左拉(Emile Zola;1840∼1902)的小說。他用兩隻熄滅的蠟燭,來控訴教會已失去信仰中應當存有的悲憫與公義,漠視社會不公和貧富不均,致使社會失去方向陷入黑暗。由於他心靈深處對愛與公義的堅持,與現實社會格格不入,加上他患有嚴重的憂鬱症,因此心靈非常苦悶,不時出入精神病院。他強烈的宗教情操,迫使他不斷地反省在這樣的社會,到底需要怎樣的信仰?怎樣的價值體系?怎樣的教會?最後梵谷透過 Good Samaritan 這幅畫,領悟到這個社會不能不要信仰與價值。如果教會墮落,應當是更新教會,而不是厭棄上帝,否認聖經。而且愛是信仰的唯一出路,只要社會階級與種族歧視繼續存在,愛就是一種高調與謊言,信仰也就變成偽善、教會甚至是社會不當體制的共犯結構!可惜梵谷最後因精神錯亂與憂鬱症病發舉槍自盡。雖然他敵不過病魔自殺而死,耶穌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我相信死亡不能夠斷絕他與天父的關係,梵谷已在主的懷裡得到安息,他對信仰的堅持也沒有歸於空空,因為他一生守護信仰的核心價值,他的畫啟發了後來的表現主義:捨棄物質層次的表象,致力呈現精神層次的表現。

保羅說我們都是上帝的兒女,上帝並沒有因為我們的罪而放棄我們,他一直在等著每個人叫祂一聲:『阿爸、我的父親!』。耶穌教我們禱告時要稱呼上帝「我們在天上的父。」意思是,我們與上帝是父子關係,是以兒子的身分來禱告,這是何等的福分。因此我們禱告時要有信心,你是兒子不是陌生人,你有權以兒子的身分來享受父愛。而這位父親不但是宇宙的創造者,更是一位充滿愛的慈父,祂差遣獨生愛子耶穌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拯救了我們,那我們還怕什麼呢?保羅又說我們要跟基督同享上帝所為他保留的,那就是說,基督承受多少,我們就承受多少。將來我們都要從死奡_活,得榮耀的身體,與基督一同作王,統治萬有。這種榮耀用我們人的智慧很難想像,但是當我們與上帝親近,向上帝祈禱之後,雖然上帝不一定應允賜給我們所求的,但是祂必會賜給我們那出人意外的平安。無論是事業或家庭,或許你現在正面臨不可知的未來,或許你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或許你正面臨心靈深處的困惑。無論我們處在人生何種階段、何種心情、何種環境底下,都不要忘記經歷風浪就是經歷恩典的開始。你不孤單,我們還有一位天父,就是現在,聖神在呼召你像孩子一樣倚靠你的父,祂在催促你把自己完全無助地擺在祂手中,祂也在呼召你記住:你是全能上帝的兒女! 因此受洗歸入基督只是生命改變的開始而已,我們重生進入上帝的家,應當懷著感恩的心在基督埵赤齱A謙卑地學習分擔基督的苦難,有朝一日我們也要分享他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