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神充滿 8-16-09

南灣基督長老教會

經文: 以弗所書 5:15-20

RR 22(PS 103), SS 360, 516


15 所以,你們的行為要謹慎。不要像無知的人,要像智慧的人。16 要善用每一個機會,因為目前的日子很險惡。17 因此,不要做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是甚麼。18 不要酗酒,那是會敗壞人的;要被聖靈充滿。19 要用詩篇、聖詩、靈歌對唱;要從心底發出音樂,頌讚主,向他歌唱。 20 要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常常為各樣的事感謝父上帝。


保羅說:目前的日子很險惡,你們要像智慧的人,明白主的旨意,要被聖靈充滿,常常為各樣的事感謝父上帝。保羅書信中只有在這裡提到「聖神充滿」這句話,到底什麼樣的生活叫做被聖神充滿?上星期我們說過不要讓聖神為我們擔憂,到底聖神又是誰?

耶穌說:我要祈求父親,他就賜給你們另一位慰助者,永遠與你們同在。他就是真理的靈。世人不接受他;因為他們看不到他,也不認識他。但是你們認識他;因為他在你們的生命堙A常與你們同在。(約14:16-17) 慰助者的意思是在我們人生當中,有一位真理的靈,常與我們同在,作我們隨時的幫助,及時的安慰。聖神又稱為基督的靈。自五旬節以來,基督的靈澆灌在信徒的身上,為了裝備信徒,基督賜下各種不同的恩賜給信徒,每一個基督徒若要活出相稱的生命,需要結聖神的果子。保羅說: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基督繼續藉著教會,在世界上彰顯祂的生命、工作和真道,因此祂把不同的恩賜賜給信徒,是為了教會,不是為了個人的榮耀。至於聖神怎樣賜下祂的恩賜,則屬於聖神本身絕對的主權。聖神是上帝力量的記號,當一個人信了耶穌之後,就會每天很認真地生活,只要有心追求,他會不斷修正過去的價值觀,也會改變許多壞的習慣,藉著聖神更新內心的意念,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對於熱烈追求聖神充滿與表現的人,我們稱之為靈恩派。靈恩派並不是一種宗派而是一種神學思潮,除了一些教派是靈恩派之外,天主教和主流教派也有參與靈恩運動,有許多信徒亦屬靈恩派。二十世紀以後靈恩運動大興,按牛津出版的《世界基督教百科全書》的統計,靈恩派人數已由19世紀末開始,增長到1980年時有一億人之多,估計1987年是二億七千七百萬;而洛桑特別行動組則在1991年宣布,靈恩派信徒已超過福音派人數的總和。2000年靈恩派人數達到七億七千萬人。

第三波靈恩運動,特別重視神醫的功能,他們稱之為「權能醫治」。John Wimber是此運動的重要領導者,他認為「神醫」(divine healing)與「信心治療」(faith healing)不一樣;「信心治療的主角是人的信心,不是耶穌」,而神醫則是「那位惟一的真神直接介入的結果,祂就是聖經和耶穌基督所啟示出來的神」。人奉耶穌的名為病人禱告,結果是否得醫治並不是具決定性的,最重要的是「順服醫治的命令」。他們自己認為葡萄園運動能在短期內吸引這麼多人加入,主要是因為他們傳的道,有神蹟奇事為其做見證。他說:既然初代教會是建立在神蹟奇事上,今天他們的責任就是訓練人去行神蹟奇事。但是發展快不能證明他們信仰純正,因此保持對聖神開放又謙卑的態度非常重要,免得我們限制了聖神自由的運作,或高舉了自己,同時要有謹慎和明辨的心靈,以免邪靈有機可乘。

石安莉 (Angela Symonds) 是內地會派來台灣的英國宣教師,曾發表一篇文章在台中校園代禱通訊上,題目是聖神與我」。她在無神論的家庭長大,16歲信耶穌,信主一個禮拜後,當她習慣性地去偷媽媽口袋的錢時,她強烈地感受到良心的譴責,這是她首次體驗到聖神與她同在的真實。大三時讀到《新酒的味道》(Taste of New Wine),這是一本談論聖神充滿的書,書裡的見證有如使徒被聖神充滿的經驗一樣,令她非常響往。輔導鼓勵她們要領受聖神充滿,也鼓勵她們領受說方言,她就用舌頭說出陌生的聲音,雖然她一直懷疑這不是方言,但還是快樂地回家練習。不久,她因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就放棄了。

大學畢業後,她開始參加靈恩運動,每一次聚會時只要有人講方言,馬上有人翻譯,因為『這是聖經的教導』。那段日子雖然她心裡很喜樂,可是搞不清楚這種禱告會背後的教義是什麼。後來她決定獻身,在神學院讀到當時很流行的「教會增長運動」,也第一次聽到John Wimber 和Vineyard(葡萄園)所行的神蹟,她再一次從教義方面來思考「說方言」和「神蹟」,可是仍然得不到清楚的結論。

後來,她大學時最愛的靈恩派講員之一David Watson得了癌症,寫了一本抗癌過程的書。很多人為他的病用方言祈禱、說預言等等,John Wimber特地從美國趕去為他祈禱,他還是死了,他的死亡給了Angela的信心很大的震撼,也對信仰強調神蹟奇事,產生了非常多的疑問。她一邊讀他抗癌書一邊問:「愛我們的上帝怎麼會這樣對待祂的僕人?」

1975年Angela成為台灣內地會宣教師,在和平長老教會配搭服事,她讀聖經常常感到聖神透過聖經對她說話;在教會和團契的服事看到神的靈呼召人來全心服事祂。雖然她沒有花很多時間去思考靈恩的事情,卻可以感受到聖神的同在。近年來,她看到大型教會的興起,這些教會取經於韓國、葡萄園和多倫多…等等的靈恩經驗,好像在鼓勵年輕信徒一直藉由尋求新的經驗來成長。她擔心這群人失去讀聖經的胃口而去追求「特別的經驗」, 並且以這些經驗來成為他們信仰的支柱。

她觀察到這些新興教會普遍不強調聖潔的行為,結聖神的果子,只愛談靈恩現象。她說:福音的大能是拯救我們脫離上帝的審判和地獄,而不是短暫地脫離地上的痛苦。「信心」不是相信每次遇到困難都能順利度過。「盼望」 更是盼望進入永生上帝的榮耀,而非盼望天天一帆風順。

耶穌在馬太福音12:39曾說:「這時代的人多麼邪惡、多麼不忠!你們竟要求我顯神蹟!不,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蹟,再也沒有別的神蹟給你們看了。」因為祂不相信神蹟會產生祂喜悅的信心。比如在約翰福音第九章耶穌明明醫治了一個生來就瞎眼的人,當事人與他的父母、鄰居都證實了,但法利賽人還是老羞成怒,把他趕出去。馬可記錄在7個不同的場合中,耶穌警告被醫治的人:「別告訴人!」祂唯恐所行的神蹟只會吸引看熱鬧和衝動的人,因為祂傳講的是順服和犧牲的嚴厲信息。可見神蹟絕少帶來真信心,只是堅固真正的尋求者。

保羅要我們成為被聖神充滿的人,在羅馬第八章他用體貼聖神,體貼就是將心比心,感同身受。如果我們把心思意念都放在聖神身上,我們便受祂的管制,不會隨自己肉體私慾的喜好來行事。我們每禮拜都要讀詩篇,詩篇有150篇,是猶太人的信仰體驗,其中有半數是大衛所寫。大衛一生努力把自己降伏於上帝的屬靈管理之下,讀他的詩篇,可以感受到大衛情緒的高低起伏,他似乎把寫詩當作一種靈裡的治療,他在詩篇139:1-2說:「上主啊,你洞察我,你認識我。我的一舉一動你都知道;從遙遠地方你也曉得我的心思。」他相信自己對上帝是有意義的,而他也刻意讓上帝融入自己每日的生活。尤其是他的晚年,當他回顧自己的生命,雖然他犯姦淫,又犯謀殺,經歷了許多的困境,但上帝始終信守諾言,把他從泥坑中拉出來。所以大衛懷著感恩的心寫了許多讚美的詩。

大衛一生倚靠神,無論處順境或逆境,他都從心底發出音樂,寫詩頌讚主,向他歌唱。雖然聖神並不會除去我們所有的問題,但祂是代禱者、幫助者、輔導者、安慰者,神的靈在我們裡面,會幫助我們做我們自己絕對做不到的事。在我們尋求上帝的過程中,聖神與我們同工,在軟弱時扶持我們,在我們不知如何祈禱時,甚至為我們祈禱。今天我們有福分成為天國的子民,聖神住在我們裡面,我們要當基督國度的代表,努力結聖神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和節制,活出與眾不同的生命,這樣才是被聖神充滿。